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教 > 文化

莘县教师孙春红: 痴读红楼以诗解 乐播文化寄深情

莘县教师孙春红: 痴读红楼以诗解 乐播文化寄深情

来源:聊城晚报发布时间:2021-10-28 15:35:07

 

  只要有时间,孙春红就会翻阅《红楼梦》。他说,每次细细读来,感触颇深。

  文/图 本报记者 刘伟

  他,痴迷研究《红楼梦》,创作“题红诗”2000余首,自费出版诗集十本。

  他的“诗解红楼”——《〈红楼梦〉诗歌系列》作品在《冰心文化传媒》制作、腾讯网“都市头条”陆续刊发约1000首,点击量超两千万人次……

  他就是莘县职业中等专业学校教师孙春红。他立志弘扬红楼古典文化,为钻研《红楼梦》废寝忘食,希望通过诗解红楼,让更多人感受其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获得审美愉悦,从而滋养人们的精神世界与文化品格,树立文化自信。

  10月23日,孙春红向记者讲述了他40年来倾心“诗解红楼”的历程。

  深读几十遍《红楼梦》 “诗解红楼”展现文化之美

  1982年,从莘县师范学校毕业的孙春红,有了研究《红楼梦》的想法。“起初我只是写写读后感,后来觉得没有新意,就想通过一种新的形式表达对《红楼梦》的感受和见解。1985年,我想到了以诗歌的形式来创作,这个突破口让我喜出望外。”说到这里,孙春红现场吟诵了一首他创作的“题红诗”——《葬花吟》:“万千心事付飞红,春去诗魂别落鸿。唯念君时君念我,朝愁暮雨晚来风……”

  从那以后,孙春红便打开了创作的闸门。到目前,他已创作“题红诗”2000余首,这些作品内容丰富,涉及面广、独具特色,逐渐引起了专家学者和爱好者的关注。他的这种创作形式有了一个新的定义——“诗解红楼”。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山东诗词学会常务理事、诗词专家高怀柱说,孙春红的“题红诗”作品,或写景或抒情,写人物写事件,写感悟写细节,都十分得体,是少见的佳作。

  创作的过程犹如采花成蜜、化粱为酒。孙春红为了找到一个又一个的“诗点”,他已深读几十遍《红楼梦》。他说,他研究其背景、故事、人物、情节、场景、一个动作、一个眼神、一砖一瓦、一草一木 ……如入海探珠,总结从《红楼梦》中看到、感受到了什么,琢磨作者想要告诉我们什么。

  他认为,曹雪芹从审美的视角,从哲学的高度,架起二元结构,描述多元的人生世界,天地同流眼底群生皆赤子。“我研究红楼,用唯物的、历史的观点,从文本出发,从细节入手,去发掘故事、细节中的深意,我的发现是,曹雪芹描述了中华民族本性所具备的人性美。”

  孙春红指着书桌上厚厚的五摞书说,这些书籍全是和《红楼梦》有关的。每发现一个“诗点”,他便像发现了宝藏一样兴奋不已,然后再反复研究这一部分的原文,浓缩提炼,转化为诗。

  孙春红说,“诗解红楼”是从“形而上”到“形而下”的再创造、再凝练、再升华,把每一点每一处的发现,进行充分的“诗化”,用优美的诗歌形式进行描述与传达,给人们带来审美愉悦。

  熟练掌握诗词格律 让作品实现质的跨越

  “创作一首好的‘题红诗’,除了深读《红楼梦》原文,还必须熟练掌握诗词创作的格律。”孙春红说,他知道诗词讲究平仄格律,但他早期的创作却没有完全按照诗词格律来写。后来,高怀柱告诉他,既然他的作品要向全世界传播,那就得规规矩矩地按照诗词格律来创作。从那以后,孙春红开始精研诗词格律。

  为此,他翻阅学习了大量有关诗词格律的书籍,遇到困惑,就去书中寻找答案,做了大量的笔记摘抄,特别是对常用到的归入现代汉语平声中的入声字,反复琢磨、统计、制表、识记。功夫不负有心人。如今,他已熟练地掌握了诗词创作的格律,作品实现了质的跨越。

  这些年来,孙春红在莘县《诗词与楹联》(今改为《燕塔诗联》)上发表诗歌500余首,在《聊城诗词楹联》上发表诗歌几十首;发表研究格律诗写作的长篇论文两篇。在2020年,他被评为“聊城市优秀诗人”。

  “这几年我按照格律的要求来写诗,体会到了其中的妙处,认识上也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孙春红深有感触地说,写格律诗,不讲究平仄是不行的,诗的格律要求,是古诗词文化中一个非常重要而且别具特色的组成部分。

  孙春红告诉记者,他之前的作品有一些不规范的地方,他都重新做了修改。如今,他的更多诗歌在国内外得到广泛传播,经常有读者与他进行交流。

  自费十万元出书免费赠送 传播红楼文化

  “我是老师,我衔起那初春笨重的耕犁,在一片荒芜的处女地上啊,我匍匐前行,我执着逶迤……”

  “我看见大山深处一所小学国旗随日出冉冉升起,一片农家孩子行举手礼,白云驻足远山肃立百鸟歌唱群山回响,那就是我……”

  当孙春红给记者深情吟诵这首他创作的《我是老师》时,禁不住热泪盈眶。他说,他一生教学,倾心尽力,不治家产,教化子孙,唯有杂书三车,学生桃李,此生无愧无悔了!

  “今后我会继续研究《红楼梦》,奉献社会,这将是我退休后最快意的事业。”

  他的事业已经“春红满园”,芳播内外。记者了解到,他刊登在腾讯网上的第三十组“诗解红楼”作品,点击率已经超过一百万了……

  为了能让更多的人通过古诗领略《红楼梦》之美,自2011年以来,孙春红出资十余万元,印刷了《年轮》《红楼听雨》《红楼晚砧》《蓬牖瓦灶》《痴梦红楼》等十本诗集,无偿赠送给《红楼梦》爱好者。“也有人要买我的书,我说只赠不卖。”

  孙春红说,他之所以痴迷《红楼梦》,是源于经典之美的吸引。如今,深受美的熏陶,他又成为美的传播者。孙春红发现,对美的渴望是人类的共性。用诗歌解读《红楼梦》,是美的转化和重构,可以让人们从醇厚凝练的诗意中,真真切切地感受到《红楼梦》之美,让人们受到熏陶与感染。

  孙春红坦言,这些年来,他读《红楼梦》,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文化自信不是一句空洞的话,是用每一个细节、数不尽的点点滴滴支撑起来的,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退居二线之后的孙春红在研究《红楼梦》之余,还给莘县老年大学的学生们上公益课,讲授古诗词入门课,讲解他创作的“诗解红楼”的诗歌。他给记者展示的讲课笔记上,详细记录了关于古诗词如何讲究平仄、以古音和今音如何来区分声韵等问题。

  复旦大学副教授孙涛这样评价孙春红:“以梦为马、啼血为诗,当年那个穿着军大衣、蓬头垢面、身无分文、心忧天下、试图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又桀骜不驯的青涩少年,而今早已鬓发如雪僵卧孤村了,但却依然心怀梦想,在心灵深处留有一角保留着一片诗歌的净土!”

  孙春红则自嘲地说:老牛自知夕阳短,不用扬鞭自奋蹄。试看夕阳无限好,落日余晖更辉煌!

  冯友兰先生说过:“人类的文明好似一笼真火,几千年不灭地在燃烧,它为什么不灭呢?这是因为古往今来对于人类文明有贡献的人,都是呕出心肝,用自己的心血脑汁作为燃料添加进去,才使这笼真火不灭。”

  孙春红就是以心血作为燃料添加进去,让文明真火不灭的奉献者。

【责任编辑:庞玉伟】

安装掌中聊城手机客户端今日聊城


版权与免责声明:聊城新闻网是聊城日报社所属《聊城日报》、《聊城晚报》刊登新闻及其他作品的唯一授权使用单位,上述作品电子版的版权均为聊城日报社所有,严禁任何网站擅自转载或盗用。任何网站转载聊城新闻网作品,需事先征得本网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聊城新闻网,作者□□□”等字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