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 > 要闻

“烟花”为聊城带来74个东昌湖的水量

“烟花”为聊城带来74个东昌湖的水量

来源:聊城新闻网发布时间:2021-08-04 11:19:18

  聊城天气三问引发一个关乎人类繁衍生息的历史命题,就在上周——

  “烟花”为聊城带来74个东昌湖的水量

  本报记者 孙克峰 本报通讯员 李阁

7月30日,台风“烟花”过后,蓝天下的聊城美景如画 许金松 摄

  今年第6号台风“烟花”妥妥占据了上周天气舞台的C位,全市人民如临大敌,厉兵秣马准备随时应战。

  可是,那几日清晨醒来,除了感觉细雨如丝、凉风阵阵外,城区也没看海、冲锋舟也没有用上,好多人都感觉这场台风就是个纸老虎,吓人不轻,下雨不大。

  果真是这样吗?

  那么,“烟花”究竟给聊城带来了什么?近些年极端天气为啥增多了?气候如何深度影响聊城居民生活?带着这些问题,本报记者专访了聊城市气象台台长韩风军。

  一问:“烟花”给聊城带来了什么?

  据韩风军介绍,上周,我市天气受今年第6号台风“烟花”影响,全市出现一次暴雨到大暴雨的天气过程。7月27日00时至30日06时,全市平均降水量107毫米。降水排名前三的是,冠县甘官屯156.5毫米,冠县辛集139毫米,东昌府人影基地137.7毫米。从降水量级统计看,大暴雨(100—250毫米)乡镇81个,暴雨(50—99.9毫米)乡镇31个。

  还可以用数字细致描述一下聊城城区及各县(市、区)平均降雨量:聊城城区112.7毫米、度假区125.6毫米、高新区108.3毫米、开发区106.7毫米、东昌府区113.9毫米、临清104.3毫米、冠县106.8毫米、阳谷108.9毫米、莘县103.8毫米、高唐113.4毫米、茌平95.4毫米、东阿116.6毫米。

  此外,“烟花”过后,8月1日凌晨受低层切变线影响,我市出现一次强对流天气,部分地区阵风达9—10级,降水分布不均,8月1日00时至06时全市平均降水量1.7毫米,最大降水点为聊城市高唐县杨屯气象观测站38.9毫米。

  韩风军用几个形象数据解释了“烟花”给聊城带来的降水量——按全市面积8715平方公里计算,“烟花”一共给聊城带来932505000立方米的降水。东昌湖面积4.2平方公里,水深2—3米,按深度3米计算,这次降水一共下了74个东昌湖的水量。

  这个水量是什么概念呢?如果按东昌府城区建成面积150.9平方公里计算,假设这些雨都下在东昌府城区,水深可达6米。如果你认为这种假设太玄幻,那么按聊城居民自来水费3.42元/立方米计算,那么“烟花”给聊城人民白送了价值31.4亿元的“自来水”,还是自动蒸馏过的。

  如果你对这么多钱没概念,那么我们按每人每日饮水量2500毫升计算(包括了膳食饮水),“烟花”带来的水平均发给聊城城乡595万居民,每人能得到156723.53升的水,够我们全聊城人民饮水171年。

  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

  此外,台风“烟花”从太平洋蜿蜒而来,途经浙江、上海、江苏、安徽、山东,一路撒风播雨,把聊城的最高气温从7月27日的31.5℃直接调成7月29日的22℃。

  二问:近些年极端天气为啥增多了?

  那么,极端天气为什么增多了呢?

  韩风军幽默地说,聊城龙卷了、德国洪水了、巴西下雪了、北美热死人、河南内涝了、塔克拉玛干沙漠洪水了……打开网络,不想看到各地频发的极端灾害天气的新闻都难,挤得东京奥运会都占不住头条了。

  历史上的极端灾害天气记录屡屡被打破,这是为什么?

  韩风军表示,其实,这既有内因又有外因。气象学家普遍认为,全球变暖是极端灾害天气频发的罪魁祸首,也是现在极端灾害天气增多的内因。不管是暴雨还是干旱、高温还是寒潮,说到底,再极端的天气,这些天气没有大气中的水汽摆不平的事。雨大了,减小水汽供应即可;干旱了,只要增强水汽供应,总有凝结成雨的时候;高温了,下雨能降温;寒潮了,降水能保温。

  但水汽的循环,归根到底是由热源驱动的,正如炉子上的水,火力越大沸腾越快,蒸发越快,锅干得越快,空气中的水汽越多,凝结越多。同样,地球上的气温越高,水汽蒸发越快,循环越快,极端干旱、暴雨、高温、低温等灾害天气也就越多。

  除了内因以外,极端天气增多的外因也有很多。譬如,随着科学技术革新、气象监测网站日益完善、探测手段日益丰富,原本一个县(市、区)只有一个气象观测站,目前,增加到近乎一个乡镇一个气象观测站;原本,每3小时人工观测一次,现在加密到全天候24小时不间断观测。

  除了高时空密度的气象监测站网,更有广大自媒体的随时随地拍摄,所以,捕捉到的极端灾害性天气(尤其是尺度只有几公里、几十公里的灾害性天气)也就越来越多了。

  自从通讯技术进入互联网时代,灾害性天气信息的传播速度和广度指数级增加,在足不出户知晓天下事的信息爆炸时代,也给人带来了极端灾害性天气越来越多的视听冲击感。

  那么,聊城的灾害性天气又有哪些呢?

  韩风军说,总结起来,不外乎有四类十四种,由风带来的台风、大风;与降水有关的干旱、暴雨、暴雪、冰雹、雷电、道路结冰;由过冷或者过暖产生的寒潮、霜冻、高温;还有影响视线的沙尘暴、大雾、霾。

  三问:气候如何深度影响居民生活?

  尽管极端天气会时刻撩拨大家的神经,甚至偶尔来骚扰一下我们的幸福生活,但纵观历史,聊城的气候总体上还是非常不错的,可以用“风水宝地”来形容,成为耕读文明连绵延续的一片沃土。

  据韩风军介绍,聊城市地势自西南向东北倾斜,属于暖温带半湿润大陆性季风气候区,具有显著的季节变化和季风气候特征,常年主导风向为南风,东北风次之,四季气候可以总结为“春旱多风,夏热多雨,晚秋易旱,冬季干寒”。

  由此可见,聊城气候资源比较丰富,适合种植多种农作物。聊城夏季降水量占全年总量的61.5%,雨热同期,有利于农作物的生长。春冬降水稀少,这两个季节降水量仅占全年总量的20.1%,好在冬季多数作物处于越冬期,停止生长,需水量不大。

  进入春播期、作物返青生长期以后,农业用水先天不足的问题,也可以由黄河引水灌溉弥补,因此,聊城种植业历史悠久,成为冬小麦、玉米、林果、蔬菜的集中种植区。

  原本,我们也是棉花种植大区,但因为雨热同期,棉花长得快,棉铃虫繁殖也快,棉花种植就显得事倍功半了,所以,现在已经较少农户种植棉花了。

  因为聊城气候适宜、地势平坦、灌溉方便、交通便利,在保障国家粮食安全的同时,蔬菜、林果等设施农业发展蒸蒸日上,为“不断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做着贡献。

  聊城四季分明的气候特点,决定了“春耕、夏耘、秋收、冬藏”劳作模式,这种张弛有度的劳作模式,为耕读文明创造了成长土壤,聊城是迄今为止全国发现的最大的龙山文化城,在历史上创造了灿烂的文化遗产,涌现出一大批历史文化名人,如商朝贤相伊尹、周朝孝子闵子骞、战国兵家孙膑等。

  韩风军说,伴随着科技的进步,气候变化的预测也进入了数字化时代,对温、光、水等要素能进行精准的统计和分析,聊城市气象局立足服务全市经济社会发展,近些年在做好气象预报工作之外,还适时开展人工增雨、防雹作业,趋利避害,最大限度造福于人。我们应该进一步认识自然、善待环境,与自然和谐共处。

【责任编辑:庞玉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