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城百科

聊城本地最全的百科知识库

首页|城市地理|经济社会|水城人物|教育旅游|人文历史|生活居家|娱乐明星

朱红灯的故事与茌平有什么联系?

更新时间:2016-12-12 10:22:27 贡献者: 点击:

  身披红斗篷,穿红裤,骑红马,持大刀,这个形象很有“大侠”范儿,这就是义和团首领朱红灯。

  朱红灯的故事,在茌平一带流传很广。实际上,朱红灯是咱山东泗水县柘沟镇人。1898年,因避水灾逃荒到今德州齐河县大李庄的舅舅家,以行医为业。中日甲午战争后,长清县(今济南市长清区)境内兴建了很多教堂,传教士横行乡里,凌侮百姓。此时,长清县有的地方已开始设场练拳,并出现了“兴清灭洋”“拿洋教、保江山”的口号。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朱红灯拜师习拳,在大李庄设场。他还以行医卖药为掩护,到邻近各乡进行反洋教宣传,很快被推为长清一带义和拳的首领。

  1898年夏天,朱红灯率领拳民攻打长清县最大的徐家楼教堂和河东龟对教堂,并清算了柴家洼、前庄、后燕等村的恶霸地主。也因此,朱红灯的队伍遭到长清地主民团的联合围攻。次年,朱红灯率领部分拳民转移到茌平县活动。从此,朱红灯的故事与茌平有了太多的联系。

  德州组织“义和拳”

  遭镇压转移至茌平五里庄

  朱红灯(1850-1899),原名朱守财、朱占鳌,又名朱逢明,号天龙。清末义和团领袖。祖籍泗水县柘沟镇宋家河人。

  朱红灯的祖上原住金陵,也就是现在的南京。他的五世前迁徙泗水,定居宋家河。

  朱红灯家境贫寒,年轻时父母双亡,孤身一人。不过,朱红灯从小就学了一身武艺,父母去世后,他在本村聚众设拳场,传授武术。那时候,邹县宋继朋发动了文贤教起义,朱红灯前去投奔,参加了起义军。不过,起义军很快就被镇压,因此,朱红灯屡遭官府缉拿。但是,朱红灯精于拳术,是一位武林高手,三五人根本对付不了他。所以,虽然官府多次缉拿,但每次都落空。为了自身安全,朱红灯不得不隐姓埋名,依靠行医维持生活,过着到处漂泊的日子。

  朱红灯49岁时,投靠了长清县大李庄(今德州齐河县大李庄)刘亭水家,刘亭水是朱红灯的舅舅。是年,黄河堤决,长清遭灾,加之外国传教士横行乡里,致使当地百姓民不聊生。当地老百姓平常就有学拳习武的习俗。因此,朱红灯以行医为名,串连乡里,组织起“义和拳”。

  在古代,有些起义总是打个旗号。朱红灯也是这样,他假托是朱氏后裔,并且与以明朝遗老身份为名义的本明和尚(俗名杨照顺,又称心诚和尚)等,以“反清复明”为号召,建号“天龙”,使义和拳组织不断壮大。队伍壮大之后,朱红灯领导的义和拳队伍把斗争矛头逐渐移向外国入侵教会势力。

  清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 六月,已为长清县义和拳组织领袖的朱红灯,率部攻打长清县徐楼等处教堂。同时,镇压了关正清、孙重点两个当地恶霸。本来义和拳并没有引起太多注意,这次不但攻打教堂,还镇压了当地恶霸,极大震慑了帝国主义传教势力和地方豪绅。传教势力和地方豪绅急忙纠集武装对义和拳进行镇压。面对这种形势,朱红灯率长清县义和拳部分人于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二月西渡黄河转移至茌平县五里庄一带。

  3个月在茌平设拳场800余处

  来到茌平一带,朱红灯一面招拳民设场习武,发展当地义和拳力量,一面联络茌平其他村庄的义和拳,并与高唐、平原等地的义和拳首领及禹城的本明和尚取得联系,改义和拳为“义和团”。

  义和团的势力很快扩展到三十里铺、姚家庄、八里庄、马沙窝、王莫庄、琉璃寺、大柳庄、南关、西关、双营、林庄等地。1899年4月,朱红灯领导梁民先后焚烧了梁庄、王相庄、马沙窝、八里庄、业官屯、姚家庄等地教堂,并提出了“先学义和拳,后学红灯照,杀了洋鬼子,灭了天主教”等口号,得到茌平人民的热烈响应。仅仅用了3个月的时间,就在茌平县860多个村子设拳场800余处,义和团势力迅速壮大。

  参加义和团的主要是处于社会底层的劳苦大众,贫困和愚昧使他们的反抗斗争只能沿袭过去农民起义秘密结社的办法,采取设立神坛的方式发展组织,操练拳术,吸引群众。

  义和团分乾、坎、艮、震、巽、离、坤、兑等八门。其中乾字号(以黄布为标记)和坎字号(以红布为标记)力量最大(有些地方出现“中”字号)。但各个字号之上以及每个字号本身都没有统一的组织和集中的领导。义和团的基层组织是坛,又称坛场或拳厂,是敬神、练拳、聚会、议事的场所。有的地方几个或更多的坛口之上有总坛口,它们之间也无统属关系。义和团的首领一般称为大师兄、二师兄、三师兄,也有称总大师兄和祖师的。各坛口往往各自进行分散的斗争,但当需要联合行动时,即使数百里外,也派人接应。

  义和团的参加者绝大部分是农民,其次是手工业者、旧式交通运输工人、和尚道士,也有少数封建知识分子、中小地主和官吏,还有地痞、流氓卷入。义和团带有浓厚的神秘主义色彩,用画符念咒、请神附身等“术法”动员群众,广泛宣传“持符念咒、神灵附体”来鼓舞斗志。他们信奉的神祇除佛、道以外,还有小说、戏曲、民间故事中的神怪和人物。义和团散发各种传单、揭帖,以朴素的语言和歌谣形式,进行驱逐侵略者、保卫国家的宣传。

  在茌平,朱红灯领导的义和团已经形成燎原之势,接下来,他们开始了烧教堂的运动。

  烧毁教堂、惩办传教士引来官府镇压

  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九月初,平原县杠子李庄教徒、恶霸李金榜,依仗教会势力,凌侮平民李长水,激起众怒。得知这一情况后,朱红灯率义和团赶到平原县对李金榜及当地教会给予了沉重打击。李金榜哪能善罢甘休,以“闹教”“抢劫” 为由告发到官府那里。9月22日,平原县令蒋楷派捕役到杠子李庄抓捕6名义和团团民。

  随后,朱红灯接到李长水求救。于是,朱红灯再次率精干拳民赶到杠子李庄,并号召平原县各场拳民前往杠子李庄集合。几天工夫,千余名义和团众就赶到了杠子李庄集聚。平原、恩县拳民1000多人也自带武器、干粮,纷纷前往杠子李庄集中,自曹州转来的一部分大刀会众也闻讯参加。朱红灯整齐队伍,正式竖起了“天下义和拳兴清灭洋”旗帜。

  蒋楷闻报大惊,急忙率骑兵、步兵、捕役奔赴杠子李庄。义和团鼓号齐鸣,奋起迎战,杀门旗兵两人员,官兵阵乱,义和团众乘势追杀,官兵人仰马翻,蒋楷仓皇逃回县城。

  平原县官兵战败后,急忙上报山东巡抚毓贤。毓贤十分震惊,命令济南候补知府、统带袁世敦率兵前往平原县镇压。朱红灯早已料到官兵会来,就率义和团众撤离了杠子李庄,并于当晚在离县城18里处的森罗殿设下埋伏。袁世敦率众分三路扑向森罗殿。待他们进入伏击范围后,朱红灯身披红斗篷,穿红裤,骑红马,持大刀,冲向中路敌阵。义和团众以4人为伍,采用“轮起轮伏,轮进轮退”的战术往来冲杀,追敌2里许,歼敌90余名。中路官兵惨败而逃,其余两路亦不战而溃。

  森罗殿战后,朱红灯令大部分义和团团民回家坚持斗争。他带部分骨干回到茌平、高唐、长清一带活动。当年11月9日,他率部在茌平南部张官屯,将欺压乡里的教堂教读王观杰逮捕惩办。12日,他同本明和尚的队伍集结于马家窝,决定攻打茌平张庄教堂。15日,义和团包围张庄教堂。攻入后点燃秫秸,引爆教堂内火药,刹时间教堂顿成焦土。巡抚毓贤急遣济东道吉灿升、督同统领马金叙率兵去茌平镇压。

  不幸被捕遇害 义和团走上下坡路

  1899年11月17日,他和本明和尚的队伍在博平华岩寺会合。但是,义和团内部起了冲突,朱红灯受伤。马金叙很快掌握了朱红灯的下落,便率军向华岩寺扑去。马金叙率兵将华岩寺包围,经过激战,21日,朱红灯被清军捕获,两天之后,本明和尚也被清军抓获。之后,他们被押送至济南。

  朱红灯和本明和尚是义和团首领,他们被捕后,义和团运动也走上了下坡路。朱红灯的部下在王立言的率领下继续坚持斗争。曾活跃在茌平的徐大香、董燕榜等也同王立言会合。11月底12月初,王立言率领团民曾两次攻打禹城的天主教总堂——韩庄教堂,但都未攻下。

  朱红灯的六弟朱灯红和张国宝则率领百余名团民活动于夏津一带。12月11日,禹城义和团在十甲屯韩庄“闹教”被清军驱散,团民大怒,将禹城县内17处教堂全部砸毁。外国公使十分生气,便联合向清政府发出抗议。清政府迫于帝国主义国家的压力,不得不处置义和团成员。

  随后,清政府任命袁世凯担任山东巡抚一职,并镇压义和团运动。1899年12月24日,时任山东巡抚的毓贤在离职前,斩杀了朱红灯、心诚和尚、于清水等人。

  义和团运动是群众自发的反帝爱国运动。但是,客观地说,他们没有统一的组织、集中的领导和协同一致的行动,失败是必然的。但是,义和团群众从切身的感受中认识到外国侵略者是中国人民最主要的敌人。从这一感性认识出发,他们奋不顾身,对帝国主义侵略者进行了前仆后继的英勇斗争,表现出中华民族不甘屈服的反抗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