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建 > 党史

高唐徐庙:48位烈士的“家”

高唐徐庙:48位烈士的“家”

来源:聊城晚报发布时间:2021-08-09 10:41:51

  文/图 本报记者 张目伦 本报通讯员 贾文文

  今年“七一”前后,很多参观者来到高唐县琉璃寺战斗纪念馆,聆听守墓人张曰平介绍当年的革命故事。随着党史学习教育深入开展,一批批党支部组织党员来此接受思想的洗礼。

  高唐县琉璃寺战斗纪念馆位于聊城市第一批重点革命老区村——琉璃寺镇徐庙村,是一座烈士陵园,赵伊坪、秦保三等48位烈士长眠于此。

  记者在采访中得知,为让更多人了解革命先辈的抗战历程,徐庙村正充分挖掘当地的红色资源。张曰平说,他目前正整理此前的老照片,分门别类后会进行装裱,安排固定场所集中展示,进一步丰富纪念馆的内容。

  惨烈遭遇战中,48人壮烈牺牲

001-000_副本.jpg

徐庆泉讲述家中老人救助八路军的故事

  1939年3月4日,八路军一二九师先遣纵队司令部机关和中共鲁西区党委机关,率先遣纵队第二团由冠县出发,到高唐县琉璃寺、许楼(当时均属茌平县)等地与纵队所辖津浦支队、青年纵队第三团会合,开赴大峰山区开辟抗日根据地。

  5日黎明,先遣纵队和鲁西区党委机关刚刚到达琉璃寺地区,即与驻津浦铁路北段的日军一一四师团秋山旅团遭遇。在司令员兼政委李聚奎指挥下,先遣纵队激战一天,打退敌人数次冲锋,于当日黄昏突出重围。战斗中,鲁西区党委秘书长兼统战部长赵伊坪、先纵政治部总务科长秦保三等48人壮烈牺牲,长眠于琉璃寺。

  说起烈士赵伊坪的英勇事迹,张曰平黝黑的脸庞上充满崇敬。1910年7月25日,赵伊坪出生在河南省郾城县一个贫苦市民家庭,14岁即离开家乡到北京求学,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此后几年间,他辗转河南、陕西、山东等地从事党的地下工作。1937年底,赵伊坪到中共鲁西北特委工作,先后担任鲁西区党委委员、秘书长兼统战部部长、第六区政治部秘书长。

  张曰平说,在琉璃寺遭遇战中,本已脱险的赵伊坪中弹坠马,眼镜遗失,高度近视的他无法辨别方向,骑马返回,落入日军魔掌。日军把他绑在树上,用皮鞭抽、刺刀戳……赵伊坪英勇不屈,痛斥日本侵略军的暴行。日军恼羞成怒,残忍地将汽油浇在他身上,放火点燃。烈焰中,赵伊坪用尽最后的力气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残暴的日军又举起刺刀,捅进他的嘴里……赵伊坪壮烈牺牲,时年29岁。

  烈士为国捐躯,不能没人守护

001-004_副本.jpg

张曰平为参观者讲解烈士故事

  抗战胜利后,1946年6月23日,茌平县第七区抗日区公所在区公所所在地徐庙村(1950年划归高唐)建成烈士陵园,将散葬在琉璃寺、许楼、大桑、大吕庄、吴营等村庄的48位抗日英烈遗骸,迁葬至烈士陵园。2012年5月,在省委、市委的支持和赵伊坪烈士亲属的关心下,徐庙烈士陵园进行了原址重建。2013年10月,陵园和琉璃寺战斗纪念馆全面竣工。

  张曰平就住在烈士陵园内,像当年他的父亲张洪珠那样,每天在园里走几圈,仔细清除杂草,擦拭每块墓碑。参观者来访时,他就担任义务讲解员。

  20世纪50年代,由于疏于管理,徐庙烈士陵园成了一处“乱坟岗子”。同时,由于该处地势低洼,每到下雨天,烈士墓地就会被冲刷得沟壑遍布。

  当时,在济南柴油机厂工作的复员军人张洪珠回家探亲,看到烈士陵园的景象后黯然神伤。当兵8年的他参加过渡江战役、抗美援朝战争,目睹了一位又一位战友牺牲,对葬在这里的48位抗战烈士充满敬仰。“我不去上班了,要守着这些烈士。”张洪珠说到做到,此后,他再也没有离开徐庙村。

  一个遗憾是,张洪珠没有等到陵园重建的这一天,他于2012年3月去世。从那时起,张曰平和妻子便住进陵园,日夜不离,成为陵园的第二代守墓人。他告诉记者,父亲生前对他说的最多的话就是,那么多像赵伊坪这样的烈士为国捐躯了,不能没有人守护,嘱咐他一定要接好班,为烈士守好墓。

  让更多年轻人了解这片土地

001-001_副本.jpg

党员来纪念馆接受党史教育

  记者在纪念馆内看到,馆内展出的一幅幅图片、一件件实物、一个个故事,生动再现了抗日战争时期革命先辈的丰功伟绩和艰苦卓绝的抗战历程,警示人们牢记历史,勿忘国耻。

  今年88岁的徐庙村村民徐国栋说,通过老人的讲述,他了解一些当年战斗的情况,烈士们的英勇气概让人敬佩。此外,当年村民勇救八路军的故事同样让人感动。

  村民徐国荣的妻子,邻居们都尊称她为“荣奶奶”,现已去世多年。她年轻守寡,身边只有一个女儿。有一天,她发现一位受重伤的八路军,急忙把他扶进家里,给他做吃的、喝的,并想办法为他治伤。日军搜查时,恶狠狠地询问这人是谁。面对敌人,“荣奶奶”很镇定,说这是自己的丈夫。没有发现异样,敌人悻悻而去。养好伤后,这名战士就带着“荣奶奶”准备的衣物等寻找大部队去了。

  村民徐国刚也曾救过一位八路军,这位八路军临走时还喝了他的一碗“疙瘩头”。这位八路军就是李学智,1937年9月参加革命工作,1938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东阿县委书记、中共宁夏回族自治区委员会第一书记等职务。李学智后来回徐庙参观烈士陵园时找到徐国刚。1999年前后,徐国刚和三儿子徐庆泉去北京看望了李学智。

  徐庆泉说,1942年的一天早上,他爷爷徐振越去井里打水,看到敌人过来,赶紧跑回家。原来,李学智和茌平的胡玉坤住在他家里,两人还在休息。父亲徐国刚带着胡玉坤转移了出去,奶奶则把李学智藏进烧火做饭用的树叶堆里,把他的文件、枪等藏进鸡窝里。在一片混乱中,李学智逃过了敌人的搜查。

  记者看到,徐庙的村容村貌已发生很大变化。村民徐桂文介绍说,在驻村第一书记周保锋的帮扶下,该村改建扩建了2300米的排水沟,新建的500平方米的健身广场上经常是一片欢声笑语,35千瓦的光伏发电站见效益了,92盏路灯亮起来了。如今,这片红色的土地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单位干部职工、在校学生前来参观学习。

  张曰平表示:“我会继续守护这些烈士,以后我没了,还有我的儿子。”他告诉记者,此前,他积累了大量有关陵园的照片,目前打算仔细整理一下,对老化、破损的加以修复,通过装裱等方式保护起来,并腾出房间进行集中展示。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要让烈士在这里安息,让更多的年轻人知道他们的故事。

【责任编辑:任玉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