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教 > 旅游

锅市街:在古老中孕育荣光与希望

锅市街:在古老中孕育荣光与希望

来源:聊城晚报发布时间:2021-11-30 11:10:51

  开栏语

  与历史促膝相谈,让文化倾情诉说。“百万+探寻聊城文旅之美——临清胡同游”采访团走进临清,用独特的视角探寻临清胡同之美。

  临清因运河而生,因运河而兴。这里自古就有“繁华压两京”“富庶甲齐郡”的美誉。临清古城是一座丰富的文化宝藏,现存的古街巷记录着临清的历史变迁,承载着人们对运河风情的无限遐想。它们是临清历史文化的活化石,藏着数不清的趣闻掌故,承载着临清的独特之美。老胡同串起了时间和空间,融入到临清的灵魂,为这座有诗有远方、有梦有生活的文化之城增添了灵动和韵味。

  本次融媒采访,将以全新视角,完美呈现烟火胡同独特文化和魅力,以飨读者。

  文/图 赵琦

  锅市街,位于临清西部的老城区,是临清中洲古城里的一条南北主要干道。它北起天桥,南与马市街相连,长约460米。锅市街中间为青碗市口,与考棚街、竹竿巷、耳朵眼胡同、箍桶巷等相连相通。锅市街大致形成于明初,因锅市而得名。这里承载着历史文化,也藏着很多烟火故事。行走在这条老街上,那些历久弥新的城市记忆,不断从深深的庭院激荡而来。

(晚报胡同游)锅市街:古老中孕育荣光与希(2196201)-20211130085645.jpg

  古街巷见证运河盛景

  临清是漕运咽喉,是大运河岸边的第一大码头。据明史记载,万历年间,临清四方商贾,多于居民者十倍。当时的临清外来商户有的加入临清商籍,有的临时占籍经商,他们在临清经商少则数载,多则数十载。大量的外来人口的入住,使得锅碗瓢勺等日常必需品需求量不断增加。所以,当时的临清就出现了专卖家什的市场,比如锅市、碗市等。卖锅的市场所在的街巷就叫锅市街。

  明代,临清锅市所卖的铁锅多以广东铁锅和无锡铁锅为主,本地的铁锅极少。据乾隆《临清州志》记载:“锅市店在天桥南,后移工部厂街,自广路不通,民家多以无锡铁锅充用……无锡锅自南船带来。”

  清末、民国至临清解放,锅市街不再以卖锅为主,街上的商铺、店家与卖锅已经没有一点联系,锅市街较大的商铺有大昌布庄、万香斋点心铺、山成玉银号等。当时的店铺可谓鳞次栉比,街上游人如织。

  据临清胡同游发起人刘英顺介绍,当年锅市街是一条宽3米左右的窄巷子,街两边的店铺前都有苇席做的凉棚,每到夏天,凉棚会从这一边的房檐搭到对面的房檐上,冬季便会将苇席卷起来处于房檐下。1966年,受邢台大地震的影响,锅市街两边的商铺有不同程度的倒塌。临清市在修葺商户房屋时,将路东的铺子向后推了三四米,现在的锅市街路面宽度近8米。

  老手艺承载悠长文韵

  道光年间,礼服呢布鞋制作技艺由天津、北京一带传入临清,是一项具有鲜明运河文化特色的传统手工技艺。

  从青碗市口向北50米左右,是百年老字号“腾通鞋铺”,嵌着鎏金大字“东盛隆”的匾额高高挂起,门前的一张板凳上搁着几双礼服呢布鞋。细看布鞋上的手艺活儿,外地人总会不约而同推开面前那扇虚掩的门,走进去看看是否真的有做出这样精细活的手艺人。

  十余平方米的小屋内摆满了各种用料和用具,店铺的主人张东国、王立珍夫妇正在劳作,两人制作的礼服呢皮底布鞋是牛皮鞋底、礼服呢鞋面,穿着可以养脚健体。

(晚报胡同游)锅市街:古老中孕育荣光与希(2196193)-20211130085520.jpg

张东国在制作礼服呢皮底布鞋

  两人每天有说有笑,更多时候在一臂之隔的地方干着手上的活儿。张东国负责上堂底,王立珍做针线活,就这样两人走过了20多年。

  “礼服呢布鞋制作技艺已经传了四代了,是老伴儿下岗后从娘家哥哥那里学来的这门手艺。”王立珍说,“原本这条街上乃至临清有很多鞋铺,但是因为做鞋费功夫,一天才做四五双,再加上受到机器生产的冲击,很多人都不干了。”这么多年下来,这家小店的生意还不错。“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张东国说,“经常会有顾客慕名找来,还有要批量生产的,这是大家伙对我们两口子的认可。”

  锅市街上,还坐落着几家制作竹器的铺子。商户将各类竹器制品挂在门口,为小街平添了些许淡雅古朴。

  临清的竹器制作技艺,始于明清时期。当时,诸多南方客商将大批毛竹、箭竹以及竹制品,通过大运河贩运到北方,临清的广济桥码头(现竹竿巷街西头)就是其中一个重要的集散点。当时由于竹竿巷狭长,不便于马车通行,很多商户搬到了出行更方便的锅市街。

  锅市街中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刘家的酒篓,张家的缸帽”,说的是刘家的竹编酒篓和张家的竹编缸帽,当时远近闻名。张家竹器制作技艺已传承百余年,第四代传承人张春生已年逾七旬,是从事这项技艺时间最长的手艺人。两年前,张春生生了一场大病,竹器是编不了了,但让他欣慰的是,女儿女婿还坚守着这门手艺。在他们的手中,竹篮、竹篓、竹筐等日常用品与小花车、竹蜻蜓、竹呼哨等竹制玩具还在延续着新生命。

(晚报胡同游)锅市街:古老中孕育荣光与希(2196191)-20211130085547.jpg

刘英顺展示笼箩制品

  细小竹条承载着悠长文韵,慢慢地张家人不再只将竹器当作实用品,更把它当作工艺品来制作。2020年,随着临清竹器制作技艺被列入市级非遗,张家的竹器制品迎来“墙外香”,多次参加了省内外的展销会和博览会。

  刘英顺说,锅市街中段路西还曾经坐落着一家衡达秤铺。辞世的陆绍云老人曾是临清杆秤业有名的老手艺人,耄耋之年的他耳不聋眼不花,做刻度、铆星等做细活时也不用戴花镜。

  旧情怀饱含生活希冀

  旧书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文化,老街中的旧书屋于一座现代化的都市而言,更像是人的精神故土。

  沿着锅市街往深处走,一家名叫“羽博书屋”的旧书屋便向你敞开怀抱。十几年的岁月温柔流过,这间旧书屋成了老人陈百泉的“老友”。老人年轻时是一个文艺青年,喜欢看看书、唱唱戏,这样的生活一过就是数十年。旧书屋中的书大部分还是老人年轻时买的,也有部分是后来收购的。

  与其说老人是观察者,倒不如说他是守望者。老人每天会准时打开屋门,挪动椅子到墙下,静静地看着人群与车流在锅市街走近走远,他的眼神波澜不惊,仿佛已经拨开了流动的城市脉络。老人说,自己对这条街太熟悉了,尽管每天都有不同的人来到锅市街、旧书屋,但自己一眼就能分辨出他是不是街上的人。

  其实,与许多城市书店的命运相似,这间坐落在街巷深处的旧书屋同样无法为老人带来哪怕是微薄的收益。“开旧书屋是没钱赚的,只是因为情怀。”老人坦言,“很多人只是在这里走走停停,很少有人会买书,但只要我还在,这个旧书屋就会在。”或许他自己并不知道,这间旧书屋已成为很多人的深刻记忆,也会让怀着文学梦想的青年们在其中得到精神希冀。

  夕阳西下,当余晖洒在老人身上,洒在街上的每一个角落时,车水马龙的声音仍不绝于耳,仿佛这就是城市的呼吸声,而胡同中的人也在以不同的姿态迎接下一个日出的到来。

【责任编辑:李太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