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教 > 文化

英国阿美士德使团眼中的聊城运河

英国阿美士德使团眼中的聊城运河

来源:聊城晚报发布时间:2021-08-10 10:48:52

  □胡梦飞

  第一次鸦片战争爆发前,英国曾两次派遣外交使节团来中国访问,一次是1793年的马戛尔尼使团,另一次就是1816年的阿美士德使团。嘉庆二十一年(1816年),英国政府派阿美士德勋爵率使团再次来华。由于在觐见嘉庆皇帝的礼仪问题上,双方产生了分歧,最终清政府取消了觐见,但准许使团沿大运河南下旅行至广州。使团于1816年9月22日由临清进入聊城境内,至9月26日,由张秋到达济宁安山镇,共在聊城境内停留了5天。

  有关此次出使的经历和见闻,现在可以看到的主要有作为使团成员的亨利·埃利斯和克拉克·阿裨尔二人所撰写的旅行日志。亨利·埃利斯(Henry Ellis,1788-1855),英国外交官,作为阿美士德的秘书以及使团副使出使中国,并在回国后将私人日志出版,成为向英国介绍中国的早期著作之一。该书后入选《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编译丛刊》,由北京商务印书馆于2013年出版。克拉克·阿裨尔(Clarke abel,1780-1826),英国外科医生、博物学家,为使团的首席医官。他详细记录了历时两年的出使行程,最终形成了《中国旅行记》一书。该书入选《世界著名游记丛书》第3辑,由中国旅游出版社于2017年出版。

  这些有关聊城运河城镇、名胜古迹和风土民情的记载,对于我们了解和研究清代聊城运河文化具有重要价值。

001-000_d.jpg

临清舍利塔 胡梦飞供图

  有关临清舍利塔的记载

  9月22日中午12时,使团成员在15里外看到了临清舍利塔,亨利·埃利斯等人上岸参观,并且登上了塔顶。亨利·埃利斯在其日志中用大量篇幅对临清舍利塔的形制和外观做了记载:“塔为八角形,9层高,越向上越小。塔的基础和一层的大部分由斑状花岗岩修筑,其余部分用砖砌成,砖的表面上了釉。塔的外面刻着4个汉字,意思是佛的遗骨。由此来看,这座塔是祭祀佛的,名字叫‘舍利宝塔’。我们沿着一个环形楼梯拾级而上,一共有183阶。楼梯和墙角都是斑状花岗岩的,十分光亮。还有几块石板也是同样的石头,有人说它们是大理石,上了釉的砖也被称为陶瓷。除了某些楼层的平台以外,这座建筑维护得很好,是此种建筑形式中一个引人入胜的样本。每层的屋顶探出去将近两英尺,用雕花的木结构装潢得十分华丽,整体覆盖着铸铁或者钟铜。我估计塔的高度有140英尺,我们在塔顶上将整个临清城尽收眼底。城墙内有许多花园,花园多得甚至连房子都看不到了。宝塔附近有一座庙,里面有一尊镀金的巨大塑像。如果不是邻近的宝塔使之黯然失色的话,还是值得一游的。宝塔本身也有两尊塑像,一尊在一层,另一尊在最高一层,后者是用泥土烧制的。第三层的块石板上镌刻着铭文,说明宝塔是在明朝万历三十八年(1584年)修建的。从塔顶上看,城墙距这里似乎有两英里远。”

  克拉克·阿裨尔在其旅行日记中对临清舍利塔亦做了记载:“(9月)22日,船队停泊在临清塔旁。这座塔位于临清东北方1英里的地方,距大运河入口4英里。中国人称其为‘舍利宝塔’。这座宝塔自从马戛尔尼使团参观过之后,已经重修。……每一层都有八个窗子,与之相应的是宝塔的八个面。每层地面有两三英尺宽从塔身凸出来,形成供人行走的平台,又是下面一层隔间的顶子。柱顶楣梁和塔顶的外角用雕饰丰富的木头装饰着。墙上的壁龛摆放着佛像,但已经腐朽不堪了。塔的高度估计有120英尺。”

  有关运河水工设施的记载

  9月23日,使团一行离开临清,前往东昌府。亨利·埃利斯在其日志中对临清运河河道及相关机构和设施做了详细记载:“我们在天亮的时候离开停泊地,立即进入了一条水道。这条水道连接着另一条河流,其宽度足以让最大的船只通过。入河口由石头墩子构成,墩子上挖有凹槽,以安放水闸。在经过这个入口或者闸之后,河道折向北方,在到第二道闸的时候,就直维持着东南方向了。入口处的堤坝相当深,可以想象工程量必定十分巨大。……在城郊尽头附近,一个面向河道的大堂引起了我的注意,它里面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有一些衙门的徽记。这是管理河道治安的官员的衙门。这条水道名叫闸河,事实上是一条小河,在这条河上航行需要高超的驾驶技巧。”这里提到的“衙门”很有可能指的是临清运河钞关。

  山东运河沿岸地势高低悬殊,水流方向不同,须大量设置水闸以调控水量,故山东运河又有“闸河”之称。对于山东运河沿岸的水闸,使团日志中有着大量记载。从临清到东昌府的途中,亨利·埃利斯对自己看到的两处运河水闸做了详细记载:“随着我们前进,闸河的宽度常常会超过运河。在有些地方,还可以看到它新近溢出河堤所留下的痕迹。结合这条河经常性的弯曲迂回来看,让人感觉它还是一条自然状态的河流。我们经过了两处水闸,说明还是存在着限制河水水量的手段。”9月24日上午11时,使团一行抵达梁闸镇(今聊城市东昌府区梁水镇)。亨利·埃利斯记载:“每隔不远就能看到瞭望塔,这些塔修建得不错,塔顶有一名士兵在某些时间会敲锣,或者是表示敬意,或者是报告有船只到达。水闸两个墩子之间的宽度从16英尺到20英尺不等,较大的船需要特别注意才能在从中间通过时不受损坏。这些石墩的石工非常好,石材切割得很规整,体积很大。在有的地方,石墩的角上有一些奇形怪状的动物石雕。河水似乎最近刚刚流泄下来,因为有几个地方,树木都快要被河水漫过了。”

  克拉克·阿裨尔在其旅行日记中记载了船队在闸河上的航行情况:“(9月)23日,船队进入运河或称‘闸河’,河流的流向最初是向东,但逐渐又蜿蜒向南;关于这方面,在耶稣会士的地图上已经标出了有关的河道走向。刚进入闸河,河道很宽,但过了几英里,河面上就变得水流湍急,两岸的景物离得近了。24日,使团经过了几道船闸,运河的宽度常常缩小到22英尺;有时候,特使阁下的船甚至几乎无法通过,该船最大宽度大约19英尺。所有的船闸建筑,按照以前的作者们所说,都非常简单,是由在两岸的石墩一侧凿出的凹槽中滑动的厚木板构成的。”

  有关聊城运河城镇风貌的记载

  9月23日下午,使团一行抵达魏家湾。亨利·埃利斯在其日志中记载:“我们4点钟在魏家湾停泊过夜,这个地方房子很少,感觉只不过是一个旅行者歇脚的地方。不过,这里有两座庙,其中一座祭祀一些具有良好德行的人,这些具有良好德行的人似乎主要是女性。”

  亨利·埃利斯在其日志中记载:“9月24日,我们晚饭时到达了东昌府城,运河弯曲着从城郊穿过。我觉得这里的房子比我们见过的其他任何城市都更加规整,修建得也更好。我注意到庙宇的屋顶有些不同,拱起得更高,装饰也更多一些。……在这里,运河的堤岸矮下去了不少。当穿过城郊的水闸时,我们很好地看到了这座城分别向西面和北面伸展的两个侧面的面貌。城市矗立在运河左岸,城墙维护得很好,每隔一段就有一个很高的瞭望塔。有两幢圆锥形的多层建筑,或许是宝塔,和临清州的宝塔相比,它们的直径和高度比更大一些。城郊建立在一块高起的地方,这种微小的不同使得它不像一般的中国城镇那样无趣。运河的某些河段林木茂密,中间夹杂着一些庙宇和房子,确实十分漂亮。……东昌府是个第一等级的城市,人口众多,从各方面的记载来看,应该还是很值得一看的。”克拉克·阿裨尔在其旅行日记中记载:“(9月24日)傍晚,船队停泊在东昌府城外,这个城市以其高大的城门、方形塔以及城区面积大而著称。”

  9月25日,使团继续前行。亨利·埃利斯在其日志中记载:“太阳升起的时候,在东南方向看到了一道山脉,所有的人都怀着海上旅行之后对于高地的兴趣,把视线转向了它。自从我们离开通州以后,所看到的都是同一高度上的同一些事物,确实就像辽阔无际的海水一样乏味。现在的景色好多了,村庄坐落在更好的位置上,河岸上树木茂密,形态多种多样。”

  9月26日早上,使团一行抵达张秋镇。亨利·埃利斯在其日志中记载:“—直到早上3点,我们才到了张秋,在那里只停留了2个小时。纤夫们工作了20个小时,拉着我们走了90里。从建筑物的遗存来看,张秋在以前可能是一个比现在要重要得多的地方。张秋附近有一座有5个桥拱的平桥(如果可以这样称呼它们的话),其实它只不过是两个闸墩之间的通道。桥面的材料非常松散地放在一起,看来必须要经常更换。有几道水闸被堤坝完全封了起来。不过,我倾向于认为这种情况的出现并不是由于疏忽,而应该是一种设计。在过去的30英里中,水道更为整齐,水闸间距也更小,都说明在这里要比临清一带付出更多的劳动,才能保证船只顺利航行。”

  胡梦飞 1985年生人,男,山东临沂人,历史学博士,聊城大学运河研究院副教授,研究方向为明清史和运河文化史。

【责任编辑:任玉伟】

安装掌中聊城手机客户端今日聊城


版权与免责声明:聊城新闻网是聊城日报社所属《聊城日报》、《聊城晚报》刊登新闻及其他作品的唯一授权使用单位,上述作品电子版的版权均为聊城日报社所有,严禁任何网站擅自转载或盗用。任何网站转载聊城新闻网作品,需事先征得本网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聊城新闻网,作者□□□”等字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