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 > 要闻

喜迎二十大·文物里的红色故事丨“八路村”的一九四五——探访抗日英雄村张家楼村

喜迎二十大·文物里的红色故事丨“八路村”的一九四五——探访抗日英雄村张家楼村

来源:聊城日报发布时间:2022-07-25 10:36:09

  文/图 本报记者 孙克锋

  盛夏的午后,骄阳似火,东昌府区广平镇张家楼抗日烈士陵园内绿树成荫、庄严肃穆,蝉鸣声此起彼伏,仿佛在动情地合唱一首英雄赞歌。

  7月22日,77岁的张先孝站在英烈堂前,抬头凝视立柱上的两副对联许久,随后缓步走入室内。环绕四壁的展板记录的是硝烟弥漫的村史,黝黑的炮筒等老物件映照出斑驳的岁月。  

(红色文物故事)“八路村”的一九四五(分(2852127)-20220725093727.jpg

  穿过英烈堂,映入眼帘的是一座雄伟壮观的抗日英雄纪念碑。纪念碑坐北朝南,正面镌刻着“人民英雄永垂不朽”8个金光闪闪的隶书大字,背面不远处是翠柏掩映下的178座烈士公墓。

  英烈堂、纪念碑、公墓,都指向同一个时空坐标——张家楼村的1945年。那一年,村里的抗日联防队击退日伪军后,遭到敌人偷袭,致使张家楼村965人中604人伤亡。

  张先孝的爷爷、父亲、叔叔都在那场战斗中英勇牺牲。尚在母亲腹中的他幸免于难,现在成为了那段历史的讲解者。  

(红色文物故事)“八路村”的一九四五(分(2852131)-20220725093710.jpg

  那一天 张家楼村尸横遍野

  1945年3月31日拂晓,3700多名日伪军和治安军包围了张家楼——治安军分布在南面和东南面,全部日军、大炮、重机枪和机枪营分布在北面和东北面——准备从北面进攻。

  当日上午8时许,日军连放三炮,把紧靠北门的寨墙轰开了一个城门楼大小的洞,日伪军蜂拥入村,紧接着集中火力,向村内发动更猛烈的轰击。

  攻上寨墙后,日伪军的机枪、步枪等轻重武器组成密集的火力网,射向群众和房屋。日伪军见人就杀,遇柴就点,见房就烧。刹那间,火焰四起,狼烟滚滚。

  张家楼抗日民兵虽拼命抵抗,但火力不敌日伪军。抗日民兵联防大队大队长张承岗发现寡不敌众,立即组织突围。副大队长张承新带领20多名民兵从南门冲出寨子,被治安军机枪封锁,民兵和跟随的群众全部遇难。

  茌平县抗日大队联络员张同禹等3人带领150多名民兵和群众继续突围。他们首先击毙治安军指挥官,趁机从路沟绕道冲出。后边群众再突围时,遭到治安军火力封锁,遇难者众。

  此时,张承岗在战斗中负伤,村民失去指挥,乱作一团,四散逃命。当30多名青年男女从南门下面的地道口逃出后,治安军马上调转机枪扫射。顷刻间,群众横七竖八躺了一地,甚至三四个死者压在一起。

  据守东门的群众见日伪军进寨,无力抵抗,有的跑进院内,有的被当场杀害。有7名村民想从南寨墙跑出去,在从垛口往下滑落时,死在日伪军的枪弹中。

  当日9时许,日伪军由村外、街道屠杀转入挨门挨户搜索屠杀。非杀即绑,非掠即抢,又有大批群众被日伪军刀挑枪杀在血泊中,整个张家楼完全笼罩在血腥恐怖气氛中。

  “我的爷爷、父亲、叔叔都在战斗中壮烈牺牲,我的母亲也险遭杀害。那次惨案发生3个月后我出生了,成为家里唯一的后人。”说话间,张先孝的眼泪流了下来。  

(红色文物故事)“八路村”的一九四五(分(2852133)-20220725093718.jpg

  那一刻 敌人残暴没有底线

  这次日伪军制造的惨案震惊鲁西北。

  8岁的小顺,其父亲、叔叔、曾祖母、祖母和姑姑先后被日伪军杀死在南寨壕和大街上,母亲又在家中被日伪军刺死,小顺被他娘压在身下保护,幸免一死。接着,日伪军放火烧了他家的13间房屋,牵走驴牛各1头,家产全被抢尽烧光。

  村民王开元、徐风奎等4人藏在后街的一个地窖里。王开元在洞口,日军以为就他一个人在窖内,朝他打了两枪就走了。王开元被杀害,其他3人幸免于难。

  日伪军发现联防队员宋天登藏在地窖里,点燃秫秸投进去,把他活活烧死。村民张克连的媳妇和徐风春的妹妹小银,被追得无路可走,跳进路旁的井里。日伪军就往井里扔石头、掀石磙,她们几次被砸到井底又漂上来,张克连的媳妇被砸死,小银被砸伤。

  “事后统计,日伪军杀害联防队员和无辜群众333人,打伤271人,抓走群众264人,烧毁民房2723间,抢走耕牛86头、大车48辆,全家都牺牲的11户,只剩1人的11户,其他财物损失不计其数。”张先孝说起过往,眼里闪着泪光。

  自此,张家楼成为废墟,人烟断绝,直到当年秋后茌平县城解放后,张家楼才渐渐恢复了生机。

  一个隐秘的细节是,“张家楼惨案”完全可以避免,却因一个人的“玩忽职守”酿成千古遗恨。

  事发头一天傍晚,茌平抗日县长兼大队长徐效参就获悉伪县长李岐山要纠集日军和重炮袭击张家楼,于是给张家楼联防队写信,要求全体村民撤离,不要固守,并让张家楼民兵王培山迅速回村送信。

  可王培山却在回村途中喝醉了酒,没有完成任务。

  历史不能假设,时光无法倒流,王培山最终被政府处决。

  那一战 英雄壮举融入血脉

  时间追溯到惨案发生前的几年,张家楼属茌平县伪二区,周围有多处日伪军据点,经常有据点来催粮、要给养。村民不堪横征暴敛,多次找茌平抗日县政府和县大队,要求派人成立民兵联防,抗击日伪军。

  1944年9月30日,张家楼村抗日民兵联防大队在茌平抗日县政府帮助下建立,并在村子四周筑起土围墙,筹集到各种枪支以及土炮、大刀长矛等武器。

  从此,张家楼拒交敌人一切摊派,武装反抗敌人进犯骚扰,并影响带动了周围十几个村子的抗日活动,成为阻碍敌人占领腹地的一个抗日堡垒村。

  日伪军对张家楼人民的抗日举动极端仇视,多次预谋策划,企图瓦解张家楼的抗日武装。日伪军广造舆论,称张家楼是“八路村”,多次派特务到村内刺探情报,均未得逞。

  1945年3月29日清晨,日军90人及李岐山的部属共2900人对张家楼发动偷袭,将张家楼团团围住。只听村内一阵钟声,全村男女老幼纷纷登上寨墙参加战斗。

  张家楼的民兵和群众把几十门“将军炮”、60多支“大抬杆”和土枪顺着寨墙排成一圈,连续打退了敌人的3次冲击,战斗相持到第二天下午,敌人仍未攻破围寨,丢下十几具尸体撤回茌平。

  对于张家楼的顽强抵抗,茌平的日伪军头子恼羞成怒。第二天,他们调动兵力和武器准备再攻,日伪军总兵力比前一天增加了800人,最终造成“张家楼惨案”。

  “1960年4月,在全国民兵大会上,张家楼村被誉为英雄村,后经山东省人民政府批准建立了革命烈士陵园和抗日英雄纪念碑,成为第一批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说起张家楼的发展,张先孝嘴角上挑,黝黑的脸庞上露出笑容。  

(红色文物故事)“八路村”的一九四五(分(2852129)-20220725093646.jpg

  如今,张家楼抗日遗址成为聊城市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当地党委政府也在不断挖掘张家楼英雄村红色文化资源,通过讲红色故事、开设教育基地等方式筑牢党建堡垒,激活乡村内在文化基因,产业发展和文明创建都取得新成绩,群众的认同感、自豪感、幸福感不断增强,描绘出一幅乡村振兴的美丽画卷。

【责任编辑:孔祥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