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教 > 文化

清代地理学家叶圭绶在冠县

清代地理学家叶圭绶在冠县

来源:聊城晚报发布时间:2021-09-09 11:13:15

  □ 戴敬仁

  叶圭绶是我国清代杰出的历史、地理学家,博学多闻,他于道光二十年(1840年)来冠县,直至其兄叶圭书调任历城,其间遍访城野实地调查,梳阅府、州、县方志,所考甚详,力促典籍《续山东考古录》成书,并以此著而著称于世。

  叶圭绶字子佩,河北南皮叶三拨人。他“幼嗜古文、经学,喜深刻思考,难懂书文、他人累时日不能了者,一二过即能详解”。道光十五年(1835年)顺天府乡试中举,大挑一等,但其后屡试不第,于是专心读书,倾心治学,立志开辟出一片新天地。

  随兄宦游冠县。叶圭绶的哥哥叶圭书于道光十九年(1839年)谒选,出任山东邹平知县,第二年调任山东馆陶知县。叶圭绶便跟随叶圭书从邹平来到馆陶县(清时治冠县北馆陶镇)。当时叶圭绶所充任的幕僚宾客,在一般人看来就是“闲曹末秩”不足挂齿,但他却乐在其中,一则可解决营生问题,日常又可结交名士,相互问道,更为重要的是,不仅可以博览方志典籍,还可寻访人文古迹考证沿革习俗,饱览异乡风土人情,真可谓一举多得。

001-002.jpg

清馆陶县衙平面图(图片由戴敬仁提供)

  来到冠县,叶圭绶就爬梳文献史料。因为他早在十七岁时,就曾读到清初学者顾炎武(字亭林)的《山东考古录》,深感震撼,但是又感到“全书仅数十页,窃以太略为恨”。不满意《山东考古录》的简略,他便博采群书及各县志书、家谱,凡有关山东地理者,就记录下来,对比订正。他还遍寻城池山川庙宇,遍访名士村夫,“幸得身履其地,亲验周咨,多所裨助。思勒为一编,而府县志尚多未见。其所考正,或已见於近志,则己视为心得者,人或视为唾余;又迟回者久之”。于是每当读书或考察一个地方或事件后,凡有关山东地理方面的“辄笔录而参订之”,决心以顾氏《山东考古录》为纲,铸就山东历史、地理记载的完备蓝本。

  叶圭绶重在冠县及其境内相关馆陶县、堂邑县、清渊县等地方沿革、城池、地域、山川等历史变迁考证。

  今冠县东古城镇为春秋时期冠氏邑,在战国时期改名馆陶。唐《元和郡县志》“馆陶县”条:“周大象二年置屯州,以近屯河为名。隋大业二年废屯州,以县属魏州。”而《隋志》“武阳郡馆陶县”条下却云“旧属毛州,大业初,州废”。二书不知以何者为是,然而毛州屡次出现,所以叶圭绶认为屯州或为后人追改之。

  叶圭绶对冠县县城位置沿革进行考证,针对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冠县城)在今县北,金徙今治”的说法,认为“今县北有汰黄提即大河故渎,南有黄城,里数相符,似隋县即今治;金人移治,并无明据;县北又无遗址。顾说殊不足凭”。2002年春,冠县水利局开挖住宅楼地基时出土唐大和五年(831年)陇西李府君及彭城刘氏墓志铭,有记载“冠氏县北五百步卜其宅兆平原”,确切表明了当时冠氏县城的位置,也验证了叶氏的观点。

  对冠县境内永济县和永济渠的考证创见独到、精严不磨。唐代大历七年(772年)魏博节度使田承嗣曾设置永济县,其地望在今冠县和馆陶县北部、临清市和临西县南部一带,虽然凭借永济渠这条“南达河水、北通涿郡”的南北大运河之优势繁华一时,但由于地处中原地带,战争频仍,更由于黄河不断侵扰,黄河洪水“漂溺馆陶、永济”,宋朝熙宁五年(1072年)永济县并入馆陶县。叶圭绶特意对永济县城地望加以考证,唐宋“永济县即今县治”。清时馆陶县治在冠县北馆陶,明确指证今北馆陶城即为永济古城所在,而且“永济渠即今卫河,在西门外五里”,其结论在近几十年出土的十几方永济、馆陶等唐宋墓志铭中得到了验证。可以说这是这位地理大家对历史上唯一一座以大运河名字命名的运河名城的莫大贡献。

  不仅如此,历史上馆陶县自汉代设县,曾二迁其址。初迁由今东古城镇向北迁徙15公里,移治于北馆陶镇。第二次迁址发生在1955年,由北馆陶镇向西南迁移18公里,即今河北省馆陶县驻地。关于第一次迁徙年代,典籍中著录不一。《读史方舆纪要》有两说,一说“金人移于今治”,一说“五代时,移县于今治”。尤其是雍正本《馆陶县志》却称:“大业初,州废,北徙四十里,建今治为县。”叶圭绶认为,“《近志》(指清《东昌府志》)称五代时徙今治。考《元丰九域志》‘馆陶,京北四十五里’,而临清有永济镇,是宋犹在旧治也。《金志》‘馆陶有馆陶镇’,而临清无永济镇,金徙今治无疑矣”。

001-003.jpg

清道光年间重修的馆陶县卜子祠(图片由戴敬仁提供)

  叶圭绶人文故事的挖掘考证旁及文史、慧悟妙诠。在冠县北馆陶“城西南七十里西河寨村,有一庙即卜子祠。其貌巍巍,内有尊经阁,即子夏设教西河处”。卜子祠有正殿三间,道光年间知县张英翔“自任捐京蚨四百緍,西河寨绅耆共襄义举”重修。子夏(前507年—前420)姓卜名商字子夏,春秋末人,是孔子的著名弟子。在考察卜子祠后,叶圭绶对西河地望加以考证,专门做《卜夫子故里考》,认为“夫子夏退老西河之上,犹来曾子三罪之责,投杖而拜,则两贤相见可知,岂曾子亦远游秦晋耶”,明确指出“卜子设学之西河为卫之西河,馆陶县西南之西河寨”,“卜氏聚族居焉”即为子夏故里。正是在这里“设教西河、授徒三百”,弘扬儒学思想,发展成为著名的西河学派,培养了段干木、吴起、李克、公羊高等名士。

  唐代名相魏征的籍贯问题,直至今天尚有河北馆陶、巨鹿、晋县以及河南内黄等几种说法,其实叶圭绶早有考证。《魏征传》云:“魏州曲城人。”而《宰相世系表》云:“馆陶魏氏,出汉兖州刺史衡曾孙珉,始居馆陶。珉孙彦,后魏光州长史。”征即彦之曾孙,然则征是馆陶人。

  陶山卫水辨笺底,齐云鲁风现笔端。叶圭绶著述考辨细密、体例精当、内容淹贯。冠县馆陶地区历史上的人物事件得到了还原或确认,叶氏诸多观点都在后来的研究中得到了验证。

  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叶圭书调任历城知县,随行省城的叶圭绶央托兄遍索其同僚好友,得以遍阅各府、州、县方志,“(发现)其考证详明者甚少,益叹《续山东考古录》之作不可已也”。道光三十年(1850年)夏,先后四易其稿,历经三十八个月,“芸士(叶圭书)先生嘉孝廉用心之专,力指出俸钱刻之济南”,已是年逾不惑的叶圭绶《续山东考古录》出版,并成为山东地方文化遗产的瑰宝,被后世奉为圭臬。

  戴敬仁:1965年生人,男,山东冠县人,现任冠县融媒体中心正科级干部、聊城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聊城传统文化研究会馆陶古城专家委员会主任。

【责任编辑:任玉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