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教 > 文化

聊城的城门与城墙

聊城的城门与城墙

来源:聊城日报发布时间:2021-12-22 10:39:02

001-006_副本.jpg

位于古城内的聊城老监狱,最大的特点是所用砖料为聊城老城墙拆下的土坯砖。 (资料图)

  ■ 孟军

  写这篇文章源于两个字:春熙。众所周知,四川成都有条著名的商业街“春熙路”,但你知道聊城古城的东城门,早在明朝时就叫“春熙门”吗?

  “春熙”,多么美好的两个字,舌尖轻吐就有花香扑面而来,好像一个美丽的女子身穿彩裙,走在春天的树林里,满目的春花盛开,春光烂漫。“春熙”,春风和煦之意,取自老子《道德经》中的句子“众人熙熙,如登春台”,描述一地的商业繁华,百姓熙来攘往,盛世升平的景象。仅由此城门之名,聊城昔日之富庶就可以想象。

  古城“春熙门”现位于楼东大街东首,东关桥以西。聊城古城墙于1947年拆除后,东城门仅修复了遗址,作为历史遗迹,现在遗址上竖立着五块古铜色的铜牌,上面刻着“春熙门遗址”五个大字。

  一

  一个家一处院落,有墙有门,住在里面才有安全感,一座城亦然。

  聊城古城区,就是一座有着城门与城墙的宋代古城,其形方方正正,状如棋盘,四面环水,被秀美的东昌湖环抱于怀。巍峨壮丽的光岳楼、富丽堂皇的山陕会馆、古朴神秘的铁塔、书藏万卷的海源阁都坐落在古香古色的古城之中。

  最初的城市建筑是为了御敌和居住,古代城市相对规模较小,城墙可以把城市完全围起来。有了城墙才有了城市,城墙是城市中最基础、最深刻也是最耐久的部分。在中国历朝历代中,各种类型的城墙比比皆是,即使简陋如木质栅栏。建城墙时,都会专门留出城门的位置,像一个家必须有大门一样。

  古代的城门,还是一个地域界线的标志。城门一般有四个,东西南北方向各一个。打仗时城门一关,外面的人进不去,里面的人出不来,要想进去,只能攻城。我们看电视剧时就常常看到,只要城里的人守住城墙和城门,内部有充足的粮食,多可立于不败之地。

  聊城古称东昌,坐落于广袤的鲁西平原,地理位置“居天下之胸腹”,古往今来是“战守必资之处”。远在春秋战国时期,聊城就已经“筑城屯兵为齐之要地”,不少诸侯争霸于此。

  东昌古城始建于北宋熙宁三年,即1070年,至今有951年的历史。建城之初为土城,有城墙,东西南北各有城门楼。城墙东北原有望岳楼,西北有绿云楼,尤为壮观。绿云楼位置约在今古城西城墙依绿园处。今日依绿园小桥流水,颇有江南景致,名字取自杜甫诗句“名园依绿水,野竹上青霄”。

  1372年,“洪武初年,置东昌府建城池”,明朝统治者为加强鲁西北重镇东昌府的防御,命驻守于此的东昌府平山卫指挥佥事陈镛改土城为砖城,砖城城墙周长3.5千米,高11.66米,顶宽6.7米,基厚11.7米。城墙内墙用三合土夯筑,即将石灰、泥土混合后,用糯米浆浇灌进行黏合,所以非常坚硬,外墙用巨型砖石垒砌,城设四门,东曰“春熙”,西曰“清远”,南曰“正德”,北曰“宣武”。四城门楼皆重檐歇山,四角飞翘,外设瓮城。南、东、西瓮城为扭头门,南门东向似凤头,东、西门南向似凤翅,北门北向似凤尾,故名“凤凰城”。

  城修好后,陈镛又用修城剩余木料于洪武七年(1374年),修建了一座楼阁,为“严更漏而窥敌远望”,命名为“余木楼”,又名“鼓楼”或“古楼”,即今天聊城的象征、地标性建筑——光岳楼!

  明万历七年(1579年),城墙上又建垛口2700余个、敌楼27座;四城门楼更名,东曰“寅宾”,西曰“纳日”,南曰“南熏”,北曰“锁钥”。各个城门均有水门、吊桥。城墙高大坚固,易守难攻,大有高屋建瓴、睥睨四邻之势,故聊城又有“能陷不失的凤凰城”之说。

  后来聊城重新将四个城门恢复为明代的名称,即东门春熙门、南门正德门、西门清远门,北门宣武门。

  二

  说起聊城古城墙,笔者的曾祖父孟筱澎是不能绕过的一个人。孟筱澎,1930年生于聊城蒋官屯大孟营村,求学时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46年7月担任聊城县委书记。1948年南下,后任湖北武汉市委书记。1946年冬,聊城尚未解放,为了防止敌人再来,孟筱澎动员全县人民春节前拆掉城墙,拆下来的城墙砖,垒了古城区监狱的外围墙,“拆了东墙垒西墙”,城墙砖一点都没有浪费。

  关于拆除古城墙的历史背景,在此有必要介绍一下,聊城的古城墙高大坚固、易守难攻,城墙上还筑有马面敌楼,用于观察敌情、夹击攻城之敌。国民党顽军一直负隅坚守,国民党山东省主席王耀武对聊城守军诸般接济。1946年1月2日,八路军冀鲁豫军区集中部队,在宋任穷、陈再道的指挥下发起聊博战役,一举攻克了博平县城,但未能攻克聊城。此后,国民党山东省第六区专员王金祥部被八路军冀南军区、冀鲁豫军区部队围困于聊城城内长达一年之久,城中存粮吃光,只能依靠空投物资勉强维持。1946年12月22日,晋冀鲁豫解放军再次对聊城发起强攻,国民党残兵突围逃往济南,1947年元旦,聊城城区解放。

  “以我们今天的眼光看城墙,作为文物不应该拆,但是当时处于战争状态,人民的生命安危高于一切,鉴于以前聊城久攻不下,如果不拆除古城墙,敌人再来,后果不堪设想,我们不能谴责老一辈在那样的历史背景下做出的决定。这些城墙砖已经有600多年的历史了,因为是三合土做的,虽然是土坯砖,但是坚硬无比。”退休前在东昌府区法院工作的孟庆扬(孟筱澎之子)这样告诉笔者。

  一个晴朗的下午,笔者特意去看了古城老监狱的外围墙。时光荏苒,监狱早已搬迁去了别处,那些坚硬如石的城墙砖一样经不住岁月的风雨剥蚀,有些已经开始风化了,本以为用手一捏能捏下来一块,用手一摸,它坚硬的质地依然令人惊叹。

  政府现在已经把老监狱的这些城墙砖保护起来了,这是让人欣慰的事情。人生不过百年,这些城墙砖比我们见证了更多历史的变迁与兴衰!

【责任编辑:李太斗】