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教 > 文化

文化·寻迹|永济县考略(三)谁建造了这座古城?

文化·寻迹|永济县考略(三)谁建造了这座古城?

来源:聊城晚报发布时间:2021-08-23 16:16:11

_J7A3356.jpg

影视作品中的田承嗣 图片据电影《王朝的女人》视频截图

  文/图 张燕

  永济县的记载,最早见于唐代地理名著《元和郡县图志》。“永济县,紧,四。东至州一百一十里,本汉贝邱县地,临清县之南偏。大历七年,田承嗣奏于张桥行市置,西并永济渠,故以为名。”

  由此记载不难看出,永济县的建造者为田承嗣。772年,田承嗣奏请唐朝第12位皇帝代宗李豫,在今冠县北馆陶镇设立永济县。田承嗣是何许人?他为何有能力奏请唐政府于此设立永济县?

  田承嗣(705—778年),平州卢龙(今河北卢龙县)人。早年,其追随安禄山、史思明发动“安史之乱”。兵败降唐后,被封为魏博节度使,统领魏、博、相、贝、卫、澶六州,与唐政府分庭抗礼。

  在唐代,田承嗣绝对是“藩镇众枭雄中的佼佼者”。已故著名历史学家白寿彝这样评价他:“首开河北三镇割据称雄之肇端,致使河北三镇‘讫唐亡百余年,卒不为王土’,田承嗣则是罪魁祸首。”

_J7A3407.jpg

永济渠冠县段

  扬名于“安史之乱”

  这是一座拥有1423年历史的古城,因地势险要,山如龙形,而得名卢龙。卢龙县是中原的东北大门,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唐代诗人戎昱在《塞下曲》中写道:“自有卢龙塞,烟尘飞至今。”

  唐中宗神龙元年(705年),田承嗣出生在这里。他的祖父田璟、父亲田守义在骁勇善战的卢龙军中担任裨校(副将),是当地有名的豪侠之士。《旧唐书》如是形容二人,“以豪侠闻于辽、碣”。

  出生于这样的家庭,田承嗣自然精于骑射。唐代书法家裴抗在其为田承嗣撰写的《魏博节度使田公神道碑》碑文中称赞他,“幼尚击剑,长而事边”;能“度山川之险易,计戎狄之勇怯”。

  开元末年(741年),田承嗣到身兼范阳、平卢、河东三镇节度使的安禄山麾下担任前锋兵马使。在唐王朝对东北契丹、奚族的边境战争中,他屡立战功,曾“一月三捷”,被擢升为左武卫将军。

  天宝十四年(755年),安禄山、史思明发动“安史之乱”。作为安、史集团的嫡系,田承嗣一直以先锋官的身份在河南前线与唐军作战。凭借着谋略和勇武,他数次击溃唐军,攻陷河洛地区。

  《新唐书》记载了田承嗣在“安史之乱”中的“赫赫功绩”:“下河北百五十余城,发人冢墓,焚人室庐,掠人玉帛,壮者死锋刃,弱者填沟壑。”经过这次叛乱,田承嗣在军队中名声大振。

  经过8年角逐,763年,唐军占据上风,田承嗣见大势已去,率部归降。唐政府下令大赦天下,田承嗣受封魏博节度使,占据今冀鲁豫三省交界一带,与范阳节度使、成德节度使并称“河北三镇”。

0000001x.jpg

民国《大名县志》中大名县布局图 资料图

  首开河北三镇割据称雄之肇端

  从卢龙县向西南行650公里,到达河北省另一座古城——大名县。唐建中三年(782年)之前,这里叫作魏州,是魏博节度使十万雄兵驻扎之处,也是田承嗣生前最后15年生活的地方。

  田承嗣得封魏博节度使后,野心尽显。他表面上听从唐政府命令,实则却割据一方,在管辖范围内“收取重税、整修武备、统计户口、强拉兵工”,不过短短几年时间,就已手握十万雄兵。

  而后,田承嗣又在十万雄兵中挑选出魁梧高大、强壮有力的一万精兵保卫自己,称之为“衙兵”(亦称“牙兵”)。当时,民间流传有“长安天子,魏府牙军”之说,由此足见其牙军势力之强。

  手握精兵,田承嗣越发骄横,就连唐代宗也只能以下嫁公主于其子来笼络他。但是,唐代宗的“姑息之政”并未让田承嗣收敛,反而使其势力日渐增长,一度成为“河北三镇”藩镇割据势力之首。

  慢慢地,田承嗣步上了安禄山、史思明的后尘。

  大历十年(775年),他占据相卫四州,起兵作乱,被唐代宗遣八镇兵马征讨。一年后,他又援助汴州都虞侯李灵曜叛乱,兵败,上表请罪。

  “两次叛乱,两度请罪,唐政府之所以如此容忍田承嗣,正是因为他的强大势力。772年,田承嗣奏请唐代宗设置永济县,可能也是为了扩充势力范围。”聊城市海源阁图书馆副研究员陈清义说。

  田承嗣是唐代中晚期“藩镇众枭雄中的佼佼者”。已故著名历史学家白寿彝这样评价他:“首开河北三镇割据称雄之肇端,致使河北三镇‘讫唐亡百余年,卒不为王土’,田承嗣则是罪魁祸首。”

  葬于今河北省大名县

  大历十三年(778年),一代枭雄田承嗣病逝,享年74岁。在他弥留之际,将魏博节度使之位传于其侄田悦,并令儿子辅佐,开创唐朝藩镇世袭之先例。此后,田氏家族统治魏博一带近60年。

  田承嗣亡故后埋葬于何地?裴抗在其撰写的《魏博节度使田公神道碑》碑文中写道:“其年十二月十四日,得吉兆于魏州贵乡县金堤乡吴河里之原,迁夫人之殡归同穴之期而祔焉,礼也。”

  《魏博节度使田公神道碑》的出土位置,是判断田承嗣病逝后葬于何地的直接依据。但遗憾的是,这块石碑早在宋代就已湮没不存。历代典籍中也只是收录了碑文内容,并未指出其出自何处。

  在田承嗣墓未被发现、《魏博节度使田公神道碑》出土位置不详的情况下,碑文内容成了判断田承嗣葬于何地的重要线索。由碑文可知,778年,田承嗣死后葬于“魏州贵乡县金堤乡吴河里之原”。

  贵乡县在唐朝时隶属于魏州,治所在孔思集寺(今大名县县城东北5公里)。当时,这里还是魏州的治所。据碑文内容和田承嗣魏博节度使的身份推断,他死后应埋葬在今大名县县城东北一带。

  北宋四大部书之一,成书于雍熙三年(986年)的《文苑英华》,也将田承嗣的葬身地指向了今大名县。“考贵乡县隶河北道魏州,其故城在今大名府元城县东,今释此可为田氏墓在魏之证。”

  今冠县与大名县比邻相守。772年,田承嗣一封奏疏,在其驻地西北50公里、永济渠东设立永济县。他的一个“有心”之举,让这座古城繁华了近300年,并成为我国历史上第一个以运河命名的古城。

【责任编辑:李太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