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教 > 旅游

临清胡同游丨鸽子桥胡同 名字里有故事 胡同里出“武训”

临清胡同游丨鸽子桥胡同 名字里有故事 胡同里出“武训”

来源:聊城晚报发布时间:2022-09-23 09:31:53

文/图 本报记者 陈金路

临清鸽子桥胡同是一条南北走向的胡同,北通月径桥,南通官驿街,西连晏公庙胡同,长60余米,因鸽子桥而得名。

“这个胡同弯弯曲曲的,曾住着大户——清朝秀才王丕显。王丕显是临清武训义塾第一任校长,人称‘武训第二’。”临清胡同游发起人刘英顺说。

230920570728.jpg

王丕显生前的老院落西屋房檐

鸽子桥有一段正能量传说

说起鸽子桥胡同,绕不开鸽子桥的故事。

临清会通河上的这座砖石拱桥,因起初常有人在此相聚凭栏赏月,故名月径桥。为何月径桥后来被人们称为鸽子桥呢?是因为一个正能量的传说。

当年的月径桥上人来轿往、桥下舟船穿梭,是个热闹地方。桥南馆驿街西首有处“清源水驿”,是专门接待督理漕运官吏下榻歇息的处所。水驿车轿进出,门庭若市,为应酬繁事杂活,光杂役就雇了百余人,其中有个小杂役,十多岁,姓柳,名水生。

水生祖籍浙江杭州,生在船上,长在船上,长年随父母南北漂泊、船上为家。一次汛期载货行船,偶遇大漩涡,父母双双葬身水中,幸亏水生身背“救命葫芦”才保住性命。水生沿路乞讨至临清,被“清源水驿”收留,当了小杂役。

隆冬的一天,水生冒着刺骨寒风去河边挑水,将冰凌上两只冻僵了的白鸽揣进怀里,想找个地方埋了它们。未曾想,两只白鸽竟奇迹般活了过来。此后,两只白鸽跟随水生,形影不离。

清朝顺治十六年(1659年)秋季的一天,临清运河上驶来一支八旗子弟漕运贡粮的船队。这些八旗子弟不仅喜欢玩鹰斗鸡,还喜欢玩鸽子。一天,水生正在喂鸽子,被八旗子弟瞧见了。他们一边放飞鸽子,一边对水生冷嘲热讽。此时,水生的两只白鸽“鹞鹰翻身”扶摇直上,飞上蓝天。八旗子弟中有人发现,两只白鸽是一对极珍贵的鸽种“白鹭鸶”。于是,八旗子弟从水生手里抢夺两只白鸽。水生不给,被打得气绝身亡。两只“白鹭鸶”发现主人被打死,便叼起灯头焾扔到八旗子弟的船队帐篷上,不长时间,76条漕船全都燃起熊熊大火。

为了纪念水生,养鸽子的人家纷纷把鸽笼汇集到月径桥上,一声“起盘放飞”,成千上万只鸽子飞上蓝天,鸽哨声响彻云霄。人们念“白鹭鸶”对主人一腔忠义、情笃意厚,赞其“举世嘉鸽”,遂把月径桥改名为鸽子桥。

230921120705.jpg

老居民宋雳文(左)与刘英顺(右)聊胡同的故事

武训曾聘请胡同贡生教书

明清时期,临清花鸟鸽子市场在大桥(鹊桥)附近,清末迁徙至月径桥附近。鸽子桥胡同老居民、78岁的宋雳文说,鸽子桥胡同向西行,曾是卖鸽子和鸡的市场,向北有卖羊的,还有卖鸡蛋、饸子和炸糕的,现在还有部分临清人将赶集称为“赶桥”。

1893年,武训捐出行乞之资在临清御史巷买了一处房宅,后修理添造、扩充发展,学舍于1895年落成。这是武训亲自创办的第3所义塾,也是最后一所义塾。义塾建成之初,聘请贡生、原在天中阁私塾任教的王丕显为塾师。王丕显就住在鸽子桥胡同。

宋雳文说,有一次,王丕显先生回家午休。武训到学堂一看,一群学生没念书,在院子里打闹玩耍,便问:“怎么不念书?”孩子们说:“先生没来。”武训到了王丕显先生家里,一看王丕显正在睡觉,他就不声不响地跪在王丕显的床前等待。王丕显醒来睁眼一看,脸腾地红了,自知睡过了点。武训笑着说:“孩子等着教呢,孩子等着教呢……”王丕显赶紧下床,搀起武训,并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说:“武老先生,以后我再也不贪睡了。”自此,王丕显再也不午休了,并竭尽全力帮武训办学。

因其治学严谨,深为武训赏识,王丕显逐渐成为武训的左膀右臂。在王丕显的努力下,临清御史巷义塾发展得很快。

胡同里出了个“武训第二”

1896年,武训在御史巷义塾去世,王丕显遂秉承其修学遗志,往返于御史巷和鸽子桥胡同,竭力经营,逐渐扩充武训义塾。“每次经费拮据,他就四处奔走进行募捐,诚恳的话语打动不了别人,就给人磕头,就像武训一样。”刘英顺说。

据记载,经王丕显募捐的基金共有2.97729万大洋,铜元2046吊460文,购置学田385.65亩(1亩约合666.7平方米)。临清人都对他十分敬重,称他为“武训第二”。

1905年,清朝废除科举制度,开始推广学堂,武训义塾改称武训小学堂,王丕显任堂长。1912年,武训小学堂改为武训小学,王丕显任第一任校长,并亲自执教。1930年,王丕显年老体衰,就辞去了校长职务,改任学校的名誉校长兼学校董事。尽管年老多病,王丕显仍常拄着拐杖到校,亲自过问学校的业务。当时,王丕显月薪仅10元,却拿出6元捐给学校。仅1921年至1932年期间,就向学校捐款800多元。1933年,王丕显积劳成疾,与世长辞,享年65岁。百姓听说其去世的消息,无不深感痛惜。附近乡里百姓为王丕显竖立纪念碑,武训家族以“光我前人”匾额馈赠于学校。

王丕显秉承武训遗志,为办学竭尽全力,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成绩。据记载,王丕显肩承遗业、鞠躬尽瘁,学校更新、教育振兴,学生数百、良师云集,基金及万、学田四顷,毕业于该校者千余人,人才蔚起,民智大开;升入大学者三四十名,为社会培养了众多人才。教育家何思源曾为其先后颁发“热心教育”“以德树人”的匾额;南京国民政府教育部部长朱家骅也为其颁发三等奖状,以示嘉奖。由此可见,称王丕显为“武训第二”并不为过。

“鸽子桥胡同中段路西的一处院子就是王丕显家的,王丕显生前建了抱厦西房和两边的耳房。现在王丕显的后人已不在这里住了,院子几经易主,现在的房主为马家。”宋雳文说。

【责任编辑:任玉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