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生 > 生活

聊报融媒黄河行|追寻黄河岸边的精灵

聊报融媒黄河行|追寻黄河岸边的精灵

来源:聊城日报发布时间:2021-09-29 09:23:29

  ■ 文/蒲二利 图/赵广学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仲秋时节的东阿黄河国家森林公园,处处绽放着唐代诗人王勃《滕王阁序》中的美景。

  近年来,东阿县突出抓好创森十大工程,黄河国家森林公园森林覆盖率达到70%以上。目前,公园内有植物67科237种,野生动物300余种,其中珍稀鸟类120余种。

  东阿县的赵广学是黄河流域生态环境改善的见证者。

  赵广学是山东省摄影家协会会员,自2012年起,他就开始专注拍摄黄河流域的鸟类。一年四季,他追寻着精灵们的足迹,在黄河流域不断辗转。

_(黄河行稿件配图)追寻黄河岸边的精灵((2031897)-20210929074316.jpg

树林中的牛背鹭

  追寻地之一——艾山

  艾山是赵广学经常去的地方之一。

  9月22日,记者跟随赵广学登上了黄河岸边这座并不伟岸的小山。沿着山间小道向上走,林中不时传来或悠长或短促的鸟鸣,似在聊天,更像在歌唱。

  “你听这个声音,知不知道这是什么鸟的叫声?”行至半山腰,赵广学突然停下来问记者。

  “这是棕头雅雀,外号叫金丝猴鸟。”赵广学说。多年的拍摄经历,让赵广学练就了“千里眼”和“顺风耳”。林中的鸟儿来回穿梭,他只需远远看一眼、听一声,就能辨别出是什么鸟。

  “看,这里有一只黑领噪鹛,叫得多好听。”

  “这是一只黄伯劳,不怕人,又名虎鸟。”

  ……

  停停走走间,赵广学已经发现了好几种国家保护动物名录中的鸟类。“在艾山上,我最多一天拍到过十几种鸟类。”赵广学说。

  赵广学介绍,前些年,他拍摄的鸟类以喜鹊、斑鸠、鸽子等常见鸟类为主。2005年,东阿县被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命名为“中国喜鹊之乡”,人们保护野生动物的意识不断增强,野生鸟类的品种也越来越多。近几年,越来越多的珍稀鸟类出现在他的镜头里,仅他自己拍到的就有40多种。

  追寻地之二——黄河

  仲秋时节的东阿黄河沿岸,山水交错,风光壮丽。这条古老的大河,也是赵广学拍摄鸟类的“据点”。

  车行至黄河范坡险工段,赵广学突然惊喜地喊起来:“快看,大白鹭!”

  记者随着赵广学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远处的河面上,四五只鸟儿在上下盘旋。

  扎好三角架,调好镜头,赵广学迫不及待地记录下了这一幕。

  “这个季节白鹭相对较少,春季比较多,它们迁徙途中会在黄河岸边停留些天。但是最近几年我发现,有一些白鹭迁到东阿黄河段就留下来,不再迁徙。”赵广学说。

  今年年初,他还幸运地拍到了绿头鸭和白天鹅。赵广学说:“这是我这么多年来第一次拍到大群绿头鸭和白天鹅。”

_(黄河行稿件配图)追寻黄河岸边的精灵((2031886)-20210929074218.jpg

绿头鸭沿黄河迁徙

  今年年初,赵广学趁着好天气来到黄河边,启动无人机。镜头之中,一群水鸟悠闲地在河中游玩嬉戏。等无人机降低时,赵广学才发现,这不是以往见到的水鸟,它们长得像野鸭子,但是头上泛着荧荧的绿光。回去之后,赵广学查阅了资料,发现这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绿头鸭。

  追寻地之三——湿地

  由沉沙池改造而来的黄河位山湿地公园,如今芳草萋萋、绿树成荫。在这里,赵广学发现了被誉为“鸟中大熊猫”的震旦鸦雀。

  当天下午,记者跟随赵广学来到他发现震旦鸦雀的那片芦苇荡,静静地等待,期望能和震旦鸦雀不期而遇。

_(黄河行稿件配图)追寻黄河岸边的精灵((2031888)-20210929074059.jpg

黄河位山湿地公园的震旦鸦雀

  “震旦鸦雀非常警觉,而且基本是在水深处的芦苇荡里活动,因此很难发现它们。”赵广学说。

  等了许久,忽然,远处芦苇之上,一个小小的影子滑翔过去,瞬间消失在芦苇丛中。“是它,震旦鸦雀!”赵广学非常惊喜。

  从2018年到现在,赵广学一共3次拍摄到震旦鸦雀的身影,多的时候能看到二三十只。

  2018年1月,赵广学来到黄河位山湿地公园,准备拍摄大雁,没想到拍到了震旦鸦雀。当时他不知道这是什么品种的鸟类,经过多方咨询,最终确定这是珍稀鸟类震旦鸦雀。“2001年,聊城曾发现过少量震旦鸦雀,这次是时隔十几年之后的重要发现。”赵广学说。

  鸟类物种增多,是生态趋好的重要表现。赵广学说,他将继续拍摄记录聊城黄河流域的鸟类,也期待有越来越多的精灵能进入他的镜头。

【责任编辑:庞玉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