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城百科

聊城本地最全的百科知识库

首页|城市地理|经济社会|水城人物|教育旅游|人文历史|生活居家|娱乐明星

冀鲁豫三省交汇点在莘县哪里?

更新时间:2016-04-13 18:01:57 贡献者:聊城晚报 点击:

莘县,南与河南省濮阳市接壤,西与河北省邯郸市毗邻,位于山东省西部、冀鲁豫三省交汇处,那么,这个三省交界点具体在什么地方,交界处又是一个怎样的状况呢?记者带您前往莘县,寻找冀鲁豫三省交汇点——“鸡鸣三省之地 ”。

聊城地理:鸡鸣三省冀鲁豫

 

三省界碑

 

村民们盼望整修的省道S209

据专家考证,在中国版图上,三省交界之地共有41处。有的三省交界点很难到达,如青藏新的三省交界点在可可西里与阿尔金无人区之间的雪峰之顶,非有组织的探险队伍很难企及。滇川藏三省交界点在金沙江上,甘青新三省交界点在阿尔金山脉一座五千米的峰顶。那么,作为41处三省交界地之一的冀鲁豫三省交界点具体在何处呢?

聊城地理:鸡鸣三省冀鲁豫

三省交汇点 位于麦田中

寻找一个陌生的地方,地图必不可少。前往莘县之前,记者从聊城市地图上看到,与河南、河北两省相距最近的是莘县董杜庄镇,但从地图上无法找出具体的三省交界点。

随后,记者与董杜庄镇政府取得了联系,希望能获取一些有关三省交界点的信息。可喜的是,该镇政府工作人员在电话中告诉记者一个非常重要的线索——三省交界点位于董杜庄镇毕屯村西的麦田里,那里立有一块三省界碑。

按捺不住内心的兴奋和喜悦,2007年3月27日一早,记者乘客车赶到了莘县,然后改乘一辆乡间客车,直奔该村。经过一个小时的行程后,记者来到了距莘县30公里的毕屯村。

毕屯村支部书记陈丁华,听说记者要寻找冀鲁豫三省交界点,随即借了一辆摩托车,带记者前往三省界碑所在地。

从毕屯村向西,经过约1公里坑洼不平的公路,记者隐约看到了路旁高处悬挂的“河南省界”的牌子。陈丁华告诉记者,这里距三省界碑已经不远了。在公路旁停下车,记者随陈丁华沿一条小路向路北侧的麦田中走去,走了100多米远,记者便来到了“一脚踏三省”之地。

一碑连三省 风景各不同

冀鲁豫三省就在这里交汇于一点?这里就是“一脚踏三省”之地?毋庸置疑,三省界碑是最有力的证明。

三省界碑是一块少见的三棱石,界碑露出地面部分约80公分高,界碑每面约30公分宽。三面分别用阴文刻着山东、河南、河北三省的名字,并各自对着三省所在的方向。界碑上显示:此碑为国务院立,时间为1990年。

界碑标志出三省分界的具体方位,记者站在三省交界点上发现,三省还有各自不同的风景。河南方向,靠近三省界碑的位置,屹立着几个大烟囱,这里是一座窑厂。据当地百姓讲,这座窑厂1980年就建成了。由于窑厂建设和生产都需要土,所以该省地面明显比河北、山东两省低很多。多年来,这两条高低地之间的地界,也成了此处河南与另外两省的自然分界线。

尽管三省的土地上栽种的都是小麦,但一个很明显的景观将山东与河北两省区分开来。顺着界碑的指引往山东方向望去,不远处的地面上是一个个白色的蔬菜大棚,而河北方向蔬菜大棚较少,基本上都是清一色绿油油的麦田。

三方很和睦 亲如一家人

多年来,三省人民在此繁衍生息,操着不同的口音和睦相处着。“别看是三个省的人,跟一个省的一样。”河北省大名县书馆镇闫庄村村民胡文珍如是说。

闫庄村位于三省界碑的西北方向,站在三省界碑处,就能隐约看到该村。据了解,该村有1400多口人,经济来源主要依靠田地。“最近两年,学习山东种点大棚,多了一项经济来源。”胡文珍指着自己村庄方向田地里零星的几个大棚说。

胡文珍说,邻村山东的毕屯和夏庄种大棚的挺多,有的一家就种五六亩,农忙时节,他所在村里的不少村民都去帮忙干点零活,为自己增加一份收入。

“多年来,大家相处得都挺好,就跟邻居一样。”河南省濮阳市南乐县富凯乡刘吕村57岁的村民刘喜臣说。

据刘喜臣讲,刘吕村位于三省界碑西南方约1公里处,村里有1000多口人,经济来源主要也是依靠土地。在三省界碑附近的窑厂干活的有四五十人,都是附近几个村庄的村民,除河南的外,有河北的,也有山东的。

“没有很明显的三省界限,三个省的人交往很频繁,就像是亲戚。”陈丁华说。

据胡文珍讲,因为相距较近,不少家庭都是由两省或三省人员组成。据他讲,他所在的村就有户人家,老二娶的是山东姑娘,老三娶的是河南姑娘,一家由三个省的人员组成。而由两个省的人员组成的家庭则较为普遍,村里700多户,这样的家庭约有一二十户。

刘喜臣和陈丁华告诉记者,山东的姑娘嫁到河南、河北的,河南、河北的姑娘嫁到山东的情况很普遍,胡文珍所讲的情况在他们各自所在的村庄也同样存在着。

胡现红是河北人,嫁到毕屯村已经4年了。她说,她所在的村就有六七个人嫁到山东,总体来说,山东比河北的经济条件要好一些。

肖青珠是河南人,嫁到毕屯村30多年了,她说,婆家距娘家有四五里地的距离,婚丧嫁娶方面的习俗基本差不多,只是山东这边的礼稍重一些。

由于相距较近,交往频繁,方言在这个三省交界地,没有很明显的体现,基本不存在语言交流上的障碍。“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仔细听还是能分辨出的。”胡文珍说,山东人说话语气重一些,河北人稍微轻点,而河南人就太轻了。

信号竞争地 接打有顾虑

如今,手机、固定电话已经成为必不可少的通讯工具。边界居民使用电话不可避免地会存在一些麻烦。

胡文珍说,他的手机用的是山东移动卡,家里的固定电话是河北的。他向记者说了一件有趣的事情:他在地里干活,如果家人用家里的座机给他打电话,尽管只有一里多地,但如果他接听就属于长途了。

据胡文珍讲,每次接电话前,他都要看看来电号码是哪里的,然后才选择是否接听。打电话虽不像接电话那样谨慎小心,但由于地处三省边界,各省信号经常串网,这个三省交界处似乎成了三省信号的竞争地,三省信号时尔河南弱山东强,时而河北强山东弱,相互交替。

“打电话,也不是随时随地想打就打。每次打电话,我都要拿出手机,拨打移动客服电话10086,了解一下信号强弱,然后再拨打。”胡文珍说。

“这会儿,应该是河南的信号比较强。”胡文珍看了看天空说道。胡文珍说,有时,手机信号的强弱和天气、风向有很大关系。

胡文珍说,河南、河北的手机卡,不但有接听费用,而且还有最低消费,而山东的在这方面最为优惠。而且,山东信号在这一地段也稍强一些,他村里有手机的村民将近80%使用的是山东的卡号。(记者 陈桂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