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城百科

聊城本地最全的百科知识库

首页|城市地理|经济社会|水城人物|教育旅游|人文历史|生活居家|娱乐明星

寻脉聊城:晋陕商人在聊城的背影

更新时间:2016-04-12 11:43:32 贡献者:聊城晚报 点击:

 

寻脉聊城:晋陕商人在聊城的背影

2007年5月15日至16日,上海山东商会会长张守富与前来的山西、陕西商界的同仁30余人,共商协作大计。“鲁晋陕”三地商人运河漕运衰落百余年后首 次聚会聊城,他们均表示,循着先人足迹,借聊城文化,兴三地商贸。让人值得回味的是,晋陕祖先与聊城是怎样的关系?缘何值得两地商界如此垂青聊城?对此, 记者进行了一番寻访。

西商聚聊十居七八

众所周知,大运河西岸的山陕会馆,以其精巧的建筑结构、精湛的雕刻艺术以及诚信忠义的文化底蕴,每年吸引着八方来客纷至沓来,品文化、论诚信。那么,山 西、陕西人的会馆为何修到聊城来?对聊城历史不甚了解的年轻人也许非常纳闷。聊城市文化局办公室副主任王庆友介绍了其中原委:素有南北交通大动脉的古运河 吸引了晋陕商人,而山陕会馆又是至今唯一一座保存完好的数代陕西和山西商人联络感情、交流诚信经营之道的场所。

王庆友说,聊城,明清两代是东昌府治,也是政治军事重镇,更是兵家必争之地;明永乐时期以后,随着会通河的畅通,聊城因地近运河而商业逐渐繁荣。到清乾 隆、道光年间,聊城商业达到极盛,不仅成为运河沿岸9大商埠之一,而且享有“漕挽之咽喉、天都之肘腋”、“江北一都会”的美誉。全国各地的商人络绎不绝地 涌向这里抢占商机。其中,作为北方商业大鳄的山西商人自然不会忽略聊城,纷纷涌入运河区域聊城段,并且以其殷实的财力和精明的商业头脑,抢先占领这片市 场,甚至称霸某些行业。清代聊城的主要商业区活跃着众多商号,到清咸丰八年,在聊城经商的陕西、山西商人的店铺多达953家,而当时整个聊城的商业店铺不 过1500余家。以至于形成聊城东关外的运河中“帆樯林立,舳舻相连;岸边车马奔涌,货积如山”的景象。聊城百姓曾以“西商十居七八”来形容山陕商人之多 并不为过。

多年研究运河文化的傅斯年陈列馆馆长陈清义表示,晋陕商人曾在这里主要经营食盐、粮食、丝绸、木材、药材及典当。除了优势传统项目外,还经营煤炭、铁器、布匹、纸业、茶叶、生漆、皮货、烟草、钱庄、纸张、海味、日用杂货等。

据年届八旬的聊城老市民叶簪传老人回忆,清代,山西一刘姓商人垄断茌平县盐业。清朝末期山西商人郑仲明拥有1300引票权,另一山西商人刘维楫有200引 票权,仅两人就占了茌平全县引票的约三分之一。清代聊城的刻书印书业非常发达,山陕商人开办的“书业德”、“善成堂”、“宝兴堂”和“有益堂”号称全国 “四大书庄”。“四大书庄”之首的书业德,创于康熙年间,店主姓郭,祖籍山西灵石。他经营的书庄有版本达千余种,经营房舍也达百余间,生意最兴旺时雇工达 百余人,聊城的书业德仅是他的总号。另外,他还在介休、太原、平遥、济南等地设有10余个分号,书籍远销至北京、天津及江苏、上海、浙江、广州等地。

据山陕会馆碑刻记载,嘉庆16年至20年,公信风、元正吉、福星和、大魁和、隆义和等商号影响较大,年经营额均在4万两白银以上,特别是公信风商号年经营 额达到8.6万两,元正吉也在5.86万两。但到嘉庆21年至25年,福星和商号扶摇直上,年经营额达到11.3万两,元正吉商号紧随其后达到6.53万 两。另外,还有影响较大的商号是万盛成商号等。山陕会馆碑刻还记载,当时仅有名号可考的山陕商号就有三四百家。

寻脉聊城:晋陕商人在聊城的背影

晋陕商人青睐聊城

据东昌府县志记载,明清时期山东运河中段城镇是晋陕商人分布较为密集的区域,其中,聊城、临清最多,另外,茌平、东阿、冠县、南馆陶、高唐、张秋等聊城的县、镇也有不少晋陕商人。大运河绵延1800余公里,晋陕商人为何钟情聊城?

聊城大学图书馆王云老师分析后认为,最根本的原因是这一带距陕西、山西较近,且与河南、河北接壤。西商走南路可由晋南经河南开封、濮阳等地进入聊城至鲁西;走北路可由卫河、大清河入运河进入鲁西。加上晋陕商人在河南、河北经商者较多,更容易向聊城区域扩展。这是其一。

其二,京杭运河是明清时期的南北商业通道,而临清、聊城、张秋是山东商业繁荣的城镇,也是南北商品的集散地,对于设店经营的晋陕商人来说,这里是难得的风 水宝地;对于从事长途贩运的山陕商人,这些城镇则是他们贩运货物的起点或终点。鉴于当时德州商业不甚发达,晋陕商人驻足者并不多。济宁商业当时也是盛极一 时,为何晋陕商人也不多呢?王云表示,这与当时的商业环境有关。清人包世臣在文献记载中说:“西客(晋陕商人)利债剥遍天下,济宁独不能容”。意即尽管济 宁商业发达,但本地商人甚多,且精明强干,经营有方,山陕商人所擅长经营的粮食、典当、木材等行业,多被济宁当地商人及其他省份客商所分占。因此,晋陕商 人在济宁很难有作为。

其三,山西商人与聊城人有着同根同祖的血脉关系,互有信任感。明洪武年间,鲁西的东昌府和鲁西南的兖州府共接受来自山西的移民近60万人,其中,东昌府的 山西移民人口约占当地总人口的90%,这些迁移人口中,从事农业生产的占多数,但也有人从事手工业和商业活动。在相当一个时期内,移民与原迁移地保持着密 切联系,促进了相互之间的经济往来与商贸关系的发展。同时,原迁移地的商人来到移民区经商,在商贸往来中有信任感,在观念上有认同感,在生活上有安全感。

寻脉聊城:晋陕商人在聊城的背影

置房买地修建会馆

商业繁荣的“江北一都会”吸引了南来北往的各地客商,为了能在聊城立足发展、站稳市场,他们纷纷买地购置房屋,修建会馆,山西商人也不例外,他们在地缘性 商人集团——“晋帮”的基础上,在运河沿线建立了众多地缘性商人会馆。文字记载的有,已不复存在的聊城东关米市街路东的太汾公所(会馆),就是康熙年间由 山西太原府、汾阳府商人集资兴建的。山西商人在东阿县城、冠县南馆陶、阳谷阿城海会寺附近、阳谷张秋等地也建有山西会馆。其中,清代山西商人在张秋河边修 建的山西会馆,至今仍有山门及殿庑多间,山门书有“乾坤正气”四个大字。

与此同时,山西商人还联合与自己地缘关系密切省份的商人组成更广泛的地缘商会会馆,如聊城至今保存完好的山陕会馆。

山陕会馆是一座庙宇和会馆相结合的建筑群体,始建于清乾隆八年(1753年)。远看,琼楼玉宇,璀璨多姿;近看,雕梁画栋,金碧辉煌。山陕会馆坐西面东, 南北阔43米,东西深77米,占地总面积为3311平方米。整个建筑群由山门、过楼、戏楼、夹楼、钟鼓二楼、南北两看楼、南北两碑亭、关圣帝君大殿、财神 大王北殿、文昌火神南殿、春秋阁、望楼、游廊、南北两跨院等组成,共计160余间。看上去面积虽不算大,但布局紧凑,设计合理,大小间错,疏密得体,反映 出古代匠师们的精湛技艺,是研究我国古代建筑不可多得的珍贵文物。

山陕会馆馆长郭争鸣介绍说,山陕会馆历经了多次维修。最近的一次是1994年开始的,市里投资200余万元,用了七八年的时间,对整个建筑群的顶部所有被毁坏的砖瓦、木构件及门窗,按照原样进行了更换和维修,同时给所有的柱子进行了包布维护,并重新上了漆。

寻脉聊城:晋陕商人在聊城的背影

山陕会馆辐射“诚信忠义”

郭争鸣说,山陕会馆又俗称“关帝庙”,原是山西、陕西两省商贾“联乡谊、祀神明”的处所,是一处神庙与会馆相结合的古建筑群。山陕会馆大门两侧“本是豪杰 作为,只此心无愧圣贤,洵足配东国夫子;何必仙佛功德,惟其气充塞天地,早已成西方圣人。”的对联,把关羽的诚信和道德作了集中概括,非常完美。关公在刘 备和曹操之间表现出来的忠义和诚信,正是晋陕商人所追求的最高境界。

2006年,北京大学教授乔然在“文化产业与聊城经济发展报告会”上说,山陕会馆最大的特点是有关帝庙,关帝庙与商会合一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全国仅此一家。关公之所以被人尊称为“帝”,就是因为关公是忠义和诚信的象征,是道德诚信文化的杰出代表。

“晋陕商人在聊城建立山陕会馆,不但可以随时祭拜武圣关公,还能听戏、聊天、联络乡情,探讨诚信经营之道,进而形成了他们坦然从商、目光远大、精于管理、讲究信义等良好的整体素质和商业人格。”王庆友说。

人无信不立。古代的晋陕商人在生意上把诚信看得非常重要。在经济上表现出的大方与义气也是一般商人难以做到的。如一个店欠了另一个店千元现洋,还不起了。 借出店为了照顾借入店的自尊心,就让他们象征性地还一把斧头、一个箩筐,哈哈一笑,便算了事。因此,郭争鸣认为,山西商人不愿为眼前小利而背信弃义的行 为,不仅至今仍值得商人们去学习,而且也为中国思想史上历时千年的“义利之辨”增加了新的思考方位。

寻脉聊城:晋陕商人在聊城的背影

晋陕聊商贸拨云见日

来自聊城市招商局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07年,在聊城各县市经商的山西商人仅有41户,这是聊城运河交通衰落后,商业环境逐渐萧条的结果。不过,随着聊城京九铁路、济邯铁路以及多条高速公路的建成,四通八达的区位优势逐渐显现出来,越来越多的山西商人会看好聊城。

目前,在聊城经商的山西商人主要经营家具、燃料、建材、机械、轴承、纺织、塑料、醋类,大部分分布在聊城市区、临清、莘县、冠县、东阿、高唐、阳谷、茌平 等县市。市招商局负责人透露,这些投资者仍然秉承诚信忠义的经营理念,他们所经营的企业对聊城经济的发展起到积极的助推作用。

令人感到欣喜的是,2007年5月15日至16日,上海山东商会会长张守富与前来的山西、陕西商界的同仁30余人,在聊城东昌湖游船上将各自的三碗酒一饮而尽。“鲁晋陕”三地商人在运河漕运衰落后首次聚会聊城时表示,借聊城文化,兴三地商贸。

山西省工商联合会副会长朗宝山在2007年5月16日的“山东、山西和陕西企业家运河文化(聊城)座谈会”上说,山东是文圣孔子的故乡,山西是武圣关公的 老家。自古以来,儒家文化和关公诚信文化通过大运河在聊城交相辉映,这种文化渊源,使得聊城与山西的商人备感亲切。加上聊城大多数人的祖先从山西洪洞县大 槐树迁来,这样的血脉情缘让人难以割舍。为此,他会牵针引线介绍山西的企业家来聊城投资,同时他建议聊城的企业家到山西考察合适项目。至此,标志着停滞百 余年的晋陕聊商贸开始拨云见日。(聊城晚报记者 陈金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