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教 > 文化

回溯历史,看看聊城中医药铺的那些事儿

回溯历史,看看聊城中医药铺的那些事儿

来源:聊城晚报发布时间:2021-09-28 15:27:45

  市委市政府出台文件弘扬水城中医药文化,我们一起回溯历史,看看—— 

  聊城中医药铺的那些事儿

  本报记者 孙克峰

  门口挂有红色棉帘,室内炉火熊熊,红烛闪耀。三张八仙桌相连,红毡铺衬,椅搭案围,均由红缎缝制,伙计掌柜穿梭其间,场面十分隆重。这是历史上聊城北关街怀德堂药铺年终“算大账”的场面,也是聊城中医药堂铺文化的一个经典瞬间。近日,市委市政府出台的《关于促进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的若干措施》中明确提出“弘扬水城中医药文化”。今天,我们就沿着中医药堂铺这个主线,还原聊城历史上中医药文化中的一些真实场景,以期为读者提供一个观察聊城的不同视角。

  盛况:近200家药铺中 不乏百年老字号

  “1956年以前,聊城没有公立中医医疗机构,但有许多私人经营的中医药店铺。”9月10日,聊城市成无己研究会会长、山东省名中医谷万里对记者说。

  据聊城各县(市、区)卫生局史志办公室1985年搜集的资料统计,全区自清代乾隆年间至1956年,共有中医药店铺198家,其中在乾隆年间兴办的有5家,在清代咸丰至宣统年间兴办的有60余家,中华民国年间开办的有132家。

  在198家中医药店铺中,东昌府区38家,临清市28家,茌平县25家,高唐县35家,冠县26家,阳谷县18家,东阿县16家,莘县12家。

  中医药店铺绝大多数分布在城里、集镇和交通方便的大村庄,其规模、人数都不同,少的1至3人,多的40余人,最多的达100多人。

  中医药店铺的堂号名称繁多,最常见的如怀德堂、益寿堂、仁义堂、广盛聚、恒聚泰、成颐堂、福寿堂、太元堂、广生堂、宏德堂、济春堂、元太祥、育生堂、春利堂等,也有取名国光、华信、安国的。

  聊城198家店铺中,110多个字号都是取吉利之意。

  历史上,这些中医药店铺多数很讲究“信誉第一、药材地道、货真价实、童叟无欺”的经营之道,其中怀德堂药店可算经营有方,是买卖兴隆的中医药铺典型。

  “我们就以近代的怀德堂为例,讲述一下聊城历史上的药铺文化。”谷万里说。

  店规:职员都是陕西人 不准在聊城娶妻

  当时的怀德堂药店位于聊城东关大街,坐南朝北,蔚然可观。

  厦檐下挂有四块长达两米的金色招牌,门外竖有高耸房脊以上的“冲天招牌”,上写“陕西怀德堂川广云贵生熟地道药材”,楼房、仓库、宿舍等共有一百多间。

  店内货品齐全,应有尽有,药材地道,货真价实,是鲁西一带享有信誉的一大药店。

  聊城怀德堂是总店,在临清有一个分号,在济南设有两处分号。怀德堂定有严格的“铺规”,一条条写在白漆木板上,挂在柜房之内,作为约束工人的金科玉律,谁也不能违犯。

  怀德堂的东家、掌柜都是陕西人,职员也都是从陕西老家带来的,如果有伙计在当地私下娶妻,就必被辞退。

  “货真价实”是怀德堂的经营理念,有三条店规绝不能突破。

  一是购货不贪图价格低而收次品,如地黄、山药,采用怀庆府所产;川军、黄连,以蜀地为上;贵重药材如麝香、珍珠、人参等,也是选取真品,辨别其适应性能,方可购进。

  二是货入仓库后,存储药材要绝对避免受潮受热,严防霉污,更要防止鼠啮虫蛀,药物变质,如发现有部分变质药材,立即剔除焚毁,绝不贬值卖于客贩。

  三是批发及门市零售与本市同业价格一样,绝不因进货价昂而提高。

  做药:常夜晚集体做药 柜上备香茶夜餐

  怀德堂对于药材加工非常认真。

  生熟药材整批进货以后,按一定工序严格“遵古炮制”,加工后发到门市零售的药,也要分别处理。

  易于潮解或较贵重的药,都要储藏于瓷罐中,密封不使漏气,用时现取,取后再小心地盖好封闭。

  应装药斗的,未装之前,要逐一筛选,剔除其杂质、异物,对已加工的成品,还有随时检查的严格手续。

  无论对零售还是批发的膏、丹、丸、散等成药,在整个配制过程中,不是委派一人操作,而是经过两三人反复检查。

  配药前学徒把方中的药一一称好,再请经验丰富的职员验看,核实后把全套药分别碾碎、磨细、过箩,或用蜂蜜、水等初步混合掺兑齐匀,制成半成品。

  搓药丸时,上至掌柜,下至学徒,一起动手干。夜晚,在灯烛之下,工房里一百多人动手,搓、捻、抟,场景十分壮观。

  怀德堂货品销量大,常有集体动手赶制丸药的情况。

  “打夜烛”干活时,柜上备有香茶,并有一顿丰富的夜餐。

  抓药:缺药偷偷去购买 药单背面写暗码

  怀德堂的全体人员都经过长时期的严格训练,站柜台要做到处处周全,面面俱到,一丝不漏。

  例如抓药,顾客交了药单后先审查一遍,随即拿小戒尺压着一角,摆到柜台上,接着两个人就单抓药,每味各包,用毛笔在包上写上药名。全单抓齐,两人持包核对后,再统一包起。

  如果单中有需用布包的药,或者有个别煎后汤剂冲服的药面,抑或应分先后下锅的药,都必须注明,并同时详告顾客。

  假如药单中有店中缺少的药,拿药的伙计要暗示店内其他人员迅速去同业家购买,但绝不能让顾客知道。

  不过,怀德堂品种经营规模比较大,缺药的现象并不多见。

  药单中每一味药,都严格据单照付,不能欺瞒顾客,特别是以次顶好的行为,在怀德堂是绝对不允许的。

  一个单子抓齐,把药包好后,按单子核算价格,把这个单子的应付钱数,用暗码写在药单的背面,以备再来抓药时留底。

  他们写的暗码一般外人看不懂,但店中人一看即知。

  怀德堂门头三大间,是旧式的板塔门。晚上闭门很晚。夜间,非有紧急事件,不准开门,但板门上特辟一个小门洞,如果深更半夜,敲门抓药,则从这扇小门洞里递送。

  传承:管理严格但有温度 培养出很多人才

  怀德堂对学生意的相公(初学徒,未到伙计级别)都会施以严格训练,从站柜台到药材加工等,必须一一学来,并能应付自如。

  所谓站柜台,就是站在柜台后面接待顾客,不能任意坐下,更不能交头接耳闲谈。接单抓药时,要细心慎重,态度和蔼,如与顾客争吵,就有被解雇之险。

  站柜台者要熟知货架药斗中的全部药物,哪种药在什么地方,哪种药的说明书挂在哪里,即使黑夜中也能准确摸到,并对几百份说明书内容,全能背诵出来。

  所有相公晚上要练习书法,由掌柜的批改,有奖有罚,不许敷衍塞责,还要跟先生学算账,能胜任后就当会计两年,期满移交另一相公接手。

  由于有严格的学徒培养制度,怀德堂培养出一批又一批会经营、善管理的专业人才,成为药铺发展的可靠班底,这一点具有现代企业的战略思维。

  尽管店规苛刻,但怀德堂待遇上并不吝啬,每个人的薪资不低,且平时膳食多种多样,有许多不同口味的品种,夏天喝凉面,秋冬喝温面、卤面,颇为讲究。

  仪式:初一亮门送贺年片 到山陕会馆团拜

  每年年终的“算大账”十分隆重。

  在盘货、算账、整理内外等一切就绪之后,也就到除夕了。

  除夕举行辞年酒是惯例,怀德堂上上下下的伙计、学徒都要团团而坐,不分尊卑,而且掌柜的要执壶斟酒并客气地向员工道辞年之语。

  撤席后,掌柜的就会安排亮门、送贺年片、团拜,都在正月初一早晨举行。

  所谓亮门,就是天将拂晓,将门板全部打开,门柱上、门框上都贴上大红春联,里里外外布置一新。柜台里十几个照应门市的伙计新衣新帽,春风满面。

  当天头一份买卖不讨价,顾客随意给钱,不许计较。包药的纸从初一到十五都是红色,取吉利之意,也表示让病患者新春迎喜,早日康复。

  亮门后,会有些街上的小孩儿来到门前“念喜歌”,店铺会一一开赏。亮门最多两个小时就闭门,一直到正月初六才正式开门营业。

  送贺年片就是用上等纸裁就的纸片,印上“怀德堂”三个大字,学徒穿上长袍马褂,走街串巷,往各个商号分送。

  团拜要去山陕会馆,在天亮之前,掌柜的穿好过年的新衣,由学徒打着灯笼引路,一路上灯烛明亮,络绎不绝。

【责任编辑:庞玉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