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 > 要闻

新时代“枫桥经验”的生动实践——茌平区“三牌”调解制度探寻

新时代“枫桥经验”的生动实践——茌平区“三牌”调解制度探寻

来源:聊城日报发布时间:2022-02-09 09:04:56

   ■ 本报记者 王军豪 本报通讯员 刘明明

  “现在,居民之间有什么解不开的疙瘩,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找我们的贴心人——调解员。由他们调解矛盾纠纷,我们心安。”2月7日,茌平区振兴街道居民李杜国说。

  每家每户平安和谐,才能实现全社会的稳定和谐。在基层治理中,茌平区通过在镇街设“金牌调解员”、社区设“银牌调解员”、村级设“老牌调解员”,把矛盾纠纷和问题隐患解决在萌芽状态,让“枫桥经验”灿然一新,开创了基层社会治理新局面。

111_副本.jpg

“把群众的事当成天大的事”

  “什么,老李家兄弟俩和好了?看来崔老师真有一套。”2021年底,当振兴街道赵东村村民知道李斌(化名)、李新(化名)两兄弟多年积怨化解的消息时,对“金牌调解员”崔运德的钦佩之情溢于言表。

  “老李家两兄弟的矛盾,根源在几十年前。”崔运德说。早年,二人的母亲因家庭矛盾离开了家,父亲长期跟随李斌生活。父亲病故后,李新把母亲接到家中养老。父亲的两亩多承包地一直由李斌耕种,李新想要其中的六分地耕种。由于两兄弟“断交”多年,李新便找崔运德帮忙。

  崔运德说,李斌对早年离家的母亲颇有不满,他觉得自己长期照顾父亲,父亲的承包地由自己种理所当然。而李新却觉得,自己现在照顾母亲,要六分地也合情合理。

  “刚开始谁也不让步,这个说不行就找派出所,那个说大不了上法院。”崔运德说,他和其他两名调解员先后调解了四五次,依然没有结果。“我们也打过退堂鼓,准备让他们走司法途径。但血浓于水,真要到了法院,两人就再没有和好的可能了。”

  他们开始打感情牌。“母亲毕竟有生育之恩,弟弟照顾母亲,给弟弟一块地种也未尝不可。”他们对哥哥说。

  “哥哥曾长期照顾父亲,你要地可以,但应该给哥哥经济上的补偿。”他们对弟弟说。

  “等你们的母亲离世后,你俩就是彼此在这世上最亲的亲人了,血缘关系是割不断的。”他们对兄弟俩说。

  二人终于冰释前嫌。调解协议签订完,李新叫了一声“哥哥”,李斌当时就流下泪来:“弟弟,我以为这辈子你再也不叫我哥哥了。”

  “我们参与调解的矛盾纠纷,看似都是小事,但却很容易激化矛盾。如果得不到有效调解,小纠纷很可能变成大冲突。”同为“金牌调解员”的王明祥说。

333_副本.jpg

  振兴街道有114名调解员,其中“金牌调解员”10名。“调解员必须牢固树立‘把群众的事当成天大的事’理念,这样才能站在群众的角度考虑问题,才能为了群众的事倾尽全力。”振兴街道综治中心主任袁庆华说,有一起纠纷用了58天才调解完毕,调解员的付出不言自明。

“有意愿、有信心、有能力”

  “‘三牌’制度实现了对各类矛盾纠纷的分级分层调解。”茌平区法学会会长孙国清介绍,经过民主推荐、座谈了解、组织测评、民主评议、村“两委”推荐,各村成立以“五老”为代表的“老牌调解员”队伍,负责村内矛盾排查与及时调解;各镇街在“老牌”调解员中择优选拔,梯次成立“银牌调解员”团队和“金牌调解员”团队。“老牌调解员”无法调解的纠纷,也可交由“银牌调解员”或“金牌调解员”调解。

  “队伍建设是第一位的,我们选拔调解员,既要求有意愿,更要求有信心、有能力。”孙国清说,没有信心,容易半途而废;没有能力,可能激化矛盾纠纷。

  崔运德今年72岁,是一名退休教师,在群众中威望很高。群众有事主动找他,甚至丢了东西也找他帮忙,他每次都乐此不疲地帮群众解决问题。“我退休十多年了,能发挥余热,我很高兴。”崔运德的话语简单质朴。

  王明祥自2019年10月起参加调解工作,至今已成功调解43起矛盾纠纷。他在调解一起十多年未决的纠纷时,有人对他说:“别去了,十多年没解决的事你能解决?”但是王明祥不信邪,觉得群众找他就是信任他,他必须要为群众排忧解难。“我到村里就跟当事人表达了一层意思,再这样下去,不仅村民会戳他的脊梁骨,他的孩子也会被人看不起。”王明祥跟当事人聊了30分钟,就解决了这起纠纷。

222_副本.jpg

  建好队伍,保障必须跟上。茌平区为各级调解员设立了办公地点,每名调解员成功调解矛盾纠纷后,还可获得一定的经济补贴。以肖家庄镇为例,该镇制定人民调解员日常管理制度,杜绝不作为、乱作为,档案管理实行“一案一卷”,进一步提高调解工作规范化、制度化水平,并根据案件的性质和实际情况,对矛盾纠纷排查调处实施分流指派、调处调度、督查督办,实现“有人员保障、有场所保障、有制度保障、有经费保障,能充分发挥调解员作用”。

  “为优化‘三牌’调解员队伍,振兴街道建立了动态管理模式,优者上、能者留、庸者下,避免出现在其位不谋其事的情况,去年就有2名‘金牌调解员’被淘汰。”袁庆华说。

“情理法交融,矛盾不上交”

  “金牌调解员”杨丽曾调解过一起纠纷:楼上楼下两户居民共用一个大门,楼下居民堵住大门不让楼上居民走,楼上居民就堵住楼下居民的车,双方剑拔弩张。杨丽在调解中明确告知他们,这种行为已经涉嫌违法,再这样下去,一定会出现严重后果。经过杨丽耐心调解,双方放下芥蒂,互相道歉。

444_副本.jpg

  在基层矛盾纠纷调解中,茌平区人民调解注重情理法交融,调解员在面对不同的矛盾纠纷时灵活把握。“调解员调解矛盾纠纷时动之以情、明之以理、晓之以法,实现小事不出村居、大事不出镇街,确保矛盾不上交。”孙国清说。

  在肖家庄镇,“老牌调解员”调解矛盾纠纷时动之以情,以说理、拉家常的方式去化解纠纷,最大限度地将矛盾消灭在萌芽状态;“银牌调解员”调解矛盾纠纷时明之以理,侧重讲道理、摆事实,做到让矛盾双方信服;“金牌调解员”调解重大矛盾纠纷晓之以法,不仅讲情理,更从法律角度有针对性地去处理纠纷。这种群众主导、政府参与的调解模式既化解了矛盾纠纷,又显示了人民调解的公平、公正。

  为了实现矛盾不上交,振兴街道将矛盾纠纷排查纳入网格化运行管理体系,在此基础上,利用“三牌”调解力量,把信访苗头化解在基层、解决在初始。2021年,振兴街道“三牌”调解员参与调解的128起矛盾纠纷全部调解成功,大大降低了司法成本。

  基层治理是否有效,事关国家治理和社会治理的成效,事关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实现和维护。随着“三牌”调解制度深入人心,“枫桥经验”在茌平结出了累累硕果。

【责任编辑:顾杨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