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教 > 文化

米市街:老聊城的新活力 新聊城的旧时光

米市街:老聊城的新活力 新聊城的旧时光

来源:聊城晚报发布时间:2021-10-25 11:09:19

  文/图 本报记者 林志滨

  每一条老街巷,都载满悠长岁月留下的温暖故事。

  聊城米市街也如此。

 

米市街“历史建筑”标记众多

  在聊城古城区的东关桥东边有个交叉口,向北是大礼拜寺街,向南就是米市街。这个交叉口叫驴市口。顾名思义,这里曾是驴马骡等牲畜集中交易的地方。

  同理,米市街也曾经是粮食集中交易的集市。受益于漕运的兴盛,这里数百年来呈现了粮店聚集、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的盛景。那时,这里代表着聊城的新活力。直至民国初年,米市街还设有“粮业公所”。

  到民国后期,由于军阀连年混战,米市街日渐萧条,粮业衰微,最后只留下一个街名。

  新中国成立后,米市街获得新生,业态呈现多样化,从食品、鞋袜,到家具、冶金以及剧团等无所不包,给聊城的发展繁盛做出了重要贡献。今天,我们跟随老居民王伟(化名)的讲述,重现米市街“昨天的模样”。

  米市街的底蕴

  有德艺双馨的武术高手 走出知名企业家和高官

  王伟,上世纪50年代出生,1963年来到聊城米市街居住。这里有他记忆绵长的童年,有他一生难以割舍的留恋。听说,米市街的南首曾经有一座玉皇阁,那是米市街的尽头,再往南就到了东昌湖。今天,玉皇阁已经难觅其踪影。王伟也从来没有见过玉皇阁。

  王伟对米市街“昨天的模样”的回忆,就从玉皇阁开始,沿街由南往北,从街的东侧开始,第一户是原聊城县水利局,再往北是一个顾姓人家。上世纪60年代,这家的顾老先生有一个作坊,酿造酱油和醋。“文革”中,顾老先生受到处分,被要求写检查。识字不多的老先生不会写检查,便由年幼的王伟代笔应付。

  米市街“历史建筑”标记众多

  顾老先生家北邻是一个大院子,住着一个武术高手,名叫王恒玉。此人爱穿中式白褂、黑色裤子,腰杆笔挺,说话面带微笑,干净利索,为人厚道。

  王伟回忆说,王恒玉老先生80多岁时,挑两桶水还能健步如飞。他爱打抱不平,一次看到几个小混混欺负一个卖糖葫芦的,便上前主持公道。其中,一个小混混出口就骂他,并一拳打向他。“王爷爷身体一动没动,顺手一拉,那个小混混就趴地上了。其他五六个小混混全上来,没见怎么着,也都纷纷趴地上了。”王伟说,随后几人跪下就要拜师,王恒玉笑着说,“等你们品行变好了再来找我吧”。

  王恒玉老先生家再往北,就是一个羊奶场,羊奶场里有一排房子,住着几户人家,一间房子住着一家,有王姓人家、黄姓人家等。王伟回忆说,他家就在羊奶场附近,但他从来没有喝过羊奶,也不知道羊奶的去向。可见,那是一个物资匮乏的年代。

  但是,后来那里走出了正厅级官员以及闻名全国的企业家,成为这条老街巷的荣光。

  羊奶场往北是邓家院子,紧接着就是一个丁字路口,路口处有一条名为“羊使君街”的曲折小巷通往聊城一中的大门。

  丁字路口往北有一个公共厕所,是整个米市街唯一的公厕。公厕再往北依次是生产资料站、竹器厂。其中,竹器厂以编制生产生活用具为主,包括篮子、筛子、扫帚、藤椅、蒸笼等。竹器厂往北直至东关街,就再没有企业、单位了,全是住户,有十几户。

  米市街的兴盛

  工业盛极一时 有制鞋冶金等

  在米市街北首依次往南,再了解这条街巷西侧当时的业态分布情况。

  东关桥下、驴市口南侧,现在空着的一块地,曾经是煤炭场。整条东关街、米市街等区域做饭取暖所烧的炭,都要到这里购买。“我小时候挽着篮子,有时买5斤(1斤=0.5公斤)炭,有时买10斤炭,最多的时候买20斤。”王伟说,5斤炭很快就烧完,等攒够钱再去买。这是上世纪70年代初的经济实情。

  炭场往南依次是鞋厂、粮食店。其中,鞋厂名称屡经变更:聊城县制鞋合作社、聊城县制鞋厂等,产品也由最初单一的布鞋,到后来增产皮鞋,因此,上世纪80年代又更名“聊城县皮鞋厂”。

米市街老居民展示家传的老器皿

  当时的粮食店,只是一家普通的店铺而已,已经难以撑起“米市街”的盛名。

  粮食店往南依次是豫剧团、粉末冶金厂。其中,粉末冶金厂堪称是米市街最大的工业企业。其前身是成立于上世纪50年代的聊城白铁生产合作社,当时主要是加工铁皮制品,包括农具、日用品等,后来改为聊城县粉末冶金厂,主要产品也实现升级换代。

  粉末冶金厂往南又有一个鞋厂,俗称“二鞋厂”。鞋厂生产毛毡鞋,毛毡鞋穿起来很舒服。“二鞋厂”往南,是一个豆腐作坊,后来豆腐作坊又变成了生产鞭炮的作坊。这里再往南,有几户住户,然后就到了湖边。湖边处有一个石头砌成的流水坡,被居民俗称为“水簸箕”。

  从米市街东侧由南往北,再由米市街西侧由北往南,王伟的讲述路线基本上是在米市街“转了一整圈”。王伟讲述的米市街“昨天的模样”,今天大都难寻旧迹,堪称是“新聊城的旧时光”。

  但是,在改革开放之前的漫长岁月里,米市街繁华一时,为聊城经济社会发展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记者手记

  温“古”知“今”

  在上世纪60年代,刚来到聊城米市街居住的王伟,还是一名孩童。他对这座城市充满了好奇。一次,他到古城区看“高楼”——光岳楼,回来的路上迷路了,下了东关桥,忘记回家的路是从米市街往南拐,而是一直往东走,一直走到闸口处。他从闸口向四周一望,发现一片荒凉,才知道走错了路:当时,闸口往东是曾经的越河圈,往北直至剧院,还是一大片稻田。

  走错路的王伟沿着原路往回走,脚下的东关街还是土路,雨后泥泞,平时路面疙疙瘩瘩,骑行异常颠簸。

  当时,即便是古城区四大街,也不是柏油路、水泥路。在王伟的记忆里,楼东大街、楼西大街等,那时只有路两边铺着窄窄的石板,其余便是土路。

  而米市街,几年前还是石头路面,高低不平。如今,路面已经换了新貌,宽敞平整。

  有人说,我们今天幸福美满的生活,来自于一条道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尤其是改革开放后,全国的面貌日新月异,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开放的聊城也张开双臂,笑迎八方来客,也有了“天下不敢小聊城”的美誉。所以,我们只有了解历史之落后,才能更珍惜今天之富足。 林志滨

【责任编辑:庞玉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