聊城百科

聊城本地最全的百科知识库

首页|城市地理|经济社会|水城人物|教育旅游|人文历史|生活居家|娱乐明星

傅斯年

023b5bb5c9ea15ceba421f4eb4003af33b87b2cd.jpg傅斯年(1896年3月26日-1950年12月20日),字孟真,山东聊城人,祖籍江西永丰。傅斯年(1896-1950年) ,著名历史学家,古典文学研究专家,曾任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所长。清光绪二十二年二月十三日(1896年3月26日)生于山东聊城一个举人之家,初字梦簪。

目录

1 傅斯年生平
2 傅斯年研究状况
3 生平趣事

傅斯年 - 傅斯年生平

  傅斯年 (1896~1950),字孟真,聊城(今聊城东昌府区)人,幼年时接受较为系统的传统教育;1908年入天津第一中学堂接受新式教育;1913年夏,考入北京大学预科乙部,1916年秋升入本科国文学(后改称文学院中国文学系)。   1917年秋天,傅斯年等人受《新青年》杂志的影响,萌生了组织学生学术团体的想法。经过酝酿和准备,1918年10月,召开第一次筹备会,决定组建新潮社,创办学术刊物《新潮》杂志,自任主任编辑。1919年1月,《新潮》杂志创刊号面世。傅斯年在《<新潮>发刊旨趣书》中强调《新潮》杂志的宗旨是本着批评的精神、科学的主义、革新的文词,“鼓动学术之兴趣”,“造成战胜社会之人格”,“引导此‘块然独存’之中国同裕于世界文化之流”。傅斯年在《新潮》杂志上共发表44篇文章,数量最多,其内容涉及政治、学术和教育,其文风颇有锋芒、大气磅礴,议论激切深刻,积极提倡伦理革命以及文学革命等新思潮,对新文化运动起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1919年5月1日,中国在巴黎和会外交失败的消息传到国内。翌日,蔡元培在西斋大饭厅召集学生代表一百多人开会,讲述了巴黎和会上帝国主义相互勾结、牺牲中国权益的情况,指出这是国家存亡的关键时刻,号召同学们奋起救国。5月3日,北京大学学生会邀请北京各校代表讨论决定第二天举行游行示威,并推举20名代表和游行总指挥。5月4日,学生们高举“外抗强权,内惩国贼”的标语在校园集结,具有强烈的爱国思想的傅斯年亲自扛着大旗率领北大学生在天安门与其他院校学生会合,向各国驻华使馆示威,又转向赵家楼曹汝霖等人的住宅,火烧了赵家楼,痛打了藏在曹氏住宅的章宗祥。   “五四”运动后,傅斯年作为具有新思想的社会领袖,虽因个人因素不再直接参加继续发展的学生运动,但却从直接摇旗呐喊转向运动理论意义的认识和探讨。在此后的几个月中,他发表了一系列文章和谈话,对“五四”运动及其青年的使命进行探讨和总结。1919年暑假,傅斯年于北京大学毕业,随即参加了山东省官费留学生考试并以优异的成绩通过,同年底赴英国,入伦敦大学研究院,师从史培曼(Spearman)教授研究实验心理学,同时选修本科的课程,主要选修了物理学、化学和数学等自然科学课程。1923年,离开伦敦大学到德国柏林大学,除学习相对论、量子学、比较语言学以外,还选学了地质学、经济学等课程,同时也系统学习了欧洲的哲学、历史、政治和文学。 1926年冬,傅斯年由德国回国,先后担任中山大学教授、文史科主任兼国文、历史两系主任,同时从事文学、历史方面的教学和研究。1927年8月,成立“中山大学语言历史研究所”,与顾颉刚、罗常培、杨振声、董作宾等人共同创办《国立中山大学语言历史研究所周刊》,对历史、语言、文学进行“集众”式研究。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但不久退出。1928年4月,中央研究院建立,蔡元培任院长,傅斯年积极建议设立历史语言研究所并获得蔡元培同意。9月,傅斯年辞去中山大学教职。正式就任历史语言研究所所长一职,直至去世。在以后的二十多年间,他领导历史语言研究所所有成员在历史、考古、语言等方面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积累了丰富的学术资料,培养了优秀的学术人才,初步完成了社会科学研究的近代化。   傅斯年除领导历史研究所研究人员进行“集众”式研究外,自己也曾从事许多领域的专题研究,在中国古代史研究、地方区域史研究、中国思想史、哲学史研究、史学理论和方法、历史典籍研究等许多领域取得了显著成就。他的《性命古训辩证》、《夷夏东西说》、《周东封与殷遗民》等很有创见,有相当高的学术地位。许冠三在《新史学九十年》中曾评论说:“即令长达二百页的《性命古训辩证》不算巨著,仅仅是《历史语言研究所工作之旨趣书》一文,和准此而推行的现代研究视野,以足令他名垂青史了。”   1929年,傅斯年将历史语言研究所迁往北平,他兼任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为历史系、文学系开设中国文学史、中国古代史专题、史学方法导论等课程,并为校长蒋梦麟出谋策划。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开始走向社会,为救国图存而奔走呼吁,提出“书生何以报国”的命题,号召大家以不同的方式投身抗日救国的斗争中去。1932年1月,李顿调查团赴东北进行调查时,为驳斥日本进行侵略的借口和谬论,傅斯年组织史学界人士撰写了《东北史纲》,并送交李顿调查团,为证明东北自古是中国领土提供了有力的证据。1932年春,与胡适、蒋廷黻、丁文江等人创办《独立评论》周刊,讨论国际、国内局势,呼吁各界人士“根据自己的知识,用公平的态度研究中国当前的问题”。傅斯年在该刊发表了大量的政论文章,揭露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野心,呼吁全民族团结抗战,反对任何形式的妥协投降。1933年,担任国立中央博物院筹备处主任,以“少得可笑的钱,血心规划,树立初基”。   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和南开大学南迁昆明,合组西南联合大学,北京大学恢复文科研究所,傅斯年兼任研究所所长,同时为历史语言研究所与北京大学文科研究所联合招收的研究生导师之一。7月下旬,应邀参加庐山各界人士谈话会,讨论抗战问题。8月,以社会贤达身份参加国防参议会,围绕抗日御寇向政府建言献策。1938年4月,国民党召开五届四中全会,决定成立“国民参政会”。自1938年7月至1947年6月,国民参政会共举行了4届13次会议,傅斯年连续4届被推选为参议员,并担任第一届第一、二、三次大会,第二届一次大会,第四届一次大会的驻会委员。在国民参政会期间,傅斯年嫉恶如仇、仗义执言,先后弹劾孔祥熙、宋子文两任行政院长贪污中饱、祸国殃民,致使孔、宋先后下台。   1944年9月,傅斯年等参政员在国民参政会三届三次会议上建议组织延安观察团,但由于种种原因未能成行。1945年5月,中国抗日战争胜利在望。为争取抗战胜利、避免内战发生,傅斯年、黄炎培、冷僪等人再次向国民参政会提出访问延安等事,得到蒋介石的同意。6月2日,傅斯年等人致电毛泽东、周恩来,正式提出访问延安。6月18日,毛泽东、周恩来回电,对傅斯年等参政员访问延安表示欢迎。7月1日,傅斯年等一行6人在王若飞的陪同下乘飞机抵达延安。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中共领导人亲自到机场迎接,双方进行了广泛的接触和商谈,达成了两点共识:一是停止召开国民大会,二是从速召开政治会议。这两点共识和中共方面的建议都写进了《延安会谈纪录》。7月5日,傅斯年一行回到重庆。7月7日,第四届一次国民参政会开幕,当天下午会见蒋介石,汇报了访问延安的结果,并将《延安会谈纪录》交给了国民党政府。   抗战胜利后,傅斯年任北京大学代理校长,为北大复原和教育呕心沥血。1945年10月,国共两党重庆谈判时就召开政治协商会议达成协议,经过一段时间的筹备,1946年1月公布了《召开政治协商会议办法》及委员名单,经蒋介石聘请共38人,傅斯年作为社会贤达被聘请为委员,在会议上他对和平建国纲领、国家政体、《宪法草案》等表达了自己的意见。1947年6月,傅斯年携妻去美国治病,在美期间缺席当选为中央研究院第一届院士,同年缺席当选国民党政府立法委员。1948年8月回国,三个月后被任命为台湾大学校长,1949年2月赴台湾大学就任。   1950年12月29日,傅斯年在台湾省会议接受质询时突发脑溢血去世。去世后,蒋介石亲临致奠并发表褒奖令,各界要人与台大师生数千人冒雨为之送葬,并在短期内发表了数百篇悼念文章,以表达对傅斯年的尊敬和哀思。

傅斯年 - 傅斯年研究状况

  傅斯年去世不久,人们开始整理他的著述并对其进行研究,到目前为止,研究状况大致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20世纪50-70年代中期。1950年12月,傅斯年在台湾逝世。他的去世在台湾引起了很大震动,其亲友故旧纷纷撰写文章怀念和记述他的生平、思想和成就,并开始收集他的论著。在短短几年内,台湾先后编辑出版了《傅孟真先生文集》(1952年)和《傅斯年选集》(1967年)。两种文集所收傅斯年论著篇目不同,都有很多遗漏。这期间,很多傅斯年的亲故好友写了怀念和回忆的文章,记述傅斯年的生平事迹和学术成就,其中如《傅故校长哀挽录》等。《传记文学》则每年在傅斯年去世的忌日举行一次学术讲演会,邀请对傅斯年了解较多的专家学者进行讲演和讨论,整理后面世,但这个时期尚无人对傅斯年进行专题研究。由于历史的原因,大陆对傅斯年很少提起。

傅斯年 - 生平趣事

体胖
大概在学者中间,傅斯年的体胖是有名的。一次罗家伦问他:“你这个大胖子,怎么能和人打架?”傅斯年答:“我以质量乘速度,产生一种伟大的动量,可以压倒一切!”这样的话真是能给肥胖的人壮气。不过,关于傅斯年之胖的故事还属以下这则最为有趣。傅斯年、李济还有一位裘善元同在重庆参加一个宴会。宴会结束,主人特别为他们三个人雇好了滑竿。六个抬滑竿的工人守在门前。第一个走出来的是裘善元,工人们见他是一个大胖子,大家都不愿意抬,于是互相推让。第二走出来的是李济,剩下来的四个工人看比刚才出来的还胖一些,彼此又是一番推让。等到傅斯年最后走出来的时候,剩下的两个工人一看,吓了一大跳,因为傅斯年比刚才的两个人都胖得多,于是两个工人抬起滑竿转头就跑,弄得请客的主人甚是尴尬!我想许多人看到这里都会莞尔一笑,因为在四川抬滑竿的,实在没有太壮的人!
决斗
还有一次为中医问题,傅斯年反对孔庚的议案,两个人激烈辩论,孔庚当然辩不过傅斯年,于是在座位上开始辱骂傅斯年,说了许多的粗话,傅斯年气得说:“你侮辱我,会散之后我要和你决斗。”等到会散之后,傅斯年真的拦在门口要和孔庚决斗,可是他一见孔庚七十几的年纪,身体又非常瘦弱,傅斯年立刻将双手垂了下来说:“你这样老,这样瘦,不和你决斗了,让你骂了罢!”
“背叛”师门
傅斯年生于山东聊城一个没落的名门望族。说起傅氏家族,还真是不容小觑,傅斯年的祖先傅以渐是清朝建立后的第一个状元,其后,傅氏家族科考得意者不计其数,官至封疆大吏的也不乏其人。因此,山东傅氏有“开代文章第一家”的称誉。但是到了傅斯年这一代,傅氏家学虽然依旧渊源,但已经没有什么生活质量可言了。傅斯年在北大期间的生活费用,就是靠别人接济的。傅斯年的国学功底是非常深厚的,上大学时,虽然只有十几岁,但俨然一位“国学小专家”。他的治学功底甚至强过了北大当时的某些教授.据傅斯年好友罗家伦回忆,“在当时的北大,有一位朱蓬仙教授,也是太炎弟子,可是所教的《文心雕龙》却非所长,在教室里不免出了好些错误……恰好有一位姓张的同学借到那部朱教授的讲义全稿,交给孟真。孟真一夜看完,摘出三十几条错误,由全班签名上书校长蔡先生,请求补救,书中附列这错误的三十几条。蔡先生自己对于这问题是内行,看了自然明白……到了适当的时候,这门功课重新调整了.”
傅斯年本是黄侃的得意弟子,但一次偶然机缘,傅斯年竟“背叛”师门,成了胡适的学生。胡适刚到北大教授中国哲学史的时候,因为讲授方法和内容特别,在学生中引起不小的争议。有人认为胡适远不如国学大师陈汉章,想把他赶走;有人则认为,胡适读的书虽然没有陈汉章多,讲课却颇有新意。傅斯年本不是哲学系的学生,但在同室顾颉刚的鼓动下去旁听了几次胡适的课。结果听完之后非常满意,于是傅斯年对哲学系几位要好的同学说:“这个人书虽然读得不多,但他走的这条路是对的。你们不能闹。”
由于傅斯年在同学中的威信,年轻的胡适在北大讲坛站稳了脚跟。后来回忆起这段日子时,胡适感慨地说:“我这个二十几岁的留学生,在北京大学教书,面对着一班思想成熟的学生,没有引起风波;过了十几年以后才晓得孟真暗地里做了我的保护人。” 参政而不从政
他在担任国民参政员时,曾经两次上书弹劾行政院长孔祥熙,上层虽不予理睬,但后来还是让他抓住了孔祥熙贪污的劣迹,在国民参政大会上炮轰孔祥熙。蒋介石为保护孔祥熙,亲自出面宴请傅斯年,想为孔祥熙说情。二人有这样一段著名的对话: 蒋问:“你信任我吗?”傅斯年答:“我绝对信任。”“你既然信任我,那么就应该信任我所任用的人。”傅斯年说:“委员长我是信任的,至于说因为信任你也就该信任你所任用的人,那么,砍掉我的脑袋我也不能这样说。”蒋介石无奈,只得让孔祥熙下台。 1945年6月,宋子文继任行政院长。1947年2月15日,傅斯年在《世纪评论》上发表《这个样子的宋子文非走不可》一文,对宋子文的胡作非为进行了猛烈抨击。朝野震动,宋子文也只好在社会上的一片反对声中辞职。 拒不做官
也许是听腻了阿谀奉承的话,看腻了唯唯诺诺之态,蒋介石对傅斯年这个桀骜不驯之士不但没有恼怒,反而欣赏有加,一心把傅斯年拉入政府当官。 早在1946年初,蒋介石就与陈布雷商量,要在北方人士中补充一个国府委员。陈布雷对蒋介石说,北方不容易找到合适人选,蒋介石提议说:“找傅孟真最相宜。”陈布雷了解傅斯年的志向与秉性,对蒋介石说:“他怕不干吧。”蒋介石大概不相信有人不愿当官,他很有信心地说:“大家劝他。” 结果,任说客说破了天,傅斯年坚决不肯加入政府。蒋介石死了心,转而想拉胡适进入政府,希望傅斯年能做做说服工作,结果傅斯年也竭力反对。在给胡适的信中傅斯年说,两人一旦加入政府,就没有了说话的自由,也就失去了说话的分量。“一入政府,没人再听我们一句话”。他劝胡适要保持名节,其中有一句话极有分量:“借重先生,全为大粪堆上插一朵花。”正是这句话,打消了胡适做官的念头。 对于傅斯年拒不做官的气节,李敖一直赞誉有加。在《李敖有话说》中他就说:“有一个人学生领袖傅斯年,终其一生不肯加入国民党。他不但不加入国民党,还鼓励他的老师胡适要采取跟国民党并不很合作的态度。这一点我觉得傅斯年很了不起……他们要发挥这个知识分子的力量,可是又不想被国民党吃掉,不被国民党同化……真正的夹缝里面的自由主义者,不做国民党也不做共产党,他没有社会地位,很苦。” 蒋介石到台湾后,把傅斯年当作“座上宾”,时常邀请他到总统府吃饭,商议国事。李敖在《李敖有话说》中讲了这样一个细节:“到台湾来以后,有一天,当时的代总统李宗仁到台湾来,在台北的松山飞机场要下飞机的时候,蒋介石跑去欢迎李宗仁。在松山机场的会客室里面,蒋介石坐在沙发上,旁边坐的就是台湾大学校长傅斯年。傅斯年怎么坐的?在沙发上面翘着二郎腿,拿着烟斗,就这样叼在嘴里,跟蒋介石指手画脚讲话。其他的满朝文武全部站在旁边,没有人在蒋介石面前敢坐下。凭这一点大家就知道傅斯年在台湾的地位。” 遗憾的是,这位敢说话、办实事的台大校长,来台湾不到一年,就在参加省参议会第五次会议时突然倒在了议会厅。蒋介石闻讯后,立即派行政院长陈诚前去指挥抢救,动员台湾所有名医,不惜任何代价抢救傅斯年。他本人则守候在电话旁,焦急等待陈诚每半小时的汇报。傅斯年因脑溢血去世,享年仅54岁。

参考资料:
[1] 齐鲁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