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生 > 正能量

【说出你的创业故事】李文:有信仰的生态农场守望者

【说出你的创业故事】李文:有信仰的生态农场守望者

来源:聊城晚报发布时间:2021-08-17 09:36:18

 5.jpg

  周末,市民带孩子到农场采摘 林志滨 摄

  文/图 本报记者 林志滨

  “朋友来了,拔一个胡萝卜、摘一根黄瓜,撸撸泥,洗都不洗,直接就吃!”朋友吃得有多么满足,李文就有多么幸福。

  豆苗、花生秧子被杂草竞争得“面黄肌瘦”,被虫子吃得“遍体鳞伤”。生命力更强的杂草,拔掉一茬,十天八天又长起来一茬。其实,治理杂草害虫不是没有办法。喷洒一遍除草剂,田里就会寸草不生;喷洒一遍农药,害虫就会无影无踪。但是,李文不这样做。

  从2012年开始承包农田建农场开始,她坚持不施化肥、不喷农药、不用除草剂,已经十年了。“我当时就想,十年后这块田地会变成什么样子?”这是李文的憧憬,更是她的梦想。今天这块田地确实变了,变成了“生态宝地”。但,李文除了喜,还有忧。

  放手 旁观生态链相克相生:虫吃作物鸟吃虫

  李文的以诺家庭农场,坐落于东昌府区张炉集镇张双阵村的一块农田里,总面积108亩(1亩约等于666.7平方米)。其中,80亩是核桃林,林下种植着牡丹;剩余28亩,种植农作物、蔬菜,如麦子、玉米、大豆、花生、胡萝卜……

  从聊城城区到农场,往返一趟有30多公里。十年来,李文每周都要去农场看看。2019年,小麦生长期,蚜虫非常厉害,麦穗上是密密麻麻的蚜虫。李文认为要绝收了。但她坚持没干预,没喷洒农药。最后,小麦还是有收获。原因是,蚜虫多了,其天敌瓢虫就来了,而且来了好几个品种的瓢虫,争相吃蚜虫。

  这些年,李文还发现一个有趣的事,蔬菜上的虫灾往往是集中于某一小片,虫子们喜欢固守于那个小天地里繁衍生息,并不会大面积无节制地蔓延。

  李文说,她很感恩于虫子,“在那一小片,它们吃就让它们尽情地吃吧。”其实,虫子多了,各种鸟禽也飞来了:戴胜鸟、喜鹊、麻雀、鹌鹑、野鸡……

  晚上各种昆虫的鸣叫此起彼伏,如同大自然的合唱节。这是李文乐见的生态链,农作物不打农药,虫子就多;虫子多了,其天敌鸟类、蛙类就多。鸟类、蛙类多了,作物的卫士就多。如此,虫害得到控制,作物受到保护,一个相克相生的生态系统就形成了。

  8月8日,周日,记者跟随李文来到农场。豆苗已经过膝,其间杂草丛生,也更高更旺盛。工作人员正在艰难地锄草。人工锄草,几乎是李文对这片农场唯一的干预措施。雨大,草就长得快,锄掉一茬,十天八天又长起来一茬。

  便捷的除草方法也有,喷洒一遍除草剂,农田里就寸草不生。但,那是李文坚决排斥的。她还坚持不施化肥,甚至农家肥也不用。作物的肥料,是豆饼、牡丹籽饼肥等。附近养殖户想送给她一些鸡粪、猪粪当肥料,被她拒绝。理由是,粪便里有残留的抗生素等。

  坚守 卖了房子,负债守望农场的下一个十年

  不施化肥、不喷农药、不用除草剂,李文按其心中最理想的标准来管理这片农场,来守望这片生态田。代价是任何作物都无法奢求高产,哪怕是一般产量也达不到。

  在聊城,正常小麦的亩产量已超500公斤。而在以诺家庭农场,小麦亩产量正常是150公斤左右,少则100公斤。

  2018年,因为没有浇上水,26亩麦田仅收获1000公斤小麦。不仅产量低,成本还高。小麦的市场价每公斤2元多,在这里小麦每公斤20元,刚够成本;蔬菜每公斤不低于7元,也不赚钱……十年来,李文和丈夫埋首于生态农场的理想里,不喜算计得失,不善经营推销。

  生态农场里产出的农产品,多是靠亲友的口碑相传,“吃了都说好”。但经营的压力是他们挥之不去的忧,十年来一直在赔钱经营,负债坚守。

  “去年,我们把一套140平方米的房子卖了,投入到农场上。”李文说,其间,她几次面临资金链的断裂,多亏亲友接济才坚持下来。

  2015年,是李文最艰难的一年。“这是一片生态宝地啊,一定要保护好!”聊城大学美术与设计学院副教授赵勇豪给了李文极大的鼓励,并写下《300斤有信仰的麦子》一文推介其农场。

  “要不是因为这些人的鼓励,我那年可能就放弃了!”李文说。让她坚持下去的理由,还有很多。如,身边的亲友、会员已经对农场形成依赖,是她忠实的客户;还有一些作物或蔬菜有了长期的订单,成为养生食材;牡丹油使用的人群越来越广,用途越来越广,还即将走出国门……

  李文说,她崇尚简朴的生活,热爱大自然。很多关于生态、自然、人文的书籍影响了她,如《沙乡年鉴》《荒漠乐园》《四千年农夫》《聊城风物记》《寂静的春天》等。她说,过去的十年,这片生态农场长成了她喜欢的样子。因此,她将继续守望着它,看它下一个十年的模样。

【责任编辑:赵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