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教 > 旅游

临清胡同游|箍桶巷:婚俗和工匠文化浸润的古街巷

临清胡同游|箍桶巷:婚俗和工匠文化浸润的古街巷

来源:聊城日报发布时间:2021-12-21 09:38:19

WB0320211221C.jpg

  箍桶巷:婚俗和工匠文化浸润的古街巷

  文/图 本报记者 陈金路

  “叮叮当当”五六百年,从临清箍桶巷“资意号”“振兴号”“宝森号”等众多木作铺里传出的阵阵乐章,续写着历史,续写着文化。尤其腰扎围裙,又锯又敲的老手艺人上演的一个个绝活,以及别样的婚俗,让这条街巷独具风情。尽管近几十年来这种“叮当”声渐渐沉寂,但老街巷的文化和韵味依然浓烈,让人难以割舍,挥之不去。

  漂来的婚俗成就箍桶巷

  箍桶巷,东西走向,长190余米,它西连白布巷,东连粜米巷、琵瑟巷、公馆街,西首与元宝街和大运河相连。它形成于明初,因街巷里多为箍桶作坊而得名。这条胡同西宽东窄,最宽处4米,最窄处不到3米。

(临清胡同游)箍桶巷:婚俗和工匠文化浸润(2247546)-20211221090928.jpg

  箍桶巷

  至于箍桶巷是如何形成的,12月13日,临清民间文化专家刘英顺说,女孩出嫁时,娘家人陪送马桶,很多人没有听说过,而在临清,这是一种婚俗,并且它与箍桶巷的形成有着密切联系。

  1289年,元朝开挖会通河,大运河南北畅通,四方商人和游宦侨商遂落户居漕运要冲的临清,江南女孩出嫁陪送马桶的风俗也慢慢融进了临清婚俗中。刘英顺说,临清至今还流行着一句结婚俗语:“子孙马子、长命灯”。子孙马子,也有称子孙码子的,马子即“马桶”。按当时临清的婚俗,女儿出嫁时,娘家要陪送一大一小两个马桶,摞到一块。大马桶用来接生孩子,小马桶当尿盆。基于这一民俗,致使箍桶巷的木器作坊有着很大的销售市场。

  后来由于塑料、金属制品的兴起,木桶逐渐退出了人们的生活舞台,陪送马桶演变为陪送尿盆或痰盂。现如今,临清市民多数住进了楼房,生活中再也用不着尿盆、痰盂了,所以,有不少人家将嫁妆中的一对尿盆,又演变成了一对“纸篓”。

  此外,漕运的兴盛,也促进了箍桶巷的形成。明朝永乐三年,明王朝在临清设置卫河船厂,轮值工匠和驻留匠人落户临清。嘉靖年间,卫河船厂裁撤,一大批修船的水木匠落户临清。刘英顺说,水木匠落户临清后,他们为了生计转为圆活木匠,专做木盆、木桶、锅盖、笼头、笼屉等圆活,这些圆活木匠,逐渐聚集到一条街巷里。明朝宣德年间,这条街就被人们称之为箍桶巷。

(临清胡同游)箍桶巷:婚俗和工匠文化浸润(2247550)-20211221091237.jpg

  箍桶巷

  明朝万历年间,每年过大运河临清闸的漕船16万余只。临河的箍桶巷圆活木匠铺为漕船及水上人家的生活提供了木桶、木筲、木水缸、木饭盆等大批木制必需品。

  众多木匠铺玩转老手艺

  明清以来,临清木匠分大木匠、细木匠、水木匠。刘英顺讲起当年的木匠头头是道,他说,细木匠又分牙活木匠、圆活木匠、方活木匠。做木桶、锅盖的木匠被称为圆活木匠。临清箍桶巷里的圆活木器铺,又分板活木器铺和桶活木器铺。所谓板活木匠主要做圆木锅盖、笼头、笼屉等,而桶活木匠主做木桶、木盆、木筲等。

  临清木匠行里特别讲究师徒传承。“一年看,二年帮,三年学”是学木匠的规矩。也就是说,徒弟想学木匠手艺,第一年要帮师父家看孩子、扫地、倒尿盆等,干一些家务和铺子里的杂务,只在空闲时间里看师父、师兄们做活。第二年,才让在前面的店铺里帮师父、师兄打个下手,打个线、锯块板等。第三年,师父才让动手学活。在临清木匠行里,有句老俗语:“聪明人一看就会、明白人一学就会、傻子手把手教都不会”。临清人还将木匠称为干“木作活”的,这个“作”就有创新、创作的意思。当年临清有名气的木器铺都在做出的木活上留有记号,懂行的人一看就知道是谁家的木活。

  新中国成立初期,临清箍桶巷尚有60多家圆活木匠作坊,其中圆活做得最好的有徐家、赵家、侯家、王家、杨家。临清箍桶巷圆活木匠铺商号,有肖家的“资意号”,田二麻子家的“振兴号”,韩宝珠家的“宝森号”,田凤江家的“振兴永”,赵建清家的“万圆恒”,范家的“瑞祥”等。其中,赵长海家和侯凤起家的板活最好;桶活最好的是杨万昌家。

  临清箍桶圆活木匠的操作流程大致分为:“选料”“晾料”“下料”“合缝”“上箍”。合缝是最关键的一道工序,木桶漏不漏水,全看合缝合得严不严密。上箍是成形的关键步骤,也是桶活技艺最要紧的工序。

  在临清箍桶巷,以前几乎家家户户做箍桶,“叮叮当当”声是这个街巷最明显的特点。在刘英顺的印象里,前几年,他的几个朋友还在箍桶巷做箍桶,做出来成本就100多元,关键是做出来也没人买了。现如今,在箍桶巷里已经找不到做木桶的人了。

  老街巷里的幸福生活

  在箍桶巷,从西向东,最先映入眼帘的是肖家的“资意号”,现在肖家的老房子里已是人去屋空,铁将军把门。再往东、往南、往西走,唐家大院隐藏在弯曲的小胡同里,成了这个街上唯一留下的百年老瓦房。只见这座老房子顶上满是枯草,不过,老房子用的木料很好,房脊上隐现的砖雕,仍能透露出唐家当年殷实的家境。据说,唐家当年做粮行、花行、杂货行生意。

(临清胡同游)箍桶巷:婚俗和工匠文化浸润(2247544)-20211221085904.jpg

  刘英顺在介绍唐家大院

  坐落在箍桶巷中段路北的,曾经是临清最大最有名的李家“耀星漆店”,始于清同治年间,兴盛于民国时期。李家第二代传人李滨州,大漆绘画技艺堪称一绝,漆画漆雕技艺名冠中外。在箍桶巷旁边有一座公输子祠,它曾经是临清木匠、瓦匠、石匠业行会活动场所,每年农历七月初七(鲁班的生辰)和腊月廿日(鲁班的忌辰),全临清州的木匠们来这里聚会,行会请来戏班子唱戏、聚餐、交流技艺。

  箍桶巷老居民马福全66岁了,尽管祖辈不做木桶,但他是巷子里的老住户。在马福全的记忆里,当时街上做木桶的、买木桶的很多,巷子里人来人往。82岁的臧素英也是箍桶巷的老住户,年轻时,她也见证了这条巷子的热闹景象。“在老街上住,女儿每天都来照顾,感到很幸福。”臧素英说。

(临清胡同游)箍桶巷:婚俗和工匠文化浸润(2247542)-20211221085952.jpg

  臧素英在回忆箍桶巷当年的繁忙景象

  66岁的贾文兴也是箍桶巷的老住户,贾文兴的爷爷、父亲等一家8口曾住在箍桶巷,他父亲早前就在箍桶巷做铁箍。现在其妻儿都搬进了楼房,只有他自己割舍不下对老巷子的情感,一直住在这里,还养着一条狗与自己为伴,他经常牵着狗出来逛逛。贾文兴说,在老街巷里住很舒服、很自由,也接地气。从贾文兴的笑声里,人们能读懂他脸上的幸福感。

【责任编辑:李太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