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教 > 文化

东阿杂技《空中大飞人》获“泰山文艺奖”杂技类奖项

东阿杂技《空中大飞人》获“泰山文艺奖”杂技类奖项

来源:聊城晚报发布时间:2021-10-25 11:19:57

  东阿杂技——

  《空中大飞人》一“飞”冲“泰山”

 

东阿杂技《空中大飞人》

  文/图 本报记者 陈金路

  在刚刚结束的第十二届山东省“泰山文艺奖”的评选中,聊城6件作品获奖。东阿县杂技团的《空中大飞人》获“泰山文艺奖”杂技类奖项。“《空中大飞人》这个作品,我们也称它为《喜鹊吉祥——大飞人》,是8位小伙子历时两年的辛苦训练创作的,这个作品无论从难度上还是表演上都达到了极致。”10月11日,东阿杂技团团长季小芳告诉记者。

  为冲击“泰山文艺奖”苦练两年

  东阿是喜鹊之乡,这项参评作品起初定名《喜鹊吉祥——大飞人》,演员穿的衣服也是以喜鹊图案为主。“泰山文艺奖”是山东省委、省政府批准设立的山东省文艺界的综合性大奖,是山东省文艺界的最高专业奖项。为了冲击“泰山文艺奖”,早在2019年,东阿杂技团的8位小伙子在老师的指导、编排下,以“喜鹊”为元素,以“吉祥”为主线创作了这个“大飞人”节目。

  节目的8位主要演员赴外地学习回来后,经过两年的刻苦训练,最终完美地将节目呈现给观众和评委。“在参评中,评委们一致认为,《空中大飞人》从编排、难度方面均达到了一个很高的境界。”季小芳说,能获得“泰山文艺奖”,是东阿杂技人的荣耀,更是东阿人乃至聊城人的骄傲。

  高难度技术动作看点十足

  谈及《空中大飞人》,季小芳表示,这个节目属于传统高空杂技,共有8名演员,在距离地面14米的高空中进行表演。秋千在高空中摇摆,杂技演员借势纵身一跃,在不做任何防护措施的条件下,空中远飞18米的距离,完成各种高难度动作,并与迎面而来的秋千上的演员完美接手。整个过程可以用“天衣无缝、精妙绝伦、精确无误、干净利落”来形容。

  季小芳介绍,在排练这个节目时,在传统动作基础上进行了改编,新增一个底座,使整体的空间距离增加到12米,场面更加宏大,并在原有动作基础上新开发出多个新的动作,与站台下的浪桥相结合,远飞的大跨度让节目更加惊险刺激。

  《空中大飞人》的技术难度突破三连动作。由大座回传直体到中座接吊子两周,再接抛三周(转体1080度),由3号底座将梢尖抛向空中,梢尖完成转体1080度后与2号底座对接;吊子3周,梢尖演员借助吊子打浪自身发力,在最高点时完成后空翻3周与2号底座对接;抛接4周,由3号底座将梢尖抛向空中,梢尖完成后空翻4周后与2号底座对接。“这4个动作技术难度非常高,系国际顶端水平,看点十足,也为中国杂技在国际赛场上摘金夺银增加了一份筹码。”季小芳说,正是这独一无二的看点,《空中大飞人》才“飞”上“泰山”,获评“泰山文艺奖”。

  大奖背后有一方杂技沃土

  东阿是国家命名的“中国杂技之乡”。早在三国时期,杂技马戏在东阿一带已经盛行,“东阿王”曹植就是一位承前启后的重要人物。《三国志·魏书》记载曹植,“跳丸击剑”“斗鸡东郊道,走马长楸间”。他结交江湖术士常常会集东阿,举办百戏会。正因如此,“东阿王”曹植被奉为中国杂技的鼻祖。新中国成立前,东阿有近百个“马戏班”走南闯北。东阿县孟庄、贺庄、张大人集等村每逢灾年就有几户甚至十几户人家成群结队外出卖艺并形成很多帮派。近现代还出现了张大辫子、盖山东、草上飞等身怀绝技、誉满全国的杂技艺人。

  上世纪50年代至今,东阿有十余个民间杂技团体一直活跃在全国各地演出。1955年,当地组建公私合营的“东阿县跃进马戏团”,后更名“东阿县杂技团”。1970年东阿县杂技团调入聊城,改名为“聊城地区杂技团”。长期以来,东阿杂技艺人对传统竞技项目不断推陈出新,多次在国内外的杂技大赛中独领风骚。据不完全统计,东阿有1200多名杂技艺人,在全国各地展现着东阿杂技人的英姿。

  45岁的季小芳,6岁考入聊城地区杂技团,10岁登台演出,20年间先后获得10余个国内外大奖和称号,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多次接见,多次代表国家出访美国、德国、韩国、日本、泰国、法国、荷兰等。2008年,季小芳担任重新组建的东阿县杂技团团长。近年来,东阿杂技在创新中发展,呈现出勃勃生机,获奖作品《空中大飞人》堪称季小芳团队的匠心之作。

【责任编辑:庞玉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