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生 > 正能量

全国公安英模吕章义的“三个家”

全国公安英模吕章义的“三个家”

来源:聊城晚报发布时间:2021-10-20 14:50:19

  文/图 本报记者 赵艳君

  老家,小家,看守所。

  这是吕章义的“三个家”,也是他这辈子心里最惦记的三个地方,而他的生活也理所当然地过成了简单到极致的“三点一线”。

  9月18日,莘县公安局监管大队三级高级警长吕章义,从全市公安机关表彰大会上捧回“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雄模范”奖章和证书,让他的书橱又增色不少。

  55岁的吕章义说,它们很轻,但它们也很重。

  一句看似矛盾却颇有深意的话,背后究竟隐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

(晚报人物约稿)全国公安英模吕章义的“三(2082407)-20211020145227.jpg

吕章义喜欢在看守所大院走走,标牌上有灰尘,随手就擦一擦。

  母亲因病去世

  他未能见老人最后一面

  母亲离世那天,吕章义侥幸地认为,无论怎样,母亲都会等他见最后一面。没想到,当他和同事交接好工作赶回老家时,老人已经“走了”。

  这成了吕章义一辈子的遗憾,以至于每次提及母亲,年近六旬的他依然禁不住泪水涟涟。也正因为这样,如今87岁的老父亲成了他最深的牵挂。

  从1989年初入警营,吕章义至今在莘县看守所工作了32个春秋。因为工作的特殊性,从踏进看守所大门的那天起,他就注定要亏欠家人。

  9月29日那天,吕章义把“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雄模范”奖章和证书摆在客厅的茶几上,笑呵呵地对坐在身旁的妻子说,这是自己“含金量”最高的荣誉,但它们属于妻子。

  吕章义说,这么多年,这个家的老老小小,都靠妻子一个人在照顾。

  事实上,虽然他很少照管孩子,但吕章义的儿子却相当优秀。供职于北京某国企,有个幸福美满的家庭。提及儿子,他言语之间有愧疚,但更多的还是骄傲和自豪。

  吕章义记得,儿子读初中时曾有一篇征文发表于校报,文章的题目是《爸爸,我想对你说》。每天早出晚归,甚至不归的他,起先并不知情,在接到儿子老师的电话时,他才明白孩子的懂事与深情。

  在这篇征文中,儿子理解吕章义忙于工作从不接送自己,但孩子同时期待,遇有风霜雨雪的天气,“爸爸可以突然出现在面前,接我一次”。

  说到这里,吕章义又红了眼眶。

(晚报人物约稿)全国公安英模吕章义的“三(2082403)-20211020145233.jpg

吕章义说,荣誉背后是妻子默默无闻的付出和支持。

  大病初愈来不及多休息

  进所值守100多天未回家

  吕章义和儿子的关系非同寻常,他们是父子,也是挚友。

  2019年10月,吕章义的心脏出了大问题。那一次,他因手术过程中突发股动脉大出血,导致失血性休克,在医院重症监护室待了整整8天。如今回忆起来,他竟然还笑着说,差点没闯过那一关。

  他的心脏疾病到底严重到什么程度?当时,吕章义的主治医生用了一个形象的比喻,说清楚了所有问题——把他的心血管比作长江、黄河和淮河的话,长江、黄河几乎被堵死,只剩淮河勉强流动着。

  原因是什么?医生说,答案很简单,无非就是长期熬夜加上精神压力过大。

  吕章义说,他能够挺过这道鬼门关,得益于儿子给自己带来的战胜疾病的信心和勇气,当然,这其中也有亲朋好友的关心关爱以及亲密战友的鼓劲加油。

  2020年春节,疫情蔓延全国,此时,吕章义刚出院不久,算是大病初愈,可是,疫情来势汹汹,看守所又是一个相当特殊的地方,他怎么可能安心地在家休息?

  简单收拾了几件衣服后,他带着一堆药,在大年初一那天直接去了看守所。这一走,就是4个多月。

  监所一旦出现意外,后果不堪设想。那100多天的时间,吕章义始终绷着这根弦。原本枯燥无味的监管工作,在这个时候更让人备感煎熬。实在稳不住神时,他就去办公楼前的小花园走走,脑子里想的却是监区里每一位在押人员的情绪。

  事实证明,他的担心并不多余。

  在押人员吴前(化名)因疫情封闭不能与律师和家人见面,精神极度失常,扬言绝食、自杀。吕章义一边和其谈心谈话,一边联系律师,进行网上远程会见。十几天后,难题迎刃而解。

  以行动教化在押人员

  看守所连续20年零事故

  对看守所倾注了诸多心血,对吕章义来说,意味着什么?他说,这个过程就像一位父亲陪伴自己的孩子慢慢长大。

  9月29日,走在看守所院子里,吕章义说,他闭着眼就可以毫不费力地走遍院子的每个角落。毕竟,32年的光阴可以将很多人、很多东西装进心里。

  从看守所医生到监管大队三级高级警长,吕章义一路见证了太多变化。“牢头狱霸”不复存在,监区在押人员开始相互扶持,相互鼓励,他知道,这个暖心转变的背后,是团队中每一位看守民警的努力和付出。

  吕章义记得,自己还是看守所医生时的一个除夕夜,女性在押人员马华(化名)患重感冒高烧39摄氏度。送医院诊治后,遵医嘱返回看守所输液治疗。

  因其身体较胖,吕章义几次扎针都未能成功。无奈之下,他把在医院工作的妻子找来帮忙,还给马华带去热腾腾的饺子。一连忙活了5天,夫妻俩算是在看守所过了个“团圆年”。

  莘县看守所民警张玉强记得,在押人员董会(化名)被判无期徒刑后,面对年迈的母亲及妻儿,思想压力很大。得知情况后,吕章义安排民警将其家人接到看守所,让他们一家人团聚,并为这家人照了一张合影。临别时,董会长跪不起,声泪俱下。

  这样的事情,其实还有许多。最让吕章义欣慰的,是自己获评山东省“我最喜爱的十佳人民警察”时,那位上台为他颁奖的小伙子。

  这个小伙子曾经是莘县看守所在押人员,当时,他是一名即将高考的学生,只因和同学发生口角,将同学从高处推落,被采取强制措施。

  见他真心悔过后,吕章义专门找来教材书籍,陪他复习,目送他走上考场。让所有看守所民警欣慰的是,这个孩子最终以优异的成绩被省内名校录取。

  每当想起这些人,吕章义说,自己的成就不是橱窗内堆放的上百件国家级、省市级的荣誉证书,而是莘县看守所实现连续20年安全零事故、零违纪的真实成绩;是他带领民警让莘县看守所从一个后进所跨入了全省乃至全国的先进行列,并连续8年被公安部评为全国一级看守所的事实。

  然而,让在押人员被感化后重新融入社会,过上幸福生活,才是他终其一生想要的安慰。

【责任编辑:李太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