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教 > 文化

醉心收藏古陶瓷二十年,王桂华期待藏品回归社会

醉心收藏古陶瓷二十年,王桂华期待藏品回归社会

来源:聊城晚报发布时间:2021-08-17 10:01:58

1.jpg

王桂华介绍他的藏品

   文/图 本报记者 孙克峰

  “这些东西不属于我个人,我只是收集人,希望能够建立古陶瓷博物馆,将藏品归还社会,让后人在精美的古陶瓷中感受中华文明。”8月4日上午,在冠县北环一处农家小院内,王桂华对记者说。

  王桂华,冠县政协退休职工,收藏古陶瓷20余年。他的藏品有大汶口文化时期的白陶双层口鬶,也有民国粉彩柳树黄莺罐,数量超过200件,时间跨度超过5000年。

2_副本.jpg

王桂华的藏品

         二十年收藏中感受五千年文明

  “那是2000年的时候,北京的一位朋友来冠县考察古陶瓷,在他的影响下我喜欢上了古陶瓷收藏。”王桂华说。

  从此王桂华开始深入学习古陶瓷知识,查阅陶瓷资料、看讲座、逛博物馆成为他工作之余的一项重要生活内容,对陶瓷相关知识的积累也越来越多。

  不过,正如所有进入收藏行业的人一样,刚入行时都会走一段弯路,交一些“学费”,王桂华也不例外,但说起这些他只是淡然一笑。

  聊城、济南、德州、邯郸等地的古玩市场是他经常光顾的地方,但他的很多藏品并非来源于此,而是直接从乡间收老货的人手中收来的,其中还有不少曲折的故事。

  2011年,一件汉代双色陶瓷马摆在王桂华面前,前施棕色釉,后施绿色釉,双目圆睁,双耳直立,头部略倾,前蹄一只站立,一只抬起前行,后尾上翘,造型优美,保存完整。王桂华说,这是件极为难得的珍品。

  这件藏品就是一个收老货的人带来的,不过对方的要价超过了王桂华当时的心理预期,他犹豫了一下没有收。但随后的日子里,王桂华总是割舍不下对双色马的牵挂。当他再次找到收老货的那个人时,双色马已被转手。

  “所幸,我认识这位藏友,找到人家做工作,又请客吃饭。这位藏友很豁达,按照原价把双色马转给我了。”王桂华说,现在这件藏品就静静地陈列在他的博物架上。

  不过,遗憾的事儿还是时有发生。2013年,王桂华在聊城铁塔古玩市场发现一盏玉灯,非常精致,但他把握不准其真正价值,回家后查阅了大量资料,来回折腾了四次。

  当他下定决心要入手,第五次找到那位摊主时,物品却被转手,而且入手的藏友无从查找。

  “收藏就是这样,有惊喜也有遗憾,但我确确实实从中学到了知识,从古陶瓷中感受到中华五千年文明的伟大,有这些收获也就足够了。”王桂华说。

         举办冠县首届古陶瓷精品展

  随着藏品的日渐丰富,王桂华心中有了一个想法,让文物活起来,融入生活、回归社会、服务人民,这也正契合了国家文物工作的发展方向。

  2019年,时值新中国成立70周年,在冠县政协文化文史和学习委员会工作的王桂华提出举办一个古陶瓷精品展,得到领导的大力支持。

  当年4月29日至5月5日,冠县首届古陶瓷精品展在冠县文化馆举办,展出的200多件藏品大部分是王桂华的,有生活用品,有祭祀用品,还有文房用品等。

  古陶瓷展览吸引了一批批游客前来参观,让参观者领略中国古陶瓷悠久而灿烂的发展历程,感受中华民族文化的博大精深,同时也让一大批专家眼一亮。

  展品中有王桂华收藏的一只宋代定州窑双鹿穿花蓝釉印花盘,盘心印双奔梅花鹿,折枝花果纹布满其间,图案清晰、胎精釉细,图案在蓝釉衬托下无比精美。

  定窑是我国宋代五大名窑之一,在今河北省曲阳县涧磁村及东、西燕川村一带,因其唐宋时期属定州管辖,故名定窑。北宋是定窑发展的鼎盛时期,制瓷技术有许多创造和进步。

  定窑产品以白瓷为主,也烧制其他品种,如黑瓷、紫釉、绿釉等,都是在白瓷胎上,罩高温色釉,但没有烧制蓝釉的记载,定窑窑址亦未发现相关瓷片。

  “当时参观展览的专家就说,这件藏品可以改变定窑没有蓝釉的定论。”王桂华说,其实他这件藏品并非打破这一观点的孤证,台湾、河南也有定窑蓝釉出现。

  王桂华的藏品出自定窑的不少,其中定窑白釉龟,头尾上翘,四足上翻,背部刻画龟背纹,胎质细腻,造型生动,是定窑烧制的特殊制品。河北定州静志寺塔基地宫曾出土一件,现藏于定州市博物馆。

        期待藏品能进入博物馆回归社会

  王桂华本身就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1960年,他出生于冠县桑阿镇西吕村,18岁参军,6年后转业到铁道十六局工作,1988年回到冠县,在冠县县委组织部、政法委、县政协都工作过。

  王桂华爱好广泛,业余时间喜欢拉二胡、写字,还是冠县书法协会会员,而且王桂华善于学习,特别是接触收藏后,古代陶瓷脉络在他脑海里逐渐有了一个清晰的图谱。

  他认为自己的藏品中既有时代精品,也有日常家用品,但都留有某个时代的印记,有些藏品价值表现在艺术方面,有些则偏重于学术层面。

  东晋时期的两件镇墓兽是王桂华特别喜爱的藏品,其中一件是兽面镇墓兽,兽成蹲状,鼻孔上翘,双目圆睁,张口露齿,体魄健壮,唇下胡须成螺丝状,十只耳朵其上最大,依次变小,背出四脊成双尖状,通体施青釉,釉色均匀细腻,光泽性强。王桂华说,这是南方青瓷雕塑艺术的杰作。

  另一件是人面兽神镇墓兽,兽成蹲状,双眉紧锁,面带微笑,两耳扇风,唇下胡须里曲外卷,背部及头顶出脊成双尖状,造型逼真,王桂华认为是东晋越窑珍品。

  还有一件天蓝釉镂空凤耳扁瓶,撇口长颈两凤耳,双面塑两西洋人,一骑狮一跟随,生动活泼,下有双鹿,胎薄釉纯,光亮如新,王桂华认为这是五代时期的精品。

  王桂华坦言,因为藏品的“出身”以及收藏界一些通常做法等问题,对于古陶瓷的认定也会有不同意见,甚至一些人意见会差别很大,但这些对他来说都云淡风轻。

  这些年,王桂华收藏的古陶瓷并没有走“以收藏养收藏”的路子,主要是入手,进而研究、学习,基本没有转让过。

  汉代的青釉壶是王桂华收藏的第一件藏品,喇叭口,颈肩部刻画旋纹、水波纹、变形鱼纹,系上贴塑卷曲羊角,系下贴塑悬环,目前就陈列在他的博物架上。

  他希望这些藏品能够进入博物馆,让其回归社会,融入生活,让传统文化得以更好地传承和发展。

【责任编辑:赵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