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城百科

聊城本地最全的百科知识库

首页|城市地理|经济社会|水城人物|教育旅游|人文历史|生活居家|娱乐明星

东阿杨柳古渡 名人名将名战场

更新时间:2016-03-31 11:45:05 贡献者:聊城晚报 点击:

 

(春节·文化)杨柳古渡, 名人名将名战场

东阿县姚寨镇位于县城东北20余里处,2001年之前,这里是杨柳乡驻地;后来,杨柳乡被撤,并入姚寨镇。黄河曾流经这里,杨柳一带也曾是一个重要渡口,在近千年的历史上留下了重重一笔。如今,杨柳村及周边一带被人们称为杨柳古渡。

“聊城的古楼,杨柳的塔”

据 杨柳村村民李存生介绍,该村整体呈四方形,以两条主街交叉呈十字状依次建设。在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杨柳村四周的围墙仍旧完好,上面能跑两辆马车,有东、 南、西、北四个大门。城墙外是围沟,至今清晰可见,每到夏天,这里芦苇丛生,蛙声一片。西门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被拆除的,是四个大门中拆除最晚的一个,据 传因为太坚固,最后是用炸药炸毁的。在历史上,围墙为保护村民曾立下大功。泛滥的黄河水、入侵的兵匪都被它挡在门外。

这里曾经非常繁盛,村 内有99眼井、99座庙的传说就是一个证明。如今,传说中的99眼井都不复存在,庙宇也仅剩下了一些断石残砖。坐落于村南部的兴隆寺只剩下数个驮石碑的残 缺的赑屃裸露在地面上,附近散落着一些断残的黑砖;而位于该村东南方的“奶奶庙”一点痕迹都没留下,原址成了一个大坑。

在这里还有“聊城的古楼,杨柳的塔”一说。传说,聊城的铁塔就是被风从杨柳这里一夜刮过去的。

(春节·文化)杨柳古渡, 名人名将名战场

“夹河之战”成就“王铁枪”

五代十国时期,藩镇割据局面日益形成,后梁和后唐之间有一场相持数十年的“夹河之战”。当时,地处黄河重要渡口的杨柳,成为这场战争的主战场。

至今,在杨柳一带,“王铁枪”这个名字仍旧被人们熟知。“王铁枪”名叫王彦章,是后梁的大将,也是“夹河之战”的主角。因他打仗时手持两支足有200余斤的铁枪,且作战勇猛,因此得名“王铁枪”。

据《东阿县志兵事志》记载:“(924年)王彦章浮河东下,以十万之众进攻杨刘(杨柳古称杨刘)……镇使李周拒之,彦章不能克。”

据 东阿县文物管理所所长刘玉新介绍,杨柳被后梁攻占后,后唐又将杨柳渡口夺回,并以此为桥头堡,陆续攻克后梁的不少城池,最终占领后梁的都城汴京,梁末帝自 杀,后梁灭亡。在后梁败退的过程中,王彦章被擒。唐庄宗爱其骁勇,为他治疗。但王彦章拒不投降:“我深受梁恩,岂能朝事梁而暮事晋(后唐)。”其后被杀。 实际上,在“夹河之战”中,王彦章因为迫于大形势是连连失利的,但因其骁勇善战,至今仍为人们称颂。

现在,在该村东南方向1里处,有一条赵王河,据传这里就是黄河故道,如今它已成为人们灌溉农田的一条重要沟渠。

清官师逵督建北京城

在 杨柳一带,有一个习俗:当有人去世时,其后人要到各路口“攉汤”以敬鬼神,但只有师姓的人家除外。这缘于一位叫师逵的人。杨柳村71岁的师法林拿出一本家 谱,上面写着:“师逵,(明朝)永乐年间,户部尚书,少孤,事母至孝,为官正直。师逵13岁时为母去外求药,晚归遇虎,虎欲食之。师逵向虎惊呼,等其为母 送药再食,虎为之动,便舍之而去。”

据传,其母死后,他三年不近酒;永乐年间,他曾督管采伐林木修建北京城。师逵历任明朝御史,兵部、吏部 侍郎,户部尚书兼管吏部。因其为官清廉,明成祖称赞他“六部大臣,唯逵不贪”。1427年,师逵病逝,享年62岁。生前,他将钱财全部捐献给了亲戚朋友, 以致子女竟然不能自养。在村人眼中,师逵做到了忠、孝、廉、公,将其当神灵一样敬仰。倚赖师逵的功德,师姓后人便有了不“攉汤”敬鬼神的习俗。

在村南有一处墓穴遗址,村上人称为“阴宅”,有人说那就是师逵的墓地。

“天下文章官,三代帝皇师”

师逵去世100多年后,当地家喻户晓的阁老于慎行又诞生了,其祖籍就在杨柳村南1里的前屯村。他历任明代进士、吏部尚书,领太子太保衔、东阁大学士等职。万历初年,他进入翰林院,以史官身份曾先后为三代皇帝讲课。

传说,于阁老曾严惩万历皇帝读书不用功,太后心疼儿子,便将皇帝带走。而于阁老当即跪奏太后:“读书为明君,不读书是昏君。”太后醒悟。因为官刚正不阿,于阁老一生多次被贬,而在此间,他编著了许多著作。由此,后人都尊称他为“天下文章官,三代帝皇师”。

于乐成一家多年来都是前屯村的单门独户。据于乐成讲,他们一家就是于慎行的后裔,“阁老爷爷”是他们一家对于慎行的尊称。

据刘玉新介绍,在上世纪80年代,曾在该村发现一通断碎的石碑,上面写着:文登于氏西迁始祖之墓,落款为:礼部尚书于慎行率族人立。由此可以看出,于家是从文登迁到这里定居的。

(春节·文化)杨柳古渡, 名人名将名战场枣棵杨村

村民抗日血染枣棵杨

在抗日战争时期,杨柳一带还上演了一个个全村老少齐上阵抗击日军的感人故事,其中尤以枣棵杨村著名。1945年2月20日,仍在垂死挣扎的日军来到杨柳西5里处的枣棵杨村,200余装备精良的日本兵在这里遭到了顽强的抵抗。

据 枣棵杨村当时参加抵抗日军的崔德绍介绍,这场战斗从早上一直持续到晚上,村民在杨立秀、杨玉田的带领下,将老弱妇孺隐藏好后,就用土炮、土枪、大刀、石块 等展开了激烈战斗。杨玉田的妻子临产前还随同丈夫一起战斗,送火药、运石头,当晚就生下了女儿。可惜的是,杨玉田在突围时牺牲了,连女儿的面都没见着。因 力量悬殊,村民伤亡惨重,31人牺牲,28人受伤,28人被抓走,还有120余间房屋被烧毁。

今年87岁的杨玉海老人,当时被抓走押往日本北海道做苦工。他告诉记者,在日本时,他也没有停止反抗。在日本投降前夕,他和伙伴们还在北海道用木棍打死了一个欺压他们的日本人。据悉,当时曾被押往日本做苦工的,该村仍有两人健在。

位于杨柳村西的青冢子遗址,据考古研究属于龙山文化遗址。关于昔日杨柳古渡的辉煌,当地人大都能如数家珍,如今却连遗址都难以看到。刘玉新认为,如此众多的历史人物、事件聚集一地,非常难得,在大力发展旅游的今天很有加强保护的必要。(聊城晚报记者 林志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