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教 > 文化

文化·寻迹|永济县考略(一)百年古城今安在

文化·寻迹|永济县考略(一)百年古城今安在

来源:聊城晚报发布时间:2021-08-06 15:05:57

001-0002_副本.jpg

漳卫河冠县段 (安文龙 供图)

  文/图 张燕

  7月30日15时,受上游泄洪和台风“烟花”外围云系影响,漳卫河冠县段出现自1996年以来最大洪峰——峰值高达1100m3/s,水位飙升至40.24米,距离警戒水位仅0.63米。

  今漳卫河冠县段,系宋及后代政府疏浚部分永济渠故道而成。永济渠是隋唐运河的一段,由隋炀帝于大业四年(608年)主持开凿,后因唐末战乱缺乏治理,致使河道淤塞湮废。

  大历七年(772年)——永济渠通水164年后,时任魏博节度使田承嗣奏请唐政府,于永济渠东岸张桥行市置永济县。到宋熙宁五年(1072年)“废为镇”,永济县共计存世300年。

  张桥行市在何地?永济县四至何处?为何被废弃?典籍对此著录甚少。不过,民国至今,漳卫河沿岸陆续出土十余块墓志,这为厘清永济县地望、四至及废弃缘由提供了证据。

  “西并永济渠,故以为名”

  永济县的最早记载,见于李吉甫的《元和郡县图志》。“永济县,东北至州一百一十里。本汉贝邱县地,临清县之南偏,大历七年,田承嗣奏于张桥行市置,西井(并)永济渠,故以为名。”

  在李吉甫的著录中,张桥行市的位置,是判定永济渠地望的关键。但遗憾的是,此书及后世典籍均未言明其具体位置。因而,厘清永济渠走向,成了确定永济县地望的重要依凭。

  永济渠在冠县借用了屯氏古渎河道。《元和郡县图志》对此亦有记载:“汉武时,河决馆陶,分屯氏河,东北经贝州、冀州而入渤海。此渠盖屯氏古渎,隋氏修之,因名永济。”

  “屯氏河是黄河的支流。汉武帝时,黄河在馆陶县沙邱堰决口,分出屯氏河。608年,隋炀帝开凿永济渠冠县段时,正是借用了这条河道。”聊城市海源阁图书馆副研究员陈清义说。

  《元和郡县图志》中屯氏河流向,即隋唐永济渠北段经行路线。其始自冠县东古城镇(汉馆陶县治),向东北流经河北省邢台市清河县(唐贝州治所)、衡水市冀州区(唐冀州治所),而后东入渤海。

  又因永济县在“临清县之南偏”“西并永济渠”“东北至州一百一十里”。据此与永济渠流向推断,永济县的位置应在东古城镇与今河北省邢台市临西县(唐临清县治所)之间。

  在东古城镇与临西县之间,只有冠县北馆陶镇曾作为金、元、明、清四个王朝的馆陶县治繁华了七百余年。且北馆陶镇距离清河县近50公里,与“东北至州一百一十里”相吻合。

  772年,田承嗣为何奏请唐政府于此地设置永济县?聊城传统文化研究会馆陶古城专家委员会主任戴敬仁认为,地理位置是首要原因。“这里临近永济渠,交通便利,商贸畅通。”

  “金馆陶县即唐永济县故城”

001-001_副本.jpg

北馆陶故城西北角城墙

  在永济县设立1067年后,道光十五年(1835年)举人叶圭绶在山东游历时,曾到北馆陶镇实地调查,并在其著作《续山东考古录》中,首次提出“金馆陶县即唐永济县故城”。

  爬疏典籍可知,馆陶县曾二迁其址。初迁由东古城镇向北迁徙15公里,移治于北馆陶镇。第二次迁址发生在1955年,由北馆陶镇向西南迁移18公里,即今河北省馆陶县驻地。

  馆陶首迁年代,典籍中著录不一。《读史方舆纪要》有两说,一说“金人移于今治”,一说“五代时,移县于今治”。雍正本《馆陶县志》却称:“大业初,州废,北徙四十里,建今治为县。”

  馆陶县到底首迁于何年?解开这个扑朔迷离的问题,不能仅凭传世典籍的著疏,还需依赖出土文物的佐证。

  1987年,馆陶县柴堡镇萧屯村出土一方墓志《唐故清河郡左武卫大夫监察云麾将军左府君墓志铭》。墓志铭显示,墓主左用及夫人张氏死后,于“乾符四年岁次丁酉八月己巳朔十六日甲申,归窆于馆陶县北一十五里归德乡马固村薄村疃”。

  由墓志铭可知,今萧屯村在唐朝为归德乡马固村薄村疃,此村位于馆陶县北15里。今萧屯村距东古城镇恰好7.5公里,可见唐朝时馆陶县仍然在东古城镇,排除了隋大业迁址的可能。

  20世纪70年代以来,临清市烟店镇在王庄村开挖、挑浚长顺渠和尚潘干渠时,陆续发现四方家族墓志,即《孔昉夫妇墓志铭》《孔谦墓志铭》《孔立墓志铭》和《孔谨墓志铭》。

  四方墓志跨时65年,从后梁贞明五年(919年)一直延续到北宋太平兴国九年(984年)。四位墓主亡故后,均葬于“永济县柏社乡西林村先茔之次”。由此可见,五代至宋初,永济县依然存在,排除了馆陶县五代移治于此的可能。

  根据《读史方舆纪要》著疏和馆陶县、临清市出土墓志,基本可以判定馆陶县移治于北馆陶镇在金代。叶圭绶的考证“金馆陶县即唐永济县故城”,亦将永济县的地望指向了东古城镇。

  “永济县地望在北馆陶镇”

001-004.jpg

《唐故刘公墓志铭》拓片

  永济县地望的神秘面纱真正被揭开是在2010年。这年,馆陶县路桥乡王二厢村村民在村南砖厂起土时,偶然挖出一块墓志《唐故刘公墓志铭》。这块墓志的问世,填补了史书中关于“永济县地望在北馆陶镇”证据的不足。

  墓主刘筠卒于唐元和十五年(820年),与夫人司空氏合葬在“永济县西北二十里贾村原”。由墓志铭不难看出,今王二厢村在唐朝叫作贾村,此地位于永济县西北二十里。

  北馆陶镇在王二厢村东南,且距后者约10公里。这与墓志中所写“贾村在永济县西北二十里”相吻合。至此,“永济县地望在北馆陶镇”的说法得到了史书与出土文物的共同证实。

  如今,在北馆陶镇留存有两处古城址,一是位于镇政府驻地的北馆陶故城,一是位于北馆陶镇东南3公里萧城村内的萧城遗址。究竟哪座古城才是永济县存在了300年的县治呢?

  1995年至今,考古工作者对萧城遗址进行了多次调查、勘探,基本摸清了其文化内涵。“没有发现宫殿和房屋基址,与传统意义上的古城区别较大,更像是临时屯兵用。”陈清义说。这也就排除了萧城作为永济县故城的可能。

  “北馆陶故城的可能性更大。现在城墙东南角还保存有高8米的夯土。‘文革’前,城门和青砖城墙保存完好,后来全被破坏了。”冠县北馆陶镇党总支书记郭林章回忆道,他是当地有名的文史专家。

  民国《馆陶县志》记载了北馆陶故城初建的形制,“明成化三年丁亥,知县唐祯筑,周围五里,高二丈五尺,池深二丈阔如之,为门四,东曰丰乐,南曰明远,西曰临津,北曰通都”。

  当然,这里的馆陶县形制绝非唐永济县最初的模样,而是金代馆陶县迁治于此后,经历代政府数次兴修而成。作为中国历史上唯一一座以运河命名的古城,永济县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责任编辑:庞玉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