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教 > 文化

这些文献里有聊城“鲜活的昨天”

这些文献里有聊城“鲜活的昨天”

来源:聊城晚报发布时间:2021-09-29 11:05:44

 

光岳楼角柱头科斗拱(聊城市光岳楼管理处魏聊供图)

  本报记者 林志滨

  看一个人幼时的模样,要找老照片。了解一个城市的昨天,要去故纸堆里寻。

  聊城,这座因运河而兴的历史文化名城,曾经是一个怎样的存在?历史上又有怎样的风土人情?昨天虽然无法重现,但是名著、历史文献记载下了聊城的历史。今天,跟随聊城市海源阁图书馆馆长陈清义的讲述,我们一睹历史文献《马克·波罗游记》《漂海录》《入明记》《老残游记》中聊城“鲜活的昨天”。

  《马克·波罗游记》:临清商业繁盛 征税甚巨

  《马可·波罗游记》是意大利商人马可·波罗记述他经行地中海、欧亚大陆和游历中国的长篇游记,写于十三世纪,当时正是中国元朝。

  沿会通河经过临清时,这位旅行家在书中如此描述:“沿途见有环墙之城村甚众,皆隶属大汗,其中商业茂盛,为大汗徵征赋税,其额甚巨,此强格里城(临清)中央夹有一宽而深的河流经过,河上运输有丝、香料及其他,巨贾货物不少。”

  据悉,元代开通会通河后,聊城经济迎来大的发展。马可·波罗这寥寥数语,就是那时期临清繁荣的真实写照。到了明清时期,聊城经济更是达到了空前繁荣:东昌府被誉为“江北一都会”,临清、阳谷成为运河沿岸的重要商埠,时有“南有苏杭,北有临(清)张(秋)”之说。

  《漂海录》:门前挂雕笼 养能言鹦鹉

  《漂海录》,朝鲜人崔溥写于15世纪末期,是明代第一个行经大运河全程的朝鲜人的“日记”。

  明朝弘治元年(1488年)正月三十日,朝鲜弘文馆副校理(五品官员)崔溥,奉王命赴济州岛执行公务,途中因得知父亲去世的消息,遂返家奔丧,不料在大海上遭遇狂风,被吹向了南方,历尽艰险后在中国宁波府属地获救登岸。在中国官员的押送下,他从宁波沿着大运河北上,一路上过驿过闸,历时44天,成为明代行经大运河全程的第一个朝鲜人。崔溥回国后,奉国王之命撰写了这次游历的日记《漂海录》。

  崔溥所记大运河沿线的地名多达600余个,驿站56处,还有商铺、船闸、桥梁等。据记载,崔溥进入山东,途经济宁,船行三天后到聊城,并停留三日:“十二日,至东昌府。是日晴……至金线闸递运所。所前有经魁门。门右人家挂雕笼,畜有鸟。其形如鸠……其性晓解人意,其语音清和圆转……臣与傅荣往观之,谓荣曰:‘此鸟能言,其无乃鹦鹉乎?’荣曰:‘然。’”

  崔溥此行还途经临清,再次佐证了临清当时的盛景:“十四日,晴。至临清县之观音寺前……其城中及城外数十里间,楼台之密、市肆之盛、货财之富、船泊之集,虽不及苏杭,亦甲于山东,名于天下矣。”

  《入明记》:光岳楼四面远景可爱

  明嘉靖年间,日本禅宗僧人策彦周良于明嘉靖十八年(1539年)、二十六年(1547年)两次被日本国任命为遣明使节,率使团入明,进行朝贡活动。归国后,策彦周良和尚以日记形式记录了日本贡使两次沿运河往返北京与宁波间的所见所闻,并命名为《入明记初渡集》和《入明记再渡集》。

  在游览光岳楼时,策彦周良写道:“有五重楼门,揭‘光岳楼’三字”。第二次入明时,他再登光岳楼:“楼之四面远景可爱。此楼五层峥嵘,四檐逐一横颜‘光岳楼’之三大字。于最上层东望见泰岱。所历过有小门,揭‘望岳里’之三字。”

  关于风物特产及商业贸易,策彦和尚在途经聊城时也多有记述。根据书中记载,他在临清吃到了“李实一笼”,在东昌府吃到了“竦蓼”。途经临清时,还有人“赠山芋,初吃之”。在贸易方面,他写道,张秋镇“出干鱼、猪羊肉、麦米等卖”,临清则“出诸般货物,猪、羊、鸡、鸭、果子、手帕、包头等卖”。

  《老残游记》:家家富足 户户弦歌

  《老残游记》是清末的一部著名游记小说。

  该书第7回有老残寻书东昌府的记述:“我们这东昌府,文风最著名的。所管十县地方,俗名叫做‘十美图’,无一县不是家家富足,户户弦歌。所有这十县用的书,皆是向小号来贩。”

  可见,聊城当时经济繁荣,尤其是刻版印书业非常发达。据书中记载,老残到东昌府的主要目的是想看一下柳小惠家的藏书情况。其实,柳小惠的原型是杨以增之子杨绍和。当时,杨家的海源阁藏书宏富,尤以宋元珍本为多,号称“海内之甲观”,为清代四大私家藏书楼之一,被誉为私家藏书的典范。

【责任编辑:庞玉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