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生 > 惠民

新春走基层|从驴车到轿车的变迁

新春走基层|从驴车到轿车的变迁

来源:聊城日报发布时间:2022-02-10 10:05:56

   ■文/图 本报记者 孙克峰

  2月4日,大年初四,一大早,王洪朝开车载着母亲离开冠县水韵新城小区,到莘县县城走亲戚。
  一路上,车流如织。看着眼前的一幕,毛驴车、自行车、摩托车等交通工具像演电影一样出现在王洪朝脑海中,让他感慨良多。
001-004_副本.jpg
  开着奥迪车的王洪朝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从毛驴车到自行车
  承载着童年的梦想
  上世纪70年代,十几岁的王洪朝最喜欢坐着父亲赶的毛驴车串亲戚,伴随着清脆的皮鞭声,地排车在乡间小路上前行,童年的梦想也长出翅膀。
  “那时,每到冬闲,为了补贴家用,父亲便和老乡拉着地排车到100公里外的邯郸拉炭。”王洪朝回忆说,六七天一个来回,每次回来,父亲脚上都会磨起水泡。一车炭能挣五六元钱,在那个一个工仅一角多钱的年代,可谓天文数字。
  1982年,王洪朝考取冠县一中,家里用卖棉花的154元钱买了辆黑色大金鹿自行车,这在当时可是家里的一件大事。
  那个时代,自行车、手表、缝纫机被称为“三大件”,代表着一个家庭令人羡慕的高生活水平。
  如今,这辆满载着家庭荣耀和记忆的自行车依然挂在老家东屋的墙壁上。父亲在世时,王洪朝曾多次劝他把它处理掉,可父亲总是不舍得,说那车架子好着呢,可改造成种玉米或追肥用的小耧。
  从自行车到摩托车
  品味家庭幸福时光
  1987年,王洪朝从聊城师专毕业,分配到冠县梁堂乡中学,后又借调到乡政府工作。那时,通讯手段落后,村里没有电话。
  “开始,去村里下通知,我还是骑着那辆大金鹿,后来,我花了足足3个月的工资,在冠县五金大楼买了辆加重‘永久’牌自行车。换了这车,我别提多高兴了,骑上它,好像踏上风火轮。”王洪朝说。
  后来,王洪朝从乡下调到城里,结婚生子,这辆自行车一直陪伴了6年,直到1993年冬天,车子在住处被盗。之后,他又花380元购买了一辆“飞鸽”牌轻便自行车。
  1999年,生活条件有了好转,王洪朝花4200元买了辆“佛斯第100”摩托车。骑着这辆摩托车走亲访友,王洪朝感觉甚是风光。
  “当时,两个孩子小,我经常用摩托车载着全家四口回老家、走亲访友,这辆摩托车也成为我家的功臣,10年间,行程4万公里,相当于围绕地球赤道转了一圈。”王洪朝说。
  小轿车的3次升级
  伴随时代一起成长
  2009年6月,王洪朝买了辆小汽车,是二手的普桑。
  “当时,家里老人身体不是很好,不管刮风下雨,我基本上每周都拉着孩子回老家看看,老人总是乐得合不拢嘴!”王洪朝说。
  2012年,王洪朝“鸟枪换炮”,购置了一辆全新的北京现代轿车,还搬进冠县清泉湖边的新楼房,日子蒸蒸日上。
  “作为党员干部,就要不忘初心和使命,我开着现代轿车上下班,到乡镇的联系点搞精准扶贫,把党的各项惠民政策送到百姓的心坎上。”王洪朝说。
  他也不时到聊城、济南、邯郸接送亲朋和在外求学的儿女。这“现代”正体现了时代前进的“现在进行时”。前年,王洪朝最小的儿子也研究生毕业,找到了理想的工作,王洪朝说,功劳簿上自然少不了这辆现代轿车。
  2021年,王洪朝家里又添置了一台奥迪Q3,全自动挡、全天窗设计,搭配有极具科技感的内饰元素。
  王洪朝感慨地说,几十年时间如白驹过隙,从毛驴车、地排车到自行车、摩托车,再到小汽车的变迁,不正见证了家庭和时代的变迁吗?
【责任编辑:顾杨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