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教 > 文化

【聊收藏】汉代足印砖 宋代手印砖 历史留给聊城的待解之谜

【聊收藏】汉代足印砖 宋代手印砖 历史留给聊城的待解之谜

来源:聊城晚报发布时间:2021-08-10 10:10:15

_J7A3380.jpg

  文/图 本报记者 于新贵

  旧州洼,位于今聊城的东南隅,距光岳楼不足一舍之地。徐田村,坐落在旧州洼旧城址北端,村前是平整的田野。村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在耕种中辛苦着,也收获着。在耕种时,村民们发现田野里有很多陶片、青砖。在村民看来,这些东西并无特别之处,唯一让他们耿耿于怀的就是这些东西影响耕种。

  今年78岁的徐安振和其他村民不一样,他从几十年之前,就开始搜集这些陶片和青砖。在他家里到处摆放着各种陶器,俨然是一个藏品丰富的历史博物馆。

  徐安振在旧州洼收藏的古董有上千件之多,但尤为珍贵的是手足印痕的青砖,其中汉代足印砖极其罕见。

  蓦然现世,足印砖出于旧州洼

  旧州洼,作为古代聊城的城址之一,见证了从后晋、后汉、后周到北宋朝代更迭带来的战乱烽火。

  其实,在此之前,这里曾经是巢父陵,考古发现,从史前到秦汉,再到唐宋明清,每一时期的文明都曾在这里有所体现。

  徐安振家里收藏着大量的青砖,并在院子里用这些青砖砌起一堵墙,筑起了历史的“长城”。

  在徐安振收藏的青砖中,最惹人注目的是足印砖和手印砖。当初,徐安振在田野里捡到这些留有手足印记的青砖时,感到疑惑不解。但他认定这些青砖一定不是一般的青砖,古人在青砖上留下手足印记,一定隐藏着什么信息。

  徐安振发现,古人留下来的成人手足印记的青砖都是一砖一印,没有在一块砖上留下几个手足印痕的。手足印痕都留在青砖宽面上。印痕规规矩矩,实实在在,而且印痕很深。

  更多的时候,徐安振陷入不断猜测的迷茫中。这些青砖上留下的手足印痕,是刻意留下的,还是不经意间留下的?是当时制作青砖工匠留下的印痕,还是另有他人?这些青砖上的印痕到底隐藏着什么历史真相?

  经文物专家刘玉新初步鉴定,徐安振才知道自己收藏的足印砖为汉代青砖,手印砖为宋代青砖。但是,对于青砖上为什么留有手足印痕,众说纷纭,至今没有一个统一的答案。

_J7A3356.jpg

徐安振收藏的汉代足印砖和宋代手印砖

  疑云纷扰,手足印砖的真相

  据媒体报道,近些年来,有多地发现了手印砖。但是,足印砖在考古发掘中十分罕见。

  2016年,唐定陵发现500多座窑址,并且发现了大量手印砖。随后,陕西省考古人员又在“唐代最大规模砖瓦窑场”陕西富平桑园窑址发现了48座窑炉和大量手印砖,其中部分窑炉可能是唐开元年间为修缮遭受火灾的唐定陵需用的砖瓦而开。河南省永城也曾经发掘出宋代手印砖。另外,在山西、四川、江苏等地都曾经出土过手印砖。

  据考证,手印砖具有很深的历史渊源,手掌信仰可追溯到原始社会的手印岩画。这种手掌印并非无意留下的,而是有意的甚至精心印下的,五个手指印痕很深,连指节都很清楚,而手指间距均匀,明显是有意按下的。

  另据考证,手印砖始自于汉代,最初是把手印砖有意砌入居室墙体里,后来又发展到寺庙墙体里,最后又发展到墓葬砖墙里。手印砖与古人的思想观念密切相关,渊源于“阴阳五行观”,阴阳的观念到西汉时,被儒生们创造为“阴阳五行说”,这种观念在西汉中晚期大大盛行。作为人体重要器官的手掌被赋予新的意义。汉代人崇右,所以汉代手印砖上皆是右掌印。这种模式的形成,影响了后世手印砖的造型。这种手印砖用在建筑中,古人认为有镇宅护主、辟邪驱魔的作用。

  关于手印砖,还有另外一种解释。古代烧制砖瓦的窑厂有官窑和民窑之分,其管理制度十分严格,凡官窑的产品,在砖坯进窑烧制之前,必须进行严格的检验,经验收合格的,官方要在砖坯上面印制字铭。这是一种特有的标记,好像是一种商标符号,具有官方的权威性、庄重性和荣耀性。但是,当时有严格的规定,民窑产品绝对不能制作字铭,不准仿冒官窑在砖上印字。民窑的老板们便想出一个办法,那就是在砖坯上按手印,通过按手印,可以检验砖泥的质量。

  历经千年之后,品项完整的古代手印砖并不多见,也因此,手印砖成为收藏者的追崇之物。

  徐安振收藏的手印砖和足印砖是左手掌和左足掌,而其他地方出土的手足印青砖都是右侧手足,这让徐安振收藏的手足印砖更为扑朔迷离。

  毋庸置疑,徐安振收藏的汉代足印砖和宋代手印砖一定记载着很多历史信息,只是我们还没有读懂它。

  一脉相承,临清贡砖的款铭

  “临清的贡砖,北京的城,紫禁城上有临清。”

  北京故宫、天坛、地坛、日坛、月坛、各城门楼、钟鼓楼、文庙、国子监及各王府营建中所用的临清贡砖比比皆是,可以说,“敲之有声,断之无孔,坚硬茁实,不碱不蚀”的临清贡砖筑就了明清两代的京城。

  我们不难发现,临清贡砖一侧多数戳印款铭,款铭格式、内容一致,长方形单线框内单行楷书,内容有纪年、窑户及作头姓名。比如明代砖上刻有“天启五年上厂窑户王甸作头张义造”。清代砖刻有“康熙拾伍年临清窑户孟守科作头岩守才造”“乾隆九年临清砖窑户孟守科作头崔振先造”“道光十年临砖程窑作头崔贵造”等。

  临清贡砖上的款铭正是用来督造质量的重要手段,一旦出现质量问题,便会根据青砖上款铭追究窑户和作头的责任。正如如今超市的蔬菜都有“追溯码”,如果出现了问题,凭借“追溯码”就可以准确无误地追究责任。

  临清贡砖也许会给我们带来拨开手足印青砖历史疑云的可能,历史真相也一定会告诉我们曾经的聊城模样。

【责任编辑:任玉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